孔令信觀點:既無快篩又無普篩,誰要先開放台灣入境管制?

2020-07-01 06:40

? 人氣

筆者認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見圖)不夠積極的處理本土病例。(資料照,盧逸峰攝)

筆者認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見圖)不夠積極的處理本土病例。(資料照,盧逸峰攝)

日本女大生來台學習交流一個學期後返日在機場被檢驗出為新冠病毒確診,日本通報給我方後,引爆了最大的爭議就是:她究竟在哪裡被感染的?這也是中央防疫中心最應該即時找出答案的地方。可惜的是陳時中的「防疫五月天」團隊並不是朝這個方向來處理。

打從新冠肺炎在大陸武漢爆發後,1月23日武漢封城,台灣第1個死亡案例白牌司機被追溯到曾往台中機場接一位浙江台商,被中央防疫中心最後以此做為感染源而結案。事實上,這位台商和他家人都未被確診,合理的懷疑是這位台商的確感染了新冠病毒,在車上與司機有近距離接觸,他回家後就醫後不久復原,所以家人沒有感染。只是台商身上驗出有微弱陽性反應時,被拿來做為傳染源頭,對這位台商的疫調呢?當時中心明顯地還在認識與了解這個新冠病毒,所以還無法有太多的深入研究和探討。 但是在防疫政策上對大陸的來往與交流馬上進入「禁止」狀態。

防疫中心的邏輯就是只要防堵大陸所有的移動就有可能防堵這次新冠肺炎(這應該也是受到蔡政府防堵非洲豬瘟入境台灣「成功」經驗的啟發吧!),這也就是為何台灣出現再多的國際境外移入時,防疫中心都在第一時間向國人匯報,但是被匡列的55個本土案例,防疫中心卻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做出完整與深入地說明,明顯地就是感染源頭搞不清楚,也查訪不出來是來自何方?

幸運的是這55個案例也在強勢的隔離處理與居家檢疫下,沒有擴大爆發成為社區感染,這也讓小英政府一直引以為傲,甚至還大力地向國際宣傳,可是不去探討個本土案例的根源,就像割草只截斷了上面的莖,底下的根卻未除盡,就是最大的隱憂。

除了可能會應了那句「春風吹又生」話之外, 更要緊的是忽略了這場百年大疫主角—新冠病毒,最主要的傳播途徑就是在社交移動中。義大利、西班牙和伊朗在今(2020)年2月底時陸續爆發新冠肺炎確診案例,很多人只注意到口罩問題,卻沒有太在意人與人之間的近距離交流與接觸才是致命地傳染開始。3月初的美國不也是同樣的問題才造成疫情大暴走。

在疫毒研究課題上,磐石艦應該是最特別的案例,在敦睦艦隊摙達帛琉時所有岸上交流都還是處於最初的防堵策略,帛琉本地是零確診,當艦隊交流結束後啟航並未直航返台,而是從菲律賓轉向南洋一直到新加坡附近海域再返航。

根據綠委、國防部與小英總統的說法,口徑一致都詋沒有登岸,所以,在航程中有8位官兵後來檢驗出有抗體,換言之,就是在中途爆發了磐石艦上的小群聚感染,這既然沒有登岸,那麼防疫中心就在做完艦隊所有官兵的篩檢與血清抗體檢驗後,做成了是在本土感染,到了帛琉沒有發作,一直到了轉往菲律賓後開始有人發燒,才開始有感染(艦隊支隊長與醫官被控沒有回報是有不明症狀的發燒而受到處罰,這些官兵有發燒,還有失去嗅味覺症狀,海軍當時所接獲的疫情資訊中並未有這個方面的提醒,所以醫官在專業判斷上並未以「不明症狀發燒 」來通知部艦指部,成了究責的焦點)。

20200419-海軍磐石艦成為台灣近期新冠肺炎疫情大破口,圖為化學兵針對磐石艦進行消毒。(國防部提供)
海軍磐石艦曾爆發艦上感染事件,筆者認為國防部等單位對於相關資訊不夠透明化。(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磐石艦案最後以在台感染,出航途中發作,所以還是屬於本土案例,妙得是病毒株檢驗報告中艦上官兵所感染的和菲律賓流行的新冠病毒株相近,在境管上的確有幾件來自菲律賓台商返國後的病例,官兵是否就是因為接觸到這些案例才感染的?防疫中心沒交代!官兵是否是在菲律賓附近整補(未靠岸,由菲國商人靠艦進行補給,在此時感染)?由於國防部始終不鬆口,無法得到證實,那麼防疫中心只能回到台灣本本土來追感染源,只是繞了這麼一大圈結果還是找不到源頭,喧擾一時的磐石艦案就這樣以本土案例作結(5月26日結案總共發現36名病毒核酸檢驗陽性確定病例,以及8名血清抗體陽性的極可能病例,所有病例皆為磐石艦人員,該艦已有4波人傳人疫情。確定病例中最早發病日為抵達帛琉之前,且感染源不明,顯示3月當時國內有零星社區感染個案),同樣地找不到感染源頭!

迄今55例本土病例,除了死亡的白牌司機是被定位在由返台的浙江台商傳播外,其餘好像都沒有答案,只是幸運的是這些本土案例都沒有引爆社區流行,然而,這些病例的傳染源頭,防疫中心就是交代不出個所以然。很多專家這時候提出了應該做全面普篩來精確防疫。

但是阿中部長和蔡政府的堅持卻是:假設快篩1次費用200元,全台2,300萬人全面篩檢,要耗費46億元,雖然看到結果比較快,但準度偏低,偽陰性與偽陽性比率也高;核酸檢測(PCR)雖然精準度高,但耗時耗力,檢驗1次約要3,000元,針對全民檢驗就要耗費690億元(蔡政府的三倍振興券就敢花大錢,如此防疫大事卻淄銖必計,看不懂執政黨算盤是如何打的?)。所以,以當天(4月28日)疫情控制,仍然是429例確診,分別為343例境外移入、55例本土病例、31例敦睦艦隊。防疫中心強調,出院個案數則穩定上升,兩者曲線差距逐漸縮短,顯示國內疫情已得到控制,既然已經控制住了,就沒有必要再花這個錢來做快篩或普篩了!

阿中部長顯然忘了,同樣在2015年飽受MERS的痛苦洗禮的南韓,在這次COVID-19中2月20日從大邱大爆發後,疫情一度危急,可是他們卻能緊急開發快篩試劑,並且運用大數據在最短時間內 出確診病例的行動地圖,即時通知曾經路過或在相同地點待過的民眾,馬上進行篩檢,讓確診者與正常者分流,如此控制得宜,讓南韓這次的疫情得以逐漸控制下來,美國川普在對快篩非常有信心,因為是有南韓的模式在前,同時南韓的試劑也提供給美國,南韓在疫情上的處理與經驗,顯然已成為另一個典範。

觀察阿中部長在處理日本女大生的這個案例中,先是在是否為本土傳染還是在飛機上感染在掙扎,後來又在本土案例上猶豫不決。同時對於這位女大生在台的生活與行動地圖根本不敢公布,把防疫視為機密,卻讓全民一直在猜究竟是哪個大學?還有她曾經去過哪裡?我會不會接觸過?……這樣的防疫模式還是從一開始到現在的老套,完全沒有超前部署,不但無法釋眾疑,更可怕的是迄今還未找到傳染源頭。端午連假中民眾早就擠成一團,防疫萬一有破口,過去將近半年來的全體上下努力,豈不白費?

中國新冠肺炎疫情死灰復燃,北京市民佩戴口罩上街購物(AP)
中國現正迎來第二波疫情,北京市民佩戴口罩上街購物(資料照,美聯社)

值得注意的是,首先,從中國、美國與歐盟的防疫政策來看,新冠病毒的第一波攻勢還未解除警報,但擔心經濟發展會一路垮下去,所以一旦解封就盡量維持下去,不要再停工或停產。只是如此一來就會有第二波更高峰的傳染趨勢發展出來,但是為了經濟還有生活忍痛要撐下去,一直到發展出疫疫苗來,所以快篩與廣篩就變得愈來愈重要,反觀我方卻還死守固有陣地,沒有快篩與廣篩的提前部署,在未來的Q3與Q4中各國會在邊走邊防疫中逐步恢復正常與更大能量的生產,我們卻有可能因為沒有快篩與廣篩的新防疫策略,還停在半封閉的工作與防疫狀態,如何來和各國競爭呢?

其次,三倍振興券或者國旅大補助,完全是內需的擴張,滿足國內市場,但是外銷市場呢?七月各地紛紛解封之際,我方都未列為第一波名單,很多人猜測就是因為受到中國的影響,還有一個中國政策的壓力造成的,放開國際政治因素,我們除月口罩外援各國之外,在國際防疫上有何重大突破,我們沒有發展快篩與廣篩,同樣試劑的研發也未全面產製,還有疫苗研發,我們的參與國際防疫體制與發揮的功能與影響,不能只停留在口罩而已啊!沒有更直接與具體的貢獻,別國或地區又怎麼敢對台優先開放呢?

最後,防疫中心應該提升為國家緊急應變中心,因為後疫情時代已經來臨,需要的是最新的應變策略與執行,必須要從更全面與國家戰略部署的高度來處理,疫情管理只是這個機制的一部分,蔡政府還在自我陶醉在防疫有成而不去準備後疫期時代的挑戰的話,明顯會錯過更多讓台灣成為世界焦點的機會啊!

*作者為大學教師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