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最後一次畢典 楊泮池留給台大的傷害有多大?

2017-06-05 07:50

? 人氣

台灣大學校長楊泮池表明不再續任,但論文風波對台大、對高教造成的傷害可能才開始。(盧逸峰攝)

台灣大學校長楊泮池表明不再續任,但論文風波對台大、對高教造成的傷害可能才開始。(盧逸峰攝)

因為論文風波表明不再續任的台大校長楊泮池四日主持他任內最後一次畢業典禮,他期勉同學「公益為先自我為後」,努力讓自己成為通人文有品德的人。看來他已經擺脫論文風暴時的陰影,受訪時直言心情輕鬆;對於論文造假他重提「制度論」,說明台大已經成立學術倫理辦公室,規畫相關課程,讓師生未來有能力「自我檢測」。說了半天,他還是迴避了他個人的「自我檢測」。

止住風波之後再出面的楊泮池,大概還是搞不清楚這件事對台大、對台灣高等教育的傷害到底有多大?而且,他顯然也沒有意識到,傷害可能才剛剛開始而已。

最近教育部推出「高等教育深耕計畫」,決定改變以往「邁向頂尖大學」的經費分配方式,改為「多元特色發展」的分配模式。這兩種經費分配的差別,簡單地說就是:以後,鼓勵台成清交等研究型大學「拔尖」將不再是重點;技職、教育、人文學科為主的其他類型大學,將可以在多元特色的名目之下,取得更多的經費。由於國家整體經費是固定的,因此分配邏輯的改變,當然就表示台成清交經費的大幅減少。

13日晚間台大副校長郭大維(右)、主秘林達德召開記者會,說明郭明良教授等人疑似違反學術倫理案階段性調查報告內容。(蘇仲泓攝)
台大副校長郭大維(右)、主秘林達德召開記者會,說明郭明良教授等人疑似違反學術倫理案階段性調查報告內容。(蘇仲泓攝)

郭明良論文案 摧毀「拔尖」正當性

討論高教經費分配的邏輯,要回到2006年,也是「五年五百億」計畫源起之時。該計畫的推動者是當時的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而他的論述重點著眼於:如何在數年之內培育出一至兩所世界頂尖大學,其「菁英」取向非常明顯。後來,在實際審議過程中,由於各大學動員了不同「門派」的院士、校友、官員、輿論,最後核定第一批「邁向頂尖大學」的受補助對象,還是包括了12所大學,並不僅止於少數頂大。但是無論如何,在五年五百億第一年的100億中,台灣大學獨得30億、成大將近17億,仍充分反映出原計畫邏輯中的菁英取向。

從2006年接下來的九年之中,五年五百億的計畫經歷了政黨輪替、計畫名稱改變、內容微調,但是大方向還是與「拔尖」一致,而台成清交的優勢地位也還是繼續維持,頂多只有少數學校利用執政權力為特定大學多爭取了一些。雖然人文、師範、技職、私校過去十年多所爭取,但是畢竟決定經費分配的學術界勢力並沒有改變,經費分配的結果也就不易改變。

2013年全台發生「教授假發票」風波,凸顯出若干科研經費的使用流弊。但是風暴並非「頂尖大學」所獨有,而是遍及南南北北數十所大學,弊端凸顯了經費報支規定的普遍僵硬,而非跨校之間的經費資源分配不公。2015年吳思華任教育部長,適逢第二期頂尖大學計畫即將到期,他由於來自政大,遂提出「多元特色」的方向改變之議。當時的台大校長楊泮池就透過副校長陳良基,不斷向教育部表示異議。在2016年總統、立委改朝換代確定之後,民進黨明白提出「看守內閣不應大幅更動高教分配原則」之議,吳思華才不得不退讓。

直到民進黨重返執政,陳良基接任教育部次長,主管高等教育政策,整個方向當然又重新向「拔尖」傾斜。整體而言,高教經費分配的邏輯決定於學術勢力的邏輯;這個大氣候,並不因政黨輪替而改變。但是在楊泮池、郭明良多篇論文造假事件之後,學術大氣候發生了變化。楊泮池錯誤地把事件定位為「他個人有沒有造假」,卻完全不了解,論文造假事件有可能摧毀「拔尖」的正當性。

高教資源分配邏輯逆轉 頂尖失敗轉多元

質言之,每年幾十億的經費如果是製造重量不重質的論文,只要學術界院士學閥大老出面力挺,社會氛圍也不可能翻轉;然而,若是幾十億經費用來製造假論文,到國際學術界丟臉,那麼「拔尖」分配經費的正當性就蕩然無存。當技職體系出身、新任教育部次長再次提出多元特色的分配邏輯時,台大等龍頭大學根本就沒有還手餘地,只能溫順退讓。

教育部長吳思華5日至教育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前教育部長吳思華任內即想改變高教經費分配原則未成,沒想到楊泮池郭明良論文案發生,讓高等教育「順理成章」,有了從「拔尖」到「多元」的大轉彎 。(顏麟宇攝)

大學經費究竟是要走「拔尖路線」或是「多元路線」,當然可以討論,也沒有絕對的是非。但是我們必須要了解:一、目前的多元特色方向與十一年前的政策方向,已然有重大改變。二、這個改變不是肇因於教育部正副首長的改變或是政黨輪替,而是源自於龍頭大學的自我墮落。三、如果楊泮池七個月前能夠體認台大校長角色的重要,他當時若能痛自檢討、急流勇退,或許台大甚至成清交的拔尖動能還能勉予維繫。四、多元會不會變成另一種「拉平」?均霑共享如何創造特色?還是台灣高教也要向「小確幸」看齊?當特色不再頂尖而只能多元時,還能叫「特色」嗎?

楊泮池與郭明良等人的論文造假事件,其後果遠遠超過楊泮池的理解,是非常嚴重且深遠的。它不但摧毀了一個院士、一組研究團隊,也呈現了一群沒有社會意識與危機處理能力的台大教授。更嚴重的是,這件事嚴重撼動了台灣社會對高等教育拔尖路線的信心,在可見未來也將改變高教經費的分配邏輯。

楊泮池對造假事件知情多少、他有沒有介入調查、他是否續任校長,都已經不太重要。但是整件事對於台灣高等教育發展、台灣大學的聲譽、乃至能爭取的經費,都有長遠的負面衝擊。更嚴重的是,台灣花了十年,結果一樁樁論文事件摧毀了台灣對「高等學術圈」的信賴,也證明「頂尖大學」猶如夢幻泡影,頂大未成轉而「多元」,台灣高等教育還要再白繞多大圈子?做為台灣最高聲望大學的校長,楊泮池所造成的傷害,他自己看不到,只能述明於此,以為來者鑑與證!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