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陸官同期李翔宙、吳斯懷決戰年改

2017-05-31 18:00

? 人氣

李翔宙(左)因年改成為退輔會史上被榮民罵最慘的主委。(柯承惠攝)

李翔宙(左)因年改成為退輔會史上被榮民罵最慘的主委。(柯承惠攝)

退輔會主委李翔宙為陸軍官校四十三期風雲人物,軍旅生涯迄今,有三個「零」的重要進程。

首先是最讓他自豪的,莫過於擔任鷹式飛彈排排長時,美軍來台測考,幾乎半年都睡在飛彈旁,測考前機件故障,大家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他一眼就看出問題,換個零件上去馬上OK,測考時創下「零」扣分紀錄,讓老美測考官也瞠目結舌。

三零主委,夫人只要他留一條命

這項高掛美軍全球海外測考的紀錄,迄今無人能並列其右,近期私下談論此事,他以食指和拇指圈成一個「零」,露出得意笑容,但長年伴著發動機的噪音,也換來輕微耳背的小毛病。

第二個「零」,則是與重創軍中士氣的洪仲丘案有關,時任陸軍司令的李翔宙兩度打報告申請退伍。律己甚嚴的李翔宙透露後來得了口咽癌的緣由,因為當時規定自己,每天只能吃一餐(早餐),做為要處理好此事的提醒,結果可能是飲食不正常而得病。如今醫療、保養得宜,醫生說已經正常有如「零」期。

後來對比國外茉莉花革命等事件,他也深入探討社群媒體快速傳播對時政的影響,這份研究報告就放在他的抽屜裡,時刻警惕,也促成在國安局成立大數據小組等單位。

當時李翔宙壓力過大,半夜偶爾手腳不自覺揮舞,這下子卻苦了夫人,往往晨間醒來才發現狀況不對,鐵漢柔情,內心糾結與歉疚可想而知。

政黨輪替後,總統蔡英文約見李翔宙,交付年改、長照、事業單位改革等三項重任,回家後,夫人只叮嚀說,先前重病剩下破碎的半條命,這次一定要帶著完整的一條命回家。

第三個「零」,則是在年改案,李翔宙與十一個退伍軍人團體一一溝通,場場遭遇昔日袍澤尖銳言辭謾罵,求官、犧牲軍人權益等罵名滿天飛,讓他的壓力又再度破表,如何兼顧政策溝通與榮民權益?事實上,自去年起,他前往各地十九處榮民服務處座談,聽取榮民意見,共蒐集九大類、五百多條修正意見。

後來他向蔡英文報告時,提出了主要建議,以軍人特殊職業為屬性,長期整日留守部隊奉獻青春,然而大都受到階級限制而提早退伍,再加上退伍後,因為專長轉換不易,多依賴退休俸維持家庭生計,因此需要單獨設計軍人年金規畫,以及與公教脫鉤處理的主張。

退伍軍人為年金拍桌罵三軍統帥

雖然軍人年改主管單位為國防部,由於現役軍人不能公開表達立場,只能私下在社群媒體上發洩不滿。而退伍軍人團體不但走上街頭,還一直拍桌大聲給小英聽,退輔會首當其衝。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八百壯士」。有趣的是,發起人之一的吳斯懷,為李翔宙陸軍官校同期同學,往日如兄弟般的革命情感,如今立場迥異,幾成「零」互動。

而本刊於四月一五七三期刊出〈軍人年改將出爐,退輔會拆彈初見成效〉報導,引爆軍系團體在網路瘋傳與怒火,原因在於認為退輔會根本沒有找他們溝通過。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集人、副總統陳建仁看了文章後,也特別約見李翔宙表達關心,聚焦溝通對象與避免激化。

李翔宙隨後致電中華民國退伍軍人協會副理事長吳其樑中將,請其協助邀集退伍軍人團體,於五月十九日進行溝通,由退輔會與國防部官員說明軍人年改原則,和聽取六、七十位出席代表意見。

沒想到,在這場座談會中,相關官員一樣被部分團體痛罵。同時退伍上校謝健虎會後於網路撰文指稱,會中已有年改調降額度,上校約在一萬至二萬元,中校以下以一萬元為原則,如果降幅逾兩、三萬元,國防部長不惜辭職抗議,以及版本未經退伍軍人代表同意,不送立法院審議等內容。消息一出,再度引發風波。

除了國防部、退輔會鄭重澄清外,八百壯士也立即於臉書粉絲頁公告六點整理版本,在最後一項強調,會議內容,各人解讀不同,不代表八百壯士指揮部立場。國防部資源規劃司司長陳正棋受訪時,還原當天談話表示,他是轉述部長馮世寬認為,如果低階退伍軍人,退休金被砍到二、三萬元,會沒辦法維持生活,砍太多也是不妥,對此感到相當苦惱,希望能夠折衝達成共識。

李翔宙與退伍軍人團體溝通,可說是動輒得咎,看在老同學的眼裡,有肯定、有期許,也有不接受的地方。吳斯懷說,李被榮民罵得很慘,很感佩他的努力,希望能與國防部一起協調和溝通。

吳斯懷是「八百壯士」軍人反年改抗議行動的主導者之一。(郭晉瑋攝)
吳斯懷是「八百壯士」軍人反年改抗議行動的主導者之一。(郭晉瑋攝)

吳斯懷批李年改方向不正確

對其個人取捨不做評論,吳斯懷期許,李翔宙一生軍旅,歷經許多重要職務,當到國安局長、退輔會主委,幾乎是史無前例,希望能從軍人立場、退伍軍人角度,維持一身黃埔傲骨,發揮政務官風範,做出明智的決定,敢為台灣長治久安而向政府高層說不,留下美好身段和歷史背影,「相信他會有所拿捏。」

「至於退輔會開了幾百場會議,得了多少結論,建議四萬元樓地板等主張,這些都不被我們所接受,因為這是生命和尊嚴的問題。」吳斯懷認為,李翔宙的方向不正確,過去的幾百場座談,沒有一場找過退伍軍人系統,各軍事院校、各期班、各團體,沒有人被找去參加座談,「一個都沒有參加,退輔會並沒有拆了地雷。」

軍系代表全都堅持,政府應遵循法律不溯及既往及信賴保護原則,因為當年投身軍旅,簽的就是生死狀,全世界包含共產國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針對軍公教,特別是軍人的退輔改革,有溯及既往的案例,他質疑:「為了蔡英文和民進黨的面子,卻賠上軍公教警,這樣划得來嗎?」

吳斯懷也提到,另一個是軍人特殊性在於二十四小時值勤,沒有領加班費,軍人戰時隨時準備為國捐軀,與其他任何職業都不同,同時限階強迫退伍是制度使然,領的是賣命所換來的退伍金,屬於薪俸一部分,與年金改革毫無關係。事實上,法國新任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上任第三天即表示,要進行公教人員退休制度改革,但不會溯及既往,因為政府要保障他們的權益。

李翔宙會先被「改」掉?

回到台灣的法制面,大法官楊仁壽曾說明,《憲法增修條文》第十條保障軍人退休、就學、就醫等權益。《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明文規定,軍人退撫必須優惠處理。《陸海空軍軍官士官服役條例施行細則》規定,本俸、勳獎等可以納入優惠存款,利息不得低於一八%。從憲法、法令到細則都有明確的律定,吳斯懷強調,目前年改根本是錯誤的做法。

而軍人年改案於九月提出後,兩軍對陣態勢,將更加多變且激化,或許內閣已完成改組,但相信在這兩位老同學心中,對於彼此角色與時局變化,都有萬千感慨。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蕭介雲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