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狼文化」,安逸老屁股不如新鮮人:《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選摘(3)

2020-06-25 05:10

? 人氣

任正非的軍人性格,讓他對「耽於享樂」保持著強烈的警惕和反感。(資料照,美聯社)

任正非的軍人性格,讓他對「耽於享樂」保持著強烈的警惕和反感。(資料照,美聯社)

熵減:永遠的狼群

熱力學第二定律闡述了自然界不可能將低溫自動地傳導到高溫,必須藉由動力才能完成這種逆轉。人的天性會在富裕以後怠惰,這種自發的演變趨勢現象並不是客觀規律,人的主觀能動是可以改變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們組織的責任就是逆自發演變規律而行動的,以利益的分配為驅動力,反對怠惰的生成。民意、網路表達多數帶有自發性的,我們組織卻不能隨波逐流。組織的無作為,就會形成「熵死」。

這不是任正非第一次提起熵減。任正非為什麼特別推崇「熵減」的管理哲學?因為熵減的核心價值就是啟動組織和組織中的人。

「熵」是熱力學第二定律的概念,用來度量體系的混亂程度。熱力學第二定律又稱熵增定律:一切自發過程總是向著熵增加的方向發展。任正非把這個概念擴展到了社會學領域和管理學領域:

我把「熱力學第二定理」從自然科學引入到社會科學中,意思就是要拉開差距,由數千中堅力量帶動十五萬人的隊伍滾滾向前。我們要不斷啟動我們的隊伍,防止「熵死」。我們絕不允許出現組織「黑洞」,這個黑洞就是怠惰,不能讓它吞噬了我們的光和熱,吞噬了活力。

小到個人,再至集體、社會、國家,大至地球,乃至宇宙,都逃不過最終一個「死」字,再掙扎也沒用。人的衰老,組織的懈怠,這種「功能的喪失」便是熵增。

但是,在這個必然的方向上,我們又可以做一些事情,延緩死亡時間的到來。人透過攝取食物來強身健體,組織透過建立秩序煥發活力,這就是熵減。

那些讓我們從熵增變為熵減的事物就是負熵,如物質、能量、資訊、新的成員、新的知識、簡化管理,它們是一些活性因數。

對狼來說,吃胖了就跑不動,跑不動就捉不到獵物,捉不到獵物就是死,所以我們從來看不到肥胖的野狼。對個人來說,就是要透過鍛鍊來啟動人體,不令它沉澱、堆積,不然補充身體的能量就變成了要人命的刀。

公司管理制度應保持彈性 不停下前進腳步

對一家公司來說,就是要時刻保持活力,管理和制度不僵化。變僵化了,技能老化,隊伍板結,其實就是變傻了,競爭對手就會竊喜。

曾經有人向任正非建議,華為應建一座企業博物館,把從第一代小交換機開始的產品等都放在裡頭。任正非沒同意。一個高科技企業絕不能對歷史懷舊,絕不能躺在過去的功勞簿裡,那樣就很危險了。

有人統計過死掉的世界五百強企業,發現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它們都有一個企業博物館,專門展示企業的光輝歷史。

有了活力,公司就如同活水一樣,會自動繞過大山的阻礙,主動填滿坑窪的低地,千迴百轉,終歸大海。

公司就有了自動校正功能,可以隨時修訂戰略、戰術,隨時提出建議,雖然很多只是碎片化的靈感,但是沒有關係,決策層自然會提煉。替華為賺了大錢的數據卡業務,就是緣於公司的接待陪同人員聽到沃達豐的客戶偶爾問起,福至心靈,於是有了華為數據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