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台灣同婚專法遺忘的有情人:在「反中」氛圍下,仍懷抱希望的兩岸同性伴侶

2020-05-29 14:58

? 人氣

Lois與Cecilia兩人交往14年,小孩將滿4歲。(BBC中文網)

Lois與Cecilia兩人交往14年,小孩將滿4歲。(BBC中文網)

「我是支持民主的台灣人......不能因為國籍、種族和政治立場不一樣,就禁止別人該有的權利。這才是民主的真諦。其實我可以理解反對這種觀點的人的想法,但是政治就是政治,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回歸事情的本質來看待跨國同婚的事情。」

說話的人是Ryan(瑞安),今年34歲台灣人。瑞安告訴BBC中文,他與中國籍伴侶Righ(里格)已經交往四年多了,正在準備結婚。

兩人相識是里格到台灣旅遊,認識瑞安,兩人開始慢慢穩定交往。四年多來,兩人除了在兩岸「飛來飛去」,同時也會到對里格辦理旅遊簽證較容易的第三地見面,「花了好多錢」,瑞安說。

瑞安的故事顯示出台灣現有的婚姻法律其實仍無法讓每個人都成婚。雖然2019年通過同婚專法,成為亞洲第一,但是台灣的現有法律規定,若與外籍伴侶成婚,需要後者國家也承認同性婚姻(譬如美國或英國)才能在台灣合法登記。

因此,台灣的婚姻平權團體「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簡稱伴侶盟),自今年起開始加強游說以及社會宣傳,希望推動台灣同性婚姻能夠涵蓋被忽略的跨國婚姻議題。

除此之外,許多與中國大陸籍同性伴侶相戀的台灣同志,在台灣因為兩岸政治議題而遭受社會更多壓力及反對。BBC中文訪問兩位與中國籍同志交往的男女同志,透過她們的故事,了解台灣同婚專法通過之後,仍被法律忽視的同性伴侶。

「台灣同婚專法一週年」

2019年5月,在台灣平權運動團體多年努力,以及台灣大法官釋憲宣佈「禁止同性婚姻」違憲之後,台灣立法院通過首部同婚專法,成為亞洲第一。

台灣內政部統計,截至2020年5月22日,台灣共有4,021對伴侶登記同性婚姻,行政院長蘇貞昌則在近日表示,台政府在5月的最新民調顯示台灣人同意「同性伴侶應享有合法結婚權利者」將近5成3,較2018年提升15.1%。 

但是,對許多擁有外國籍的伴侶來說,在歡慶台灣通過專法之後,自己的婚姻權益仍然不被台灣法律承認,仍是這套同性專法的陌生人。Lois(洛伊絲)與她的中國籍配偶Cecilia(塞西利亞)的故事,就能說明這情況。

「媽媽與媽咪」

和許多人一樣,在2019年,台灣通過亞洲第一部同婚專法後,洛伊絲十分感動、驕傲及開心,也期待自己與自己相識十多年的中國伴侶塞西利亞可以成婚,成為一家人。

不過,一年後,與中國伴侶結婚的法令或政策仍被懸置,令他心急。

40歲左右的洛伊絲在教育界工作,2006年前到歐洲讀書,在學校為留學生的「新生講座」上認識了比她小幾歲,來自中國大陸的塞西利亞 。洛伊絲說,一開始兩人只是如朋友般自然互動,但在異國相處後,漸漸有了好感,「很自然就在一起了,」她說。

.
台灣民意調查顯示多數年輕人支持同志權益。

兩人之後完成學業,各自回到台北及北京生活及工作,但洛伊絲說,彼此情感沒有因為分隔兩地而疏遠,剛回亞洲的時候,兩地相隔,都還可以講2小時的電話。十多年過去,「我們感情甚至越來越好」,洛伊絲說。

2015年多前,有一位台灣男性朋友「捐精」,塞西利亞懷孕,在隔年之後生下兒子,透過這位男性友人領養小孩,塞西利亞以生母的方式來台灣探親。之後,兩人到美國登記結婚,之後塞西利亞辭職,來到台灣求學,3人在台灣組成一個小家庭。

「我的兒子叫我媽媽(讀音:馬麻),叫我伴侶媽咪!」,洛伊絲笑著說。她說,一家3口在台灣的這幾年,是最幸福的時光。此外,洛伊絲說自己很幸福,因為父母不僅接受她們二人感情,並對自己的孫子疼愛有加。至於塞西利亞的父母,雖然沒有與伴侶「直接討論」女兒的戀情以及小孩的「父親」,但也十分關愛孫子。

然而,現在一家人的關卡不僅是今年因為疫情爆發,塞西利亞帶著小孩回中國過春節之後,至今就無法再來台灣。而且,台灣政府也並沒有在跨國同性伴侶上,加快腳步來解決跨國同性伴侶的相關問題。

專法不周全

伴侶盟表示,目前為止,前往該組織尋求法律諮詢的伴侶便有300多對。其中,最多的便是台灣與中國大陸,港澳的同性伴侶。

以台灣和中國籍的同性伴侶來說,兩人若要結婚,其婚姻應適用台灣目前異性戀與中國籍配偶結婚的法源:「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因此理論上只要兩人可以順利在台灣登記結婚,他們的婚姻就能成立。

伴侶盟告訴BBC中文,基本上台灣政府已經認定「兩岸同婚」已有法源,就只差行政配套,但是因為現在的兩岸政治氛圍,政府不可能先讓兩岸同婚首先實施。

「去年行政院,對我們說政府了解問題,也覺這件事情應該推動,但選舉後是疫情爆發,許多事情停擺。現在我們感受到的回應,是行政單位對這問題挺消極的。另外,他們的立場是要過,所有國家的情況都一次弄好一起通過,因此可能會拖延很久」,伴侶盟秘書長簡至潔告訴BBC中文。

簡至潔同意,有趣的是比起對於其他國家或地區,台灣因為對於中國大陸特別謹慎,因此兩岸婚姻,早就有法源了,也就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因此,其實只要政府趕緊補齊行政配套,這是比起與韓國或港澳伴侶結婚更為容易。「但是現在的政治氣氛,讓一切更為困難,」簡至潔說。

兩岸政治氛圍

所謂的兩岸政治氛圍,並不只是兩岸政府之間的摩擦。簡至潔說,自2019年,台灣總統選舉開打,以及香港「反送中」事件,台灣民眾對於中國政府不滿越來越多,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下,一些台灣民眾對於中國籍的同性伴侶開始有意見。「其中也有同志運動圈的人,也以所謂的政治反對台陸同婚」,簡至潔說。

針對同為台灣同志的反對,洛伊絲感概的說:「其實我也了解反對者的立場,我自己今年都趕回台灣投票,但是難道自由戀愛,自由成家,不是我們每個人都該有的權利嗎?」

「我覺得大陸配偶,好像兩岸政治角力的犧牲品。大家好像把中國的專制政府等同於中國人,但這是兩件事......而且我們兩個交往10多年,對彼此的社會都有新的理解,原來兩地人都是這樣看待彼此的。」她補充說。

現在,洛伊絲一家三口,以及爺爺奶奶,借著視訊聯繫。分隔兩地,洛伊絲說她現在不能「在床邊」念睡前故事給兒子聽,兩人結束通話,兒子要求「親一下」,還有每次她問兒子有沒有洗澡,身上有沒有臭味,這些透過視訊都無法真的做到的事情,讓她傷懷。

洛伊絲表示,她很盼望台灣政府能看到很多人,因為類似情況過得很辛苦:「我們說同志是次等公民,因為現在可以結婚,但領養小孩等權益仍然不在專法保障中。但我們跨國伴侶現在變成三等公民,因為現在我連結婚都還不能啊!」 

瑞安則說明自己生長於台灣,對於台灣在性別平權的包容與進步覺得自在及驕傲。他說自己能理解立法需要循序漸進,但是現在專法通過已經一年,他期盼台灣政府能夠加快腳步,讓每位有情人終成眷屬。

以上人名均為化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