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男性可以存精,女性卻不能凍卵」中國女性最關注的兩會議程:單身婦女生育權

2020-05-23 08:20

? 人氣

中國每年有不少適婚女性專程搭機飛往歐美、亞洲,只為在邁入34歲「高齡產婦」年齡之前,及早凍存卵子。(Pixabay)

中國每年有不少適婚女性專程搭機飛往歐美、亞洲,只為在邁入34歲「高齡產婦」年齡之前,及早凍存卵子。(Pixabay)

「女人有權利決定自己生不生育,生幾個孩子,以及用什麼樣的方式生孩子。無論是現在就生,還是將來再生;單身時生,還是結婚後再生,這些選擇都屬於應當得到保障的女性生育權的範疇。」──中國女權先驅李銀河

中國每年有不少適婚女性專程搭機飛往歐美、亞洲,只為在邁入34歲「高齡產婦」年齡之前,及早凍存卵子。凍卵提供女性另一種人生選擇,就算遲遲遇不到心儀對象,也不需要著急、將就地找人婚嫁。但很遺憾的是,中國現今法律明文禁止未婚女性凍卵。

今年擴大未婚婦女生育權利的呼聲越來越高,中國21日登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重慶靜昇律師事務所創始合夥人彭靜提交了《保障女性平等生育權》提案,一旦成功立法,將賦予單身女性體外人工受精、卵子冷凍等輔助生育技術權利。

生殖醫學專家指出,卵子的冷凍保存可以保存約10年以上。(圖/生殖醫學中心業者提供)
生殖醫學專家指出,卵子的冷凍保存可以保存約10年以上。(圖/生殖醫學中心業者提供)

推動生育權平等呼聲高

從基本人權公平正義來看,人民無論性別、已婚與否,都應具有平等選擇是否生育的權利。根據中國《人類輔助生殖規範》規定,單身女性不能凍卵,但已婚卻女性可以。此法律儼然是身份歧視,因為女性的生育權不應受婚姻狀態影響。

依據《人類精子庫基本標準和技術規範》,中國男性無論是否已婚,都可以基於「生殖保健」或「需保存精子以備將來生育」目的申請保存精液。但未婚女性不能實施「凍卵」等人類輔助生殖技術,這則是構成男女生育權不平等,也形成性別歧視。

《南方都市報》19日報導,彭靜認為中國現有人類生殖規範已經違反性別平等原則,「禁止未婚女性使用此類技術已不再現實」。彭靜說,職業生涯發展與家庭是中國職業婦女的兩大難題,部分女性考慮凍存卵子、等以後想生再生,但法律禁令讓這些女性求助無門,恐怕會轉向國內非法診所,從而增加健康風險。

「未婚女性生育權」爭議緣起

擴大未婚女性生育權的提案,主要是源於一名北漂女性的就醫失敗經驗。《亞洲新聞網》(Asia News Network)報導,2018年12月10日,時年29歲的徐棗棗(化名)在邁入而立之年以前,走進北京一家醫院詢問凍存卵子事宜,她開門見山說出自己的狀況,但醫生很委婉地拒絕了她的請求,並以自己人生經驗開導她,早結婚、早生孩子,「我生得晚特別後悔,帶孩子體力跟不上、產後恢復很慢。」

在毫無隱私的診療間內,醫師看診的桌子前大排長龍,徐棗棗身後排隊的夫妻開始對她投下可疑的眼光,並表現出不耐煩。她心想:「我一個單身女人,現在難道是被認為,浪費了那些更有權獲得生育服務的已婚夫婦寶貴時間嗎?」徐棗棗感到沮喪,她被眼前滿是已婚人們的場合孤立,她不明白為什麼這位醫生不能答應幫她凍卵,還勸說單身女性應趕緊結婚、懷孕。

醫生斷然告訴她,中國禁止醫療機構提供單身女性卵子凍結服務,她才明白這條路在中國走不通。她走出醫院,越想越憤怒,「我想在卵子黃金時期留一個保障,為什麼不行?為什麼單身男性可以存精,女性卻不能凍卵?」2019年12月23日,她在民間集結專業人士意見之後,順利提出中國第一個有關未婚婦女凍卵權利的法律訴訟。

女性通過輔助醫療手段享有正常生育的權利,應獲得尊重。卵子「良率」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減少,卵子質量也是影響受孕成功的關鍵,為避免「卵到用時方恨少」,女性選擇凍存卵子是合理的。但長期以來,由於中國民間擔憂未婚女性凍卵後,選擇自組單親家庭、晚婚甚至不婚、年老生子時尋求代理孕母等等,因此反對未婚女性獲得凍卵權利。

但徐棗棗仍決心針對未婚女性生育權展開更多公共討論,推動生育權平等,她說:「如果我放棄,肯定會有另一個女孩必須經歷同樣的過程,承擔我遭遇過的所有壓力和不安。我不僅要與自己的生物時鐘賽跑,還要為其他女性打開更多可能性的窗口。」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