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爆肝加篩新冠病毒,醫檢師爭取津貼補充人力

2020-04-17 18:00

? 人氣

疫情期間,醫檢師要在原有工作量上疊加檢驗新冠病毒,相當吃重。(柯承惠攝)

疫情期間,醫檢師要在原有工作量上疊加檢驗新冠病毒,相當吃重。(柯承惠攝)

清明連假隔天的周一上班日四月六日,武漢肺炎疑似病例送驗量大增至一八三五份,創單日送驗最高紀錄。之後逐日降低(見表),但隔一周的十三日,假期效應下,送驗量又回升至一三○○份以上。

武漢肺炎疑似病例的確診或排除,背後有賴一群醫檢師默默埋頭檢測,但近期傳出不少醫檢師反映工作量吃重。關鍵在於,他們是在檢驗其他類型檢體的工作之上,疊加檢驗武漢肺炎疑患的業務量。

疫情加溫,檢驗量超過平常兩倍

疫情爆發以來,每日送驗檢體便維持一定的數量。而近日採檢量暴增的原因,除了清明連假後民眾就診人數增加,還有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四月起陸續指示,就醫民眾若有不能排除疑慮的肺炎、嗅味覺異常、腹瀉等症狀,將擴大通報送檢。近期又有一名民眾居家隔離後出現與鼻過敏相似症狀,因擴大採檢而篩出。

疫情指揮中心七日發布,全國共三十四家武漢肺炎指定檢驗機構,北、中、南、東部分別有十六、七、十、一家,每日最大檢驗量能可達三八○○件。

長庚醫院檢驗醫學部醫檢副主任黃瓊瑰日前指出,疫情升溫後,每組三名醫檢師的工作時間為早上八時至晚上九時,最高一天工作量需檢驗三百多件,也曾因武漢包機返台、桃園長照機構護理師確診等事件,半夜被急召回實驗室上班;新光醫院病理檢驗科總醫檢師陳瓊汝三月底就曾細數,三月十七日開始,檢驗量幾乎是平常的兩倍或二.五倍。

一位承接台北地區中小醫院採檢樣本的醫檢師透露,實驗室平時大多負責檢驗肺結核,但因有負壓實驗室,經政府協調,最近開始承接武漢肺炎篩驗,「等於在原有工作份額再往上加,超過這個量就是加班。」他說,一天最多的檢測量大概是五十至一百件。

台灣醫事檢驗產業工會理事長郭沂蓁告訴《新新聞》,聚合酶鏈式反應(PCR)核酸測試各項步驟走完,需耗時約四小時。

近一周武漢肺炎疑似病例每日送驗量
近一周武漢肺炎疑似病例每日送驗量

應以健保點數計算、合理配置人力

她說,由於醫檢師接觸的是高危險病原樣本,所以在過程中必須比照看護武漢肺炎的醫護人員「全副武裝」,換上全套防護裝備數小時不能穿脫、休息,不僅辛勞且同樣承擔風險。

然而,郭沂蓁指出,SARS期間醫檢師每班次可獲兩千元補助,現在工作量更大,但防疫津貼機制仍不明確,希望主管機關盡快撥付以提升士氣,「應造冊管理發放,而非交由醫院、實驗室統一發放,才能確保醫檢師確實支領。」

郭沂蓁也提醒政府,不要只限定有檢測疑似新冠病例樣本的醫檢師,才納入津貼範圍,「檢測機構人力本就吃緊,多撥付人力處理武漢肺炎採驗,同實驗室負責其他類型檢體的醫檢師工作量連帶會變重,希望政府也能酌情補貼。」

針對醫檢師工作分配量,郭沂蓁點出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存在結構性問題。她說,台灣目前領有醫檢師執照者約二.二萬人,但實際執業者只有不到五○%的九八○○人左右。目前醫檢師是以醫院病床數分配職位數,薪水約三萬元到六萬元不等,「但實際上檢體也來自於門診,導致負荷量超載。」她認為,應以健保點數計算、合理分配人力,資方較不會壓縮人力。

據業界人士指出,如果將台灣具有篩測能量的機構全納入,每日篩測量可達到八千份,但這是儀器、PCR核酸試劑數量、人力三者同步到位才能達成,其中又以人力最為吃緊,「如有必要,醫檢師需由兩班制改為三班制。」但現階段,醫檢師已反映每日有加不完的班,有過勞風險。

在陳時中(左二)領軍的中央防疫團隊強大氣場下,「國」「民」兩黨完全喪失話語權。(柯承惠攝)
陳時中(左二)指出,包括醫檢師在內的第一線參與人員津貼和獎勵絕對不會少。(柯承惠攝)

阿中部長:預算通過後適當分配

業界人士推斷,台灣至今出現近十例在解除居家隔離後才確診的輕微/無症狀感染者,但疫情指揮中心仍不考慮居家檢疫者解隔離前再納入篩驗,就是考量醫檢師人力,因此必須集中、預留檢測資源。政府若想未雨綢繆,應在平時就逐步讓醫檢師人力正常化。

對於醫檢師津貼,衛福部長、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十日指出,第一線參與人員的相關津貼跟獎勵絕對不可少,詳細規畫待預算通過會做適當分配;醫事檢驗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在九日拜會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陳其邁也回應,相關醫檢師防疫獎勵,會致電提醒衛福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