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中國強大,不必以台灣祭旗

2020-04-07 06:50

? 人氣

中國目前對外宣稱疫情已得到控制,開始向外輸出援救資源。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圖)率領中央政治局常委於中南海進行全國性哀悼活動。(資料照,美聯社)

中國目前對外宣稱疫情已得到控制,開始向外輸出援救資源。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圖)率領中央政治局常委於中南海進行全國性哀悼活動。(資料照,美聯社)

水漲船高,是一個再自然不過的合理現象。大水沖過來,只要船底没破,所有船隻都會隨著水位上漲而升高,也許摇晃程度不同,但是船身大小不可能改變,没有任何證據顯示大船會變得更大,小船更小。這個道理應用於肆虐世界各國的武漢/新冠肺炎疫情,也説得通。

發生在湖北武漢的肺炎,由於中共政權先採取極端手段(封口、封城與封鎖資訊),壓制了疫情的對内擴散,等到各國遭殃後,又對外伸出援手(向一些國家提供醫療人員和防疫資源)。許多人(如前中央通訊社董事長陳國祥)因此認為,在控制病毒上,社會主義(在中國是共産黨獨裁專制)遠比自由民主體制來得有效,中國也變得强大,堪以大國與强權地位,擔當世界領袖。

厲害了,中國!這種看法簡直是對中國強大意義的認證偏差,與對中國强權職責的荒謬期盼,誤把馮京當馬涼,一種錯置的對比,不免一廂情願。

強大,不必以戕害人權與生命為代價;強國,也不必以霸權横行世界為出發點。前者,難免是外強中乾,遲早官逼民反;後者,是虛張聲勢,終究難以為繼。

在武漢/新冠肺炎病毒流竄時,其它國家以符合國情的方法對抗疫情(如美國或英國等強權),即使災情慘烈,死亡無數,為什麽就是自由民主國家的先天缺陷?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4月5日以台灣為例,指出民主國家不用嚴厲手段,一樣能控制疫情。再説,歐美民主國家為什麽又會萬劫不復,無法像中國劫後再起,如鳯凰浴火重生?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4月6日在對全國電視演説中表示,後代將會感受到英國對抗疫情的堅强。

面對中國興起,從中國國民黨政客到一些親中記者和名嘴(如葉毓蘭、王又正、黄智賢等),不乏類似陳國祥的論調和大國情結,更對北京自誇自擂的話語照單全收。天地不仁,中國的强大何嘗不以人民生命為草芥?殷鍳不遠,由官方到民間,中國無疑不曾從慘痛的歷史經驗裏學到任何教訓,悲劇遂一再上演,越演越烈,屍體越堆越高。

武漢肺炎:中國各地拚復工(AP)
中國宣稱其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趨緩,正在逐漸復工中。(資料照,美聯社)

2002年11月,SARS爆發於廣東,2003年6月,病毒被遏止。依世界衛生組織(WHO)當年的統計,全球813人死亡,其中以中國(348人)、香港(298人)和台灣(84人,台灣官方確定數目為73人)最為慘重,佔全部人數的89.8%,包括17位醫護人員殉職。到目前為止,光是中國死於武漢/新冠肺炎的人數,就已經超過3000多人,更别提世界各國的幾萬人。不分地域和人種,有多少人喪命,就有多少破碎的心靈與家庭。

在全球化結構與過程中,國與國間互動,千絲萬縷,牽一髪,動全身。不論是什麽名稱,武漢/新冠肺炎先是發生在中國,隨後横掃世界各地,如秋風打落葉,不過是病毒不分國界的無情現實。從中國到其它國家,病毒侵襲,如海嘯過處,摧枯拉朽,慘不忍睹。對數以億計的無辜升斗小民來説,肺炎其實是一個可以避免的殘酷災難。

英國歷史學家Eric Hobsbawm在《極端年代》(The Age of Extremes,1994)一書中説,我們世紀的最大殘酷是,體制與常規的遠距决策(remote decision,不是你我的參與)帶來「非人的殘酷」(impersonal cruelties),特别是它們可以被合理化為不幸的操作危急(必要之惡)。放到武漢/新冠肺炎的情境下,幾乎快30年了,Hobsbawm的話依然一針見血,令人不勝嘘唏。

在病毒剛出現於武漢時,基於維持社會稳定(一個合理化藉口),北京政權隱匿疫情(中共黨國控制社會的根本機制與例行操作),已是不争的事實。中國的决策影響所及,除了台灣外,世界各國對肺炎的擴散缺乏警覺和準備,導致死亡人數成千上萬(中國也犠牲了幾千人,包括被追封為烈士的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師李文亮等人),還不斷攀升,塵埃尙未落定。這是國家機器殺人的一種殘酷,殺人於無形,蒼生何辜。

殘酷,無關國家强弱,而是對人權的扭曲和踐踏。由超級強權到彈丸之國,不論對自己或對外國人民,各國政權在打天下或建國時,多少都曾殘忍過,以百姓為祭旗,尤其是對非我族類,殺無赦,圖的只是勝者為王與所謂的千秋大業。史册固然永遠記載勝利者的功勳偉績,但血跡斑斑,不忍卒睹。

在世界大小國家,武漢/新冠肺炎爆發後,屍體擺満一地(如義大利),各國政府束手無策,特别是貧窮落後地區。中國卻急忙的動員國家宣傳機器,祭出民族大義的旗幟,對内對外,大肆宣稱病毒來自境外,推卸責任,一付事不關己的冷酷。

武漢/新冠肺炎引起中美之間的國際紛争(罪魁禍首的追究),以及因肺炎稱呼併發的海峽緊張(台灣挑釁中國),兩者的事實/真相如何,未來的歷史學家終究會弄個水落石出,不容狡辯,也耍賴不得。北京可以改寫自己的歷史,卻難以阻止他人據理直書。

肺炎病毒没有國界限制,貫穿國際或兩岸關係的一個共同因素是中國的角色。北京的内外説辭是,從一開始,中國發揮了强大的决心(封城封省)與領導作用(中共與人民站在一起),包括以中央政府高姿態,大言不慚的强調相當「照顧」台灣人民。至於排斥台灣於WHO門外,就别提了。

在國際上,中國成為美國之外的第二經濟與軍事强權,大致有目共睹,無須争辯。為了肺炎病毒的起源,中國與美國相互指控,基本上是國際關係中現實主義(realism)操作的必然後果。現實主義者堅信,不論是硬實力或軟實力,力量是唯一恐嚇、馴服、打撃或壓制對方的不二法門,稍一讓步,便全盤皆輸。

在海峽兩岸關係方面,中國照樣運用現實主義者的力道,以軍艦軍機四周環繞台灣,處處顯露强國吃定弱國的威嚇(更何况在北京眼中,台灣不是什麽國家),擺明的是你奈我何的架勢。再加上北京在台北的代理人(自願或非自願),中國對台灣的直接和間接威脅無所不盡其能,稍一退卻,就顏面全失。

一個强大的中國,不必耀武揚威(軍機到處飛),甚至以鄰為壑;一個弱小的台灣,更不必任人宰割,俯首認命(向一國兩制/兩制台灣屈服)。在北京看來,台灣頂多是3萬6千平方公里的一塊土地,而非2300萬人安身立命的家園。即使用飛彈和炮火夷為平地,台灣依舊孤懸海上,只是紅旗飄揚,寶島不再。

要島,不要人,一向是北京對台北的殺手鐗,十足是「非人的殘酷」。中國再強大,也強不過把人民當芻狗;如果解放軍跨海發動戰争,以武力拿下自由民主的台灣,為中國民族大義祭旗,豈只是北京的蠻横,更與和平為敵。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