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偉貞專文:魔豆樹多年後長成了神聖家族生命樹

2020-04-05 06:20

? 人氣

出自傳奇建築家高第之手的聖家堂。(資料照,取自AP)

出自傳奇建築家高第之手的聖家堂。(資料照,取自AP)

七小時後,二十點五十五分飛機在巴塞隆納降落。杜拜的炙熱沒散,燒喉嚨。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我們杜拜半日遊時,云飛正兼程趕路,學校提供新加坡、里斯本定點往返機票,其他里程自理,所以他符合規定一路倒貨似新加坡→巴黎→里斯本→里斯本→巴塞隆納,不在機場就在天空,十九點二十先到巴塞隆納機場不出境行李大廳等我們。見面那刻,想起周星馳《功夫》常被引用的台詞:「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永遠記得,行李大廳云飛異鄉小跑步過來:「老師、翠娟姐到了,一路可辛苦了。」都說交通便捷時代人們失去了離愁,但見面時,也還深知並不如想像的容易。這下,九個人到齊,提了行李我們向外移動,落地玻璃走道經過一處室外抽菸露台,隔空看市塵,晚上九點多,外頭天光雲影。

我們交公積金,云飛數學好腦子清楚通人情世故,他管帳。巴塞隆納行程,資婷負責。機場單程票四.六€,七十五分鐘內可轉地鐵或公車,到四季公寓儘夠了。巴塞隆納交網分六區,計畫中要去的聖家堂、米拉之家、蘭布拉大道、聖卡特琳娜市場、畢卡索美術館、米羅美術館……基本都在一區。集體買一區T-10 1 ZONA票九.九五€,一張票卡刷十人次,進站刷。之後,就看云飛車掌似閘口放行一人刷一次。我不免眼光找樵,帽T耳機太陽眼鏡手機全副耍廢裝備一邊涼著,沒幾年前搶按搶刷各式電梯、提款機、大門、閘口的小男孩哪兒去了?

聖家堂高聳入雲 高第是天才或瘋子?

藍線Sagrada Familia站鑽出地下道,直達天聽聖家堂疑雲重重似凝視我們,夜空下,怎麼看立面高塔都像燕子銜泥築巢永劫回歸,魔豆樹冠眾巨無霸懸吊機百多年沒從高頂卸下,像在等誰告訴他們:「好了,上帝說可以收工了。」沒人告訴他們了,使者高弟一九二六年六月七日從聖家堂到附近教堂做禮拜,電車撞倒昏迷,周身像不修邊幅流浪漢,可恥的沒被認出延誤了醫治,瞎了眼的凡夫俗子。六月十日上帝收回了他。高弟歸葬聖家堂聖母聖衣禮拜堂地下墓室,事實上高弟一九二五年先一步像遲早會來此似的先住進了教堂工地。墓誌銘上的文句:

「henceforward the ashes of so great a man await the resurrection of the dead. 」此後這偉大之人的骨灰等待耶穌的復活

在此之前,是未來與現在皆被懸置的剩餘時間,等待著彌賽亞來臨。因此,建築委員會宣布二○二六年高弟逝世一百年聖家堂主體將完成,全部完工要到二○三二年。真的嗎?

一八七八年高第拿到建築師執照,當時的校長羅傑特(Elias Rogent)說:「我們不知道把執照頒給了天才還是瘋子?讓時間來告訴我們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