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力戰機飛官必經之路!7聯隊肩負帶飛高壓重責 志航基地催生「虎團」

2020-04-06 08:10

? 人氣

空軍台東志航基地肩負空軍戰機飛行員學官帶飛重任,在此順利完訓者才能進一步挑戰三型主力戰機。帶飛學官的教官日常飛行訓練繁重,排解壓力的管道相對重要,也因此促成基地內「虎團」樂團的誕生。(蘇仲泓攝)

空軍台東志航基地肩負空軍戰機飛行員學官帶飛重任,在此順利完訓者才能進一步挑戰三型主力戰機。帶飛學官的教官日常飛行訓練繁重,排解壓力的管道相對重要,也因此促成基地內「虎團」樂團的誕生。(蘇仲泓攝)

位於台東的志航基地,是空軍第7飛行訓練聯隊(7聯隊)的所在,而這個基地之所以重要,在於這裡的一切,均為我國戰機飛行員養成的必經過程。官校飛行生除在校須完成各型機訓練,若要成為主力戰機飛官,須先赴七聯隊接受F-5型機的部訓任務,結束後才可至各聯隊再換訓F-16等主力戰機,因此要能成為一名真正的戰機飛行員,中間的漫長艱辛,絕非常人可想像。

事實上,一名空軍官校飛行生要成為合格飛行員,在學期間得陸續完成包括T-34、AT-3等型機的訓練,而若要成為3型主力戰機飛官,在那之前,得先在7聯隊接受F-5型機的部訓任務,順利完訓才能下到各聯隊再換訓F-16、IDF、幻象2000,過程相當不容易。再加上F-5能夠帶給學官有別以往的「貼背感」,是從慢速機到快速機的重要轉變,這些都顯示7聯隊的任務特性之於空防戰力有多麼關鍵。

20190213-圖為F-5型戰機在志航基地內起降畫面。(蘇仲泓攝)
圖為F-5型戰機在志航基地內起降畫面。(資料照,蘇仲泓攝)

兵力調整、共軍演訓 志航基地重要性不同以往

志航基地雖是花蓮基地外另一東部軍用機場,但因為機種關係,面對近期共軍對我實施遠海長航訓練,緊急起飛、攔截監控的仍以F-16等型機為主,F-5E/F則是專心做好訓練工作。不過這2年來,國防部也透過不同機會,讓主力戰機執行起降甚至加油、掛彈整補,顯見對於共軍機艦動作頻頻,防衛壓力已從過去的西部,逐步擴散至台灣東面。也因此,志航基地在作戰實務上是重要的空防轉場重鎮,基地除負責基地警衛的憲兵機敏防衛外,機場一端還有防空飛彈24小時待命,確保平戰時的運作都能不受敵機或敵飛彈襲擾破壞。

而由於空軍當前幾個建軍大案同步執行中,像是被蔡政府視為國防自主政策指標之一的新式高教機案,以及針對現有140餘架F-16A/B構改至F-16V BLK20等級的「鳳展專案」,和新構66架F-16V BLK70的「鳳翔專案」,都牽動空軍整體兵力調整。

20200401-過去面對共軍機艦,整體防衛壓力多集中在西部,近年頻頻對我實施繞島演訓後,東部亦有提升空防的必要,雖然7聯隊是以F-5E/F型機為主,但這兩年空軍也利用不同機會在志航基地進行主力戰機(圖,F-16)起降、整補,突顯基地重要性。(蘇仲泓攝)
共機近年頻頻對我實施繞島演訓後,因而東部亦有提升空防的必要,雖然7聯隊是以F-5E/F型機為主,但近年空軍也利用不同機會在志航基地進行主力戰機起降、整補,突顯基地重要性。圖為F-16戰機。(蘇仲泓攝)

進一步來說,新式高教機的籌獲,可使AT-3、F-5順利汰除,縮短戰機飛行員訓練期程亦使訓練機種趨於單純;未來空軍將有超過200架的F-16V,更可思考將操作成本最高的幻象2000予以封存,減輕後勤維保壓力。

而這2個方向相結合下,高層勢必將對全島各機種所在位置重新進行評估,新式高教機所負擔的部訓任務回歸高雄空軍官校後,部分F-16改駐台東,屆時戰力將是重新分配的「大洗牌」,連帶基地員額都會有所增減。因此現階段志航基地內可說是工程不斷,在維持日常訓練同時,也為往後數年即將迎來新機做足準備。

3作戰中隊負責學官帶飛 46隊曾是鼎鼎大名的「假想敵中隊」

回到七聯隊本身,下轄第七戰術戰鬥機大隊,大隊之下又有44、45、46這3個作戰中隊,其中46隊過去更是遠近馳名的「假想敵中隊」,專研中共空軍戰術戰法,甚至有幾架F-5還漆成全機迷彩的「匪地優」和另一款「匪空優」,藉以模擬共軍戰機;而後直到2012年底假想敵中隊走入歷史,46隊相關任務解除,才和另外2個中隊共同執行帶飛學官的工作;而那幾架有著特殊塗裝的F-5和這2年出現的彩繪機,則成為志航基地的特色亮點,每每出場都吸引民眾目光。

20200401-七聯隊數十年來都以飛行訓練工作為主,轄下的七大隊又有44、45、46三個作戰中隊負責執行,其中46隊過去是遠近馳名的「假想敵中隊」,專研中共空軍戰術戰法,即便現在相關任務已經解除,但部分F-5仍保有「匪地優」塗裝,很是特別。(蘇仲泓攝)
7聯隊轄下的7大隊又有44、45、46三個作戰中隊負責執行飛行訓練工作,其中46隊過去是遠近馳名的「假想敵中隊」,專研中共空軍戰術戰法,即便現在相關任務已經解除,但部分F-5仍保有「匪地優」塗裝,很是特別。(蘇仲泓攝)

在如此龐大、繁雜的任務下,飛行訓練任務不僅自己要飛好,在空中還要隨時緊盯學官狀況,一旦出現緊急事件,後座教官都要能夠立即處置,每日帶飛架次多、時間長,壓力之大難以形容,因此日常舒壓、調劑身心的作法就很重要。近年來,志航基地出現一個以基地飛行軍官、地勤士官兵所組成的樂團,並取名為「虎團」(基地使用的F-5E/F稱為虎二式戰機),藉由平時工作之餘的練團、演出機會,凝聚團隊向心亦達排解壓力目的,不僅特別,虎團在空軍圈內甚至台東地區更已小有名氣。

也曾沒錢、沒器材 虎團現成基地、台東地區演出常客

虎團成軍的契機,是在2017年10月時,由時任政戰主任的陳延直中校(現已升至上校,團員稱其為董事長)發起,陳並任命江中豪少校擔任團長,招集基地各路音樂同好組成。創立之初,和一般樂團無太大不同,都曾面臨經費、器材短缺的困境,但靠著幾名軍官本身有樂團經驗(空軍官校的輕音樂社是校內歷史最悠久的社團之一),也因原住民士官兵天生的好歌喉、音樂細胞,虎團表現越來越亮眼;也因為演出機會增加,長官獲悉後都幫忙籌措經費。

而今日的虎團已是分工明確、各司其職,演出範圍涵蓋基地與台東地區的成熟樂團,就連國防部在台北辦活動,虎團都是代表空軍設攤的特色社團之一。

談到組團過程,現任7大隊副大隊長的陳延直坦言自己其實不會音樂,但在2017年下半年,因為工作認識幾名會玩音樂的學弟,認為可以透過音樂凝聚向心,在這樣的機緣下,便將樂團組建起來。草創階段的辛苦,陳延直記憶猶新,他說當初什麼裝備都沒有,有的用借的,用要的,還有的是團員自己的,但透過演出逐漸累積人氣,甚至成為聯隊、空軍招募的戰力,長官們在知道有這個社團後也都挹注經費,國防部、司令部亦有支持。「現在雖然還是有欠缺,但我們已是一個像樣的社團,跟外面專業樂團相比當然有差,不過要保持一個熱愛音樂、凝聚向心的空間,我們還是做得到!」陳延直自信表示。

團長江中豪也說,當初因為主任(指陳延直)認為應有一個休閒娛樂能夠排解壓力,就找大家來組團,一方面也是因為個人在高中、大學都有樂團經驗,所以便接下團長一職。

有趣的是,在虎團社群媒體的經營中,當中分享各種演出、練習的情況,負責讓專頁運作的「小編」,實際身分是江中豪的女友;雖是軍人口中的「民人」,但她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男友和虎團團隊,笑說有時還會收到年輕朋友寄訊息來,問說要如何才能成為飛行員,她也只能先請對方好好愛護眼睛,對話令人莞爾一笑。

20200401-志航基地的虎團,2017年由時任政戰主任的陳延直發起,並找來江中豪少校(中)擔任團長,隨後陸續找來基地內喜好音樂的同好,並透過營內外各演出機會,如今已成為基地和台東地區小有名氣的社團。(蘇仲泓攝)
志航基地的虎團,2017年由時任政戰主任的陳延直發起,並找來江中豪少校(中)擔任團長;隨後陸續找來基地內喜好音樂的同好,並透過營內外各演出機會,如今已成為基地和台東地區小有名氣的社團。(蘇仲泓攝)

虎團臥虎藏龍!網羅空軍史上首位正期女飛官成主唱 

虎團還有一位主唱上尉高慈妤,同樣也是大有來頭,她除是空軍官校創校以來首位女正期生,更在2014年取得象徵飛行員資格的「飛鷹胸章」,成為空軍史上首位正期畢業的女飛官;6年來她留在志航基地帶飛學官,據悉,未來也將繼續操作新式高教機,繼續培育儲鷹的重任。

高慈妤說,自己從小就喜歡唱歌、聽音樂,因此在團長組團徵詢時便一口答應,和基地同好共組樂團。提到目前為止的演出經驗,高慈妤提到有次支援家扶中心表演,和小朋友上台同樂,不只印象深刻,更因看著台上台下互動,內心很是感動。

20200401-虎團成員基本上分為兩類,一是空勤軍官,二為技勤士官、兵,並以具有音樂背景、社團經驗及對音樂有熱忱之人為主,就連我空軍史上首位正期女飛官高慈妤也是虎團一員,擔任主唱職務。(蘇仲泓攝)
虎團成員基本上分為2類,一是空勤軍官,二為技勤士官、兵,並以具有音樂背景、社團經驗及對音樂有熱忱之人為主,就連我空軍史上首位正期女飛官高慈妤也是虎團一員,並於團中擔任主唱職務。(蘇仲泓攝)

除上述幾位虎團代表人物,由於基地特性,對於大部分學官而言,都只是軍旅生涯的其中一站,因此當中有樂團經驗、音樂底子者就有可能被找來入團。好在除了幾位飛官玩過樂團,還有幾位具原住民血統的地勤士官,同樣有豐富的演出、樂器操作經驗,像是鄭皓興上士,從國小起就接觸吉他,在服役前也有樂團背景;鄭朝景上士同樣玩過社團,雖然加入國軍後曾經中斷,但如今因為虎團又能重新玩音樂,讓他表示「感覺很不錯!」

肩負拱衛空防、訓練重責 志航基地展現空軍軟硬實力兼具

一國國防可分為硬實力和軟實力,台東志航基地數十年來肩負我空軍戰機飛行員訓練,確保每一位緊急起飛、在空巡弋的飛官都是戰技精實的鐵翼,未來隨著新興兵力投入,空軍戰力面臨重新洗牌,且共軍頻繞台都使台灣防空壓力加大,志航基地亦將從過去訓練任務進一步負擔到更多戰備重任,這是硬實力。

我國空軍飛行員素來以本職學能優異聞名,數十年來更是在兩岸空中兵力持續失衡下,仍能拱衛空防的本錢。而在戮力戰訓本務外,用音樂調劑身心,作法令人印象深刻,團員集合軍官階級的飛官與士官、士兵階級的技勤人員,場上場下都是「空戰出英雄、地勤一半功」的縮影,軟硬實力間,都能在志航基地的跑道頭、練團室中充分感受。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