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失業暴增328萬,衰退後能v型反彈嗎?

2020-03-30 07:20

? 人氣

新冠肺炎衝擊讓美國失業人數大增,圖為空空蕩蕩的美國達拉斯愛田機場。(美聯社)

新冠肺炎衝擊讓美國失業人數大增,圖為空空蕩蕩的美國達拉斯愛田機場。(美聯社)

美國上周初次請領失業救濟人數暴增為328萬人,美國經濟應該已經掉到衰退邊緣,經濟學家還在爭辯、或還必須再觀察者,已經不是衰退與否,而是未來是V型、U型甚至是L型的復甦了。

在美國官方公布的經濟數據中,相較於一季公布一次的經濟成長率數字,初次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一直被認為是最能快速反應經濟景氣狀況的數據。根據美國勞工部公布,截至21日當週,初次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較上周的28萬暴增300萬人,達到328萬人。這項數字打破1982年10月的69.5萬人紀錄,也超越金融海嘯期間、在2009年3月出現最慘的66.5萬人,更遠比外界原先預估的250萬人還高。

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失業率曾飆破10%,之後才逐年下降,今年2月甚至降到3.5%的近半世紀最低點,這個數字已被視為「充份就業」數字。這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暴增300萬,代表的就是延續10年的經濟擴張、就業崗位增加、失業率下降,全部劃上句點。

而根據學者的看法,這個數字應該只是衰退來臨的「起身炮」;美國是「服務業大國」,服務業占GDP比重高達8成,吸納多數的就業。以這次疫情衝擊的重災區:休閒與觀光產業而言,美國大概有1500-1600萬人在此產業,另一個同屬重災區但較輕微的餐飲業,也吸納了超過千萬人的就業人口。美國許多地方與民眾,仍處於「就地避難」模式,因此預料初次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還會持續暴量增加,市場預估失業率可能會增加到7%以上。

至於為什麼美國失業人數暴增如此迅猛,高於其它所有國家,甚至也遠比12年前金融海嘯高,原因應該不少。一個原因是美國原有的體制,就是對勞工保護相對寬鬆,雇主要解雇員工容易,因此一旦景氣有變,企業時常是快速反應「一大把、一大把」的解雇員工,相形之下,歐洲企業就不是那麼容易能解雇員工。

再來則是與雇庸結構改變有關。近十年快速發展的共享經濟、零工經濟,讓業者巧妙閃避雇主責任,許多受雇者從受雇員工變成「承攬人」;傳統製造業碰到訂單減少,多少還會再等等看訂單是否回春,也會忍耐一段時間後,訂單恢復無望才開始解雇,因此金融海嘯期的失業率是逐步上升。但零工經濟碰到這種訂單全無、景氣急縮的情況,「承攬人」完全不必有觀察期,馬上沒業務、沒工作,因此也馬上反應在失業人數上。

如果依照美國疫情發展情況,一般預估高峰期未過,早則5月、晚則到7月夏天之後,疫情才會結束。也就是說現在爆出的失業人數,只是第一波,失業還是會繼續增加,經濟緊縮持續。如果連聯準會官員都承認美國經濟「應該」已經進入衰退,那就應該確定是掉到衰退了。

因此,現在的問題反而不是衰退與否,而是未來將何時與如何復甦。最悲觀的L型看法─即長期在谷底難以上揚,除非疫情延續過久且破壞原有的生產機制與供應鏈體系,否則應該不會成真。中性稍偏悲觀的U型─即在谷底一段時間後再上揚復甦。如果疫情延續到第3、4季,或是歐美亞洲輪番爆疫情,拖住全面復甦的腳步,這個可能性是存在。

當然,所有人最期盼的就是V型復甦─到谷底馬上強彈上揚。過去碰到的天災疫情,時常因為在災難期,消費、生產等經濟行為全部受壓抑,一旦負面因素消除,壓抑的需求馬上爆發而出現強烈反彈。如果歐美疫情能控制、在對經濟生產、供應鏈等尚未造成永久性傷害前及早結束,經濟是會V型反轉。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就主張這次的經濟危機,比較類似天災而非大蕭條,因此美國經濟在出現急劇、短暫的衰退後,就會急速從谷底反彈。

目前情況來看,中國的第1季、或是歐美的第2季,經濟都可能掉到衰退中,至於是否會如某些專家所預測的「兩位數衰退」,則視情況而定;但全年兩位數(甚至20%以上)衰退的機會則低,畢竟上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經濟單一年度衰退的幅度也不過一成多,金融海嘯的衰退幅度也在個位數字。影響經濟走勢的關鍵是疫情發展情勢,其它財金政策的力道反屬次要。

至於台灣,雖然比起那些疫情嚴重而封城、鎖國的國家,台灣經濟相對還算是在正軌上運作─即使如此,那些重災區產業(觀光、航空、運輸、餐飲、夜市、旅館等)的景況也是「史上最慘烈」。中美經濟受疫情衝擊情況不佳,台灣一定會受影響,現在只能期望歐美儘快撐過這波疫情,讓全球經濟早日反彈復甦,台灣才可能在一次溫和衰退後,迎來一個漂亮的V型反彈。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