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我可以協助日本前進!」曾寫信給國會議長預告犯罪,平成殺人魔植松聖判死

2020-03-26 12:30

? 人氣

「津久井山百合園」屠殺案的兇嫌植松聖在離開警局時,臉上明顯帶著笑容。(美聯社)

「津久井山百合園」屠殺案的兇嫌植松聖在離開警局時,臉上明顯帶著笑容。(美聯社)

二○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凌晨,日本神奈川縣一所智能障礙者安養機構遭離職員工植松聖持刀入侵,控制住當天的夜班員工後,犯人逐一刺殺熟睡中的被照顧者,造成十九死、二十六傷慘劇。植松聖在行兇前曾預告犯罪,但日本政府依舊未能阻止這場憾事。

法律系學生大多聽過美國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 Holmes, Jr.)的那句名言「法律的生命不在邏輯、而在於經驗」,卻不一定清楚他在一九二七年所主筆的巴克訴貝爾案(Buck v. Bell)判決:州政府為智能障礙者強制絕育,並未違反美國憲法。

納粹上個世紀曾以「種族衛生」為由,清洗他們眼中的劣等種族,這種做法當然令人作噁。但優生學思想確實曾興盛一時,就連學識受人景仰的美國大法官也受其蠱惑,讓弱勢者深受其害。這些事現在看來雖然遙遠,但若真有人宣稱「殺光重度殘障者,社會才能前進」,我們又該拿他怎麼辦呢?

民眾在「津久井山百合園」外獻花致哀。(美聯社)
民眾在「津久井山百合園」外獻花致哀。(美聯社)

今年三月被橫濱地方裁判所宣判死刑的植松聖,就是一個抱持極端想法的日本青年。二○一六年二月,當時還在智能障礙者安養機構「津井久山百合園」擔任員工的植松聖,親手寫了一封信給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他在信中宣稱「重度身心障礙者帶給家人過重負擔,只會製造不幸,希望在監護人的同意下可以對他們實施安樂死。」

這種做法當然不算「安樂死」,也不可能合法。植松聖表示他願意殺掉這些人,找照顧機構下手,綑綁值班人員後「實施作戰」,然後自首。政府應該以心神喪失為由判他無罪、幫他整形、幫他改名、還要給他五億日幣的支援,因為「這是日本往前邁進的一步」。

「津久井山百合園」大規模殺人案兇嫌植松聖的住處。(美聯社)
「津久井山百合園」大規模殺人案兇嫌植松聖的住處。(美聯社)

如此離譜的內容,任誰看了都會覺得不是惡搞、就是精神有問題。議長官邸將信轉交日本警方後,植松聖被強制送醫,他也辭掉了「津井久山百合園」的照顧工作。植松聖高中時染上吸食大麻惡習,他果然也被診斷為「藥物性精神病」、「妄想性障礙」。

一六年三月,被醫師診斷為「不會傷害他人」的植松聖從精神醫院出院。同年七月的一個凌晨,植松聖卻真的侵入「津井久山百合園」,完全按照他在信裡的預告實施了犯罪,殺死了十九名智能障礙者,然後向警方自首。今年三月,植松聖被判死刑,他表示不會上訴,而且還是堅持「殘障者該死」。

「津久井山百合園」屠殺案的受害者被送醫搶救。(美聯社)
「津久井山百合園」屠殺案的受害者被送醫搶救。(美聯社)

如何管制極端言論、乃至改進對吸毒者、精神病患的治療與管理,對預防再次發生類似憾事至關重要。事發後厚生勞動省曾提出修法草案,希望改善有關患者出院後的後續照顧。但在新聞熱度散去後,修法也不了了之。

植松聖與他所殺害的十九條寶貴生命,並未讓日本藉此機會反省問題、完善相關法制。如果又有一個極端言論者現身,日本恐怕還是無力應對。

植松聖小檔案:

出生:1990年1月20日
國籍:日本
學歷:帝京大學文學部教育學科
經歷:曾在智能障礙者安養機構擔任員工,離職後闖入機構內大開殺戒,造成19死、26傷慘劇
判決:法院不認同吸食大麻導致喪失責任能力的抗辯,判處死刑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