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閣專欄:都是地產惹的禍?!

2014-06-20 05:59

? 人氣

新界東北發展計畫撥款事件擴大,香港立法會日前也遭佔領,六月的香港劍拔弩張,其根源就是地產霸權。(取自土地民化臉書)

新界東北發展計畫撥款事件擴大,香港立法會日前也遭佔領,六月的香港劍拔弩張,其根源就是地產霸權。(取自土地民化臉書)

香港的六月,充滿劍拔弩張的氣氛。這種氣氛的產生,源於香港的深層矛盾,而深層的矛盾,源頭是地產霸權。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因為中國發生文革,造成難民潮。當時的民眾,辛勞工作,無非是想買層樓自住,有瓦遮頭,安居樂業就滿足。但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對於房子的論述開始改變,地產商和政府鼓吹的,是有樓可以收租,炒樓可以致富,而且是快速致富。這樣的地產論述,到如今還是經濟報導的主流。

回歸以後,特首董建華就是因為推出八萬五的房屋政策,引起樓價的恐荒性下跌,導致有樓者成為負資產,欠下借貸無法歸還,因此上街發出怒吼,董建華只能借腳痛下台。但是,如今卻引起了對八萬五的懷念,認為如果當時能夠實施,樓價就不會在董的繼任者曾蔭權任內飆升得那麼急速。到了現任的梁振英上台,雖然推出了雙辣招,但對樓價的下降,看不出任何效果,反而令租樓者負擔更多的租金。加上自由行的遊客大量湧入,購買的多是奢侈品,更令小店舖無法在旺區生存。因為賣日用品和文具,以至家庭式經營的飲食店,在房租不斷上漲的壓力下,不得不讓位給奢侈品。因為小店的租金可以一下子從二、三萬加至八、九萬甚至十多萬。

這些就是地產霸權導致的民怨,就是長久以來地產論述造成的惡果。不過,論述卻依舊存在,為什麼?因為從董建華八萬五時代開始,傳媒中人就大多是炒樓者,負資產其實也影響到傳媒人,身陷其中,傳媒又豈能放棄炒賣的地產論述?

近日發生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事件,引發民眾衝擊立法會,因為新界東北的發展,只有百分之六是用來興建居屋和公屋,其餘都是豪宅和商場等,而且大部份土地都早就被地產商購入了。

在此之前,中國國務院發表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引起了不同人士的不同解讀。佔領中環行動者認為是針對他們在六月二十二日的全民投票,民主派入士認為是針對政改方案,而政府也有不同解讀,但歸根究底的解釋,最後都是要求回歸基本法,不能踰越作出公民提名的方案。

面對中共中央的出招,佔領中環行動,除了加強宣傳呼籲當日到場投票之外,更增加選項,以期吸引更多市民參與投票。

觀察六月份劍拔弩張的事態,除了小部份激進分子騎劫了立法會示威運動,製造了衝突之外,新界東北居民其實是非常和平與理性的。

連串的衝突,加上白皮書在這個時候發表,會不會造成六月二十二日佔中投票可以達到十萬人數?我的觀察是未必,畢竟,香港已進入老年社會,社會的氛圍雖然看似混亂,但大多數市民還是希望平穩的,只有少數激進份子才會趁此鬧事來增加曝光率。雖然港人都有滿腹牢騷,但是多數不滿的,是地產霸權,而不是政改與否。如果地產霸權問題不是這麼日趨嚴重,政改與否,根本就是覺得無關痛癢的事。

所以,對於六月二十二日的佔中投票日,去支持公民提名方案,我不持樂觀。

*作者為香港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