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物語:崛起之道在於道德民心

2014-04-03 17:13

? 人氣

中國高樓崛起,尚需軟體服務才算一流。(中新網)

中國高樓崛起,尚需軟體服務才算一流。(中新網)

廣東省茂名市這兩天發生萬人上街抗議活動,反對政府興建有致癌之虞的PX(對二甲苯)化工廠。這類抗議活動愈來愈多,會不會引發社會動盪而至瓦解?我覺得不會,因為這種「權益性」的抗議,只要政府做出調整,問題可以解決;對中國社會威脅最大的,是一種導致社會潰敗的因子,如權力失控、道德淪喪和社會認同與民心的急劇流失。

所謂「社會潰敗」,北京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2010年已有宏文介紹,引發不少討論。就他來看,社會動盪如外力所擊,可能威脅政權;社會潰敗則像人體裡的壞死細胞,逐漸腐蝕全身,權力、道德、民心乃三大病根。我完全認同孫教授的觀點,不是理論,而是我多年在大陸採訪的親身感受。

權力的部分,包括孫教授所言「造成社會衰敗的根本原因是權貴資本主義的形成,」其貪腐程度近年陸續在媒體曝光,各地高幹或知名企業主相繼被抓,習以為常,在此不用贅言。我強調的是道德層面,一種民心的趨向。

1987年兩岸開放探親,我的一些長輩及其同袍爭相返回故里,家人團聚,分外感人。有人頻於往返,有人乾脆在家鄉置產,甚至娶了當地年輕子女為妻,享受曾經流失的美好時光。過了幾年,情況變了,都是因為金錢問題鬧得不可開交,撕破臉的程度,連起碼的倫常禮儀都不顧。有人氣得返台發誓永不返鄉,默默在台安度晚年。作為外省第二代的我,聽著長輩的返鄉心得,尤感於時代弄人。

經過多年的採訪,我發現中國人的熱情,僅於親朋好友,對陌生人則非常冷漠,對私領域斤斤計較,對公領域毫不關心。在地鐵(捷運)就能看出端倪,一片紙屑,沒有人去撿,老人上車,年輕人甚少讓位。我在北京地鐵看過老人自備折疊式三角椅,上車後找個角落坐著,頭都不抬,整個車廂宛如冰庫,難見溫情。

2006年在南京發生「彭宇案」我一點也不意外。南京市民彭宇帶著跌倒的老太太去醫院檢查,發現有骨折需要開刀。老太太則說,彭宇是肇事者,向其索賠醫療費。兩人告上法庭,彭則敗訴,需承擔部分醫療費而舉國譁然。「好心沒好報」,這個案子導致全國老人跌跤時,沒人敢扶,就怕成為第二個「彭宇」。我在北京見過車禍現場,有人倒地流血,圍觀者眾,就是沒有人去救,「怕去了醫院,說不清楚。」我嚷著叫救護車,沒人搭理;人愈擠愈多,救護車叭了半天也不讓道,讓人搖頭。

2011年10月「小悅悅事件」的反響最大。廣東佛山的1名2歲女童王悅,在家附近玩耍被2車輛輾過,18名路人經過,無動於衷,最後被女清潔工抱起送往醫院,最後不治而亡。這件事引起大陸社會極大的震盪。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中有這麼一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香港媒體以此反諷,多加了一句,「中華民族不僅到了最危險時候也到了最缺德時候。」

在民心方面,北京海淀區是重點大學集中之地。我見過1名師傅(司機),專跑海淀區,每天都有學生到大使館簽證,辦出國留學手續。他聽了很多,「很少人願意學成回國,」全是發牢騷,講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話,都是「尖子」(最優學生),國家拿錢給他們讀書,為何沒有返國效力的意願?只有初中學歷的師傅,不得其解。中國媒體批評美國搞霸權,壓制中國崛起,但中國官員的子女赴美留學的人數,年年攀升。我不相信他們是臥底的,而是美國的誘因使然,包括自由的學術研究風氣。

中國的崛起,有如拔地而起的大樓,雄偉壯觀,遠處得見。進去一瞧,她的服務,是否符合國際準?就有不同的看法了。我住過海南博鰲的度假式飯店,豪華寬敞,洗澡時卻發現浴室積水,原來衛浴設備留有一道小溝,用於排水,水量稍大反而漫過溝外,造成積水。這是設計,是軟實力,外面看不出來,只有身歷其境才能體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