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川普新政府滿月了 成績單一言以蔽之──亂!

2017-02-22 06:30

? 人氣

德國城市梅因兹(Mainz)嘉年華會上的美國總統川普(AP)

德國城市梅因兹(Mainz)嘉年華會上的美國總統川普(AP)

每年2月第三個星期一是美國的國定假日「總統日」(Presidents' Day),人們除了紀念「國父」華盛頓的誕辰(1732年2月22日),也順便向現任總統致敬。今年的「總統日」很特別:新任總統川普在2月20日這天就職剛好滿一個月,而且從紐約到洛杉磯,各大城市都有民眾走上街頭「慶祝」,只不過節日名稱改成「我們不要這個總統日」(Not My President's Day)。

對於新政府第一個月的表現,川普本人志得意滿,日前在白宮大剌剌召開記者會,一人獨挑大梁77分鐘,宣稱他領導的白宮有如一部「調校精準的機器」(fine-tuned machine),儘管主流媒體極盡「扭曲、污衊」之能事,但是「從來沒有哪個總統當選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做了這麼多事。」

的確,川普這一個月的總統做得「其疾如風,侵掠如火」。他上任第二天(1月21日)便與媒體開戰,儘管國事倥傯,他卻為了就職典禮觀禮人數的面子問題大動肝火,漫天撒謊,迫使手下為「謊言」發明了一個代名詞:「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

對了,川普就職典禮次日,華府真的人潮洶湧,只不過這批參與「女人向華盛頓進軍」(Women's March on Washington)活動的群眾是來抗議川普、譴責川普。他的上台請美國平權運動再次覺醒,也算因禍得福。

1月23日,還是面子問題作崇,川普開始謊稱去年總統大選投票出現300萬到500萬「非法選票」。既然已經勝選,為何還要宣稱選舉舞弊?原因就在於川普是靠美國獨特的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制度入主白宮,普選票大輸對手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近300萬票。那些「非法選票」到底出現在哪些州?何以見得是非法?川普照慣例只負責指控、不負責舉證,看似胡言亂語,但也預示未來4年,美國由共和黨掌控的各州會修法提高選民資格審核門檻,首當其衝將是最不挺川普的少數族裔。

同一天,川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宣示美國貿易政策披上保護主義外衣,亞太地區盟邦點滴在心,中國正式躍升為全球自由貿易的旗手。同一天,川普宣布重啟所謂的「墨西哥市政策」(Mexico City Policy),禁止以聯邦經費補助任何涉及人工流產的非政府組織,包含這些組織在開發中國家推行的婦女保健計畫,所幸西歐多國後來挺身而出,希望能降低衝擊。從全球重大議題場域退縮,已是「川普的美國」一大特徵。

川普競選期間喊得震天價響的口號「蓋牆!」(Build the Wall!)在1月25日邁出兌現的第一步,他簽署一紙行政命令,「立即在南方邊界興建一道實體高牆」。但是各方很快就發現,川普競選時信誓旦旦會逼迫墨西哥埋單,恐怕只是空話一句,超過200億美元的經費還是要從美國納稅人身上榨取。

隔天,墨西哥總統宣布取消訪美行程。對於這個面積將近200萬平方公里、人口將近1億2000萬的美國最重要鄰國,川普似乎毫不措意。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與國土安全部長凱利(John Kelly)23日將造訪墨西哥市,收拾川普搞出的爛攤子。

川普(以及歐洲極右派)民粹民族主義的最主要訴求就是反移民、反伊斯蘭教。1月27日,他簽署第5道行政命令,針對7個穆斯林國家祭出90天簽證禁令,停收各國難民120天,對敘利亞內戰難民更無限期關上大門。川普的理由是「防止外國恐怖分子進入美國」,儘管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近10年美國本土發生的恐攻與移民、難民有密切關聯;儘管許多分析家指出這項禁令正中穆斯林極端組織下懷,坐實「美國新政府對伊斯蘭教宣戰」的指控。

但是穆斯林簽證禁令捅翻了馬蜂窩,美國的公民社會與三權分立體制發揮作用。各大國際機場周遭湧現示威抗議人潮,並以實際行動幫助受進退維谷的移民與難民;多位民主黨籍州檢察長則發動法律戰,一路進軍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川普的反應?上推特(Twitter)痛罵法官與法院,但是不敢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再一次讓世人看到他色厲內荏的懦夫本色。

禁令事件也凸顯新政府獨特的決策機制,川普新設的白宮策略長(首席政治顧問)巴農(Steve Bannon)全程主導掌控,國務院與國土安全部都被晾在一旁,過程不僅黑箱、而且粗糙。更糟的是,巴農顯然深受川普信賴,而且意識型態偏狹狂熱,曾經預言美國與「激進伊斯蘭」、與中國終須一戰。

1月29日,川普第一次下令執行反恐軍事任務,地點是在阿拉伯半島的葉門(Yemen),行動規模不大、難度不高,對長期在當地活動的美軍特種部隊而言應該遊刃有餘,但結果卻是多名平民(包括兒童)陪葬、一名美軍陣亡。此外,川普屢屢強調打擊「伊斯蘭國」(IS)是當務之急,誇口自己胸有成竹,但是上任至今只聞樓梯響。

入主白宮之前,川普一輩子在錢堆中打滾,打造出一個龐大複雜的企業集團,於是還不必等到上任,當選之後就有嚴重的利益衝突問題。最後川普不顧政治倫理專家呼籲,雖然將企業日常運作交給兩個兒子,但保留自己手中的持股。2月8日,川 普又對「利益衝突」做了一次絕佳示範,在推特上對連鎖精品百貨公司「諾德斯特龍」(Nordstrom)大發雷霆,原因是這家公司居然敢把他大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的個人品牌產品下架。

國家最高領導人如此肆無忌憚,川普讓世人開了眼界,也讓越來越多的政論家開始探討一種可能性──國會彈劾。此外,川普在競選時被迫承諾會公布個人納稅資料,當選後已經這項承諾丟進垃圾桶;他的心腹表示原因很簡單:選民不關心。

以倫理操守要求川普本來就是緣木求魚,在攸關國計民生的議題上,如何廢除歐巴馬健保(Obamacare)並以新制度取代、如何調整捨棄多邊協定之後的貿易政策、如何推動大規模減稅、如何推動號稱1兆美元的基礎建設……川普的共和黨掌控白宮、掌控參議院、掌控眾議院,但至今仍是口號震天價響、不見具體方案。

2月13日,川普新政府高層爆發第一場人事危機,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chael Flynn)辭職,以不到4周創下歷來最短命任期記錄,原因則是私通俄羅斯大使、欺瞞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以《華盛頓郵報》為首的主流媒體漂亮出擊,也讓川普對主流媒體更加憎惡與忌憚,後來乾脆掛上「人民公敵」的批鬥牌。

佛林醜聞也凸顯川普新政府最敏感、糾結的外交關卡:美俄關係。競選期間,川普一再表白他對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好感,主張美俄兩國在打擊伊斯蘭恐怖主義、終結敘利亞內戰方面可以合作;普京也投桃報李,親自下令情治單位在美國選戰期間,透過駭客入侵幫助川普。但是從歐巴馬在總統任期尾聲啟動的全面調查,到佛林以及川普多名幕僚與俄羅斯的通聯曝光,美國政界傳統的反俄羅斯勢力再度站穩腳跟。至於先前不少分析家提出的「聯俄制中」,目前看來恐怕得先束諸高閣。

川普的親俄立場也讓歐洲盟邦高度警覺,尤其是直接受到威脅的東歐國家。川普不只一次聲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已經「不合時宜」、歐盟未必有存在的必要(他支持英國脫歐),更讓跨大西洋關係江河日下。時序進入二月,我們陸續看到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國務卿提勒森、副總統彭斯先後赴歐,為盟邦送去定心丸,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也有相應發言。

歐洲如此,亞洲亦如此,甚至中東亦如此。川普競選時曾經修理日本、南韓,當選後退出日韓全力支持的TPP,但馬提斯新官上任第一次出訪就是到南韓日本重申邦誼,讓兩國相當受用。離開歐洲之後,馬提斯前往伊拉克,公開打臉總統上司,表明不會奪取伊拉克的石油當戰費。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方面,川普當選前無條件力挺以色列,當選後華府開始對以色列屯墾區擴張踩煞車。川普一度宣稱以巴各自獨立的「兩國方案」(Two-state solution)不再是以巴和談的唯一選項,但聯合國大使海莉隨即重申,美國絕對支持「兩國方案」。

也就是說,儘管川普這門「推特自走砲」大放厥辭、張牙舞爪,但美國的外交政策似乎又回歸歐巴馬路線。然而川普再怎麼淺薄無知,畢竟還是元首,還是最高決策者,馬提斯、提勒森、新任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幹練精實有餘,可惜都與他淵源不深,他們代表的穩健務實體制能否剋制巴農的極右派盲動勢力?美國的友邦會不會越來越無所適從?都在未定之天,目前看來,樂觀的理由不多,提勒森的國務院甚至有被邊緣化的趨勢。

從1月20日到現在來,國內外並沒有發生重大的政治經濟危機,與2009年初歐巴馬上任時金融海嘯席捲全球、17萬美軍海外鏖戰的情況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但川普的表現一言以蔽之:亂。川普已經證明歐巴馬的確有識人之明:從性情到能力,他都不夠格當總統。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