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羅浮宮持刀攻擊案》兇手為29歲埃及旅客 犯案動機仍待釐清

2017-02-04 18:06

? 人氣

軍警在攻擊事件後於羅浮宮鄰近區域巡邏,不敢大意。(美聯社)

軍警在攻擊事件後於羅浮宮鄰近區域巡邏,不敢大意。(美聯社)

法國觀光名勝羅浮宮3日上午驚傳槍響,一名男子持刀攻擊巡邏的軍人,遭其他軍人開槍反擊後受傷送醫。法國近兩年接連遭逢攻擊,民意右傾,可能影響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結果。

3日上午10點左右,一名男子出現在毗鄰巴黎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入口的環形地下商場(Carrousel du Louvre),該男子以阿拉伯文大喊「真主至大」(Allahu akbar),手持尖刀衝向正在巡邏的軍人。一名軍人受到攻擊輕傷,另一名被擊倒在地,但攻擊者被其他軍人開槍反擊,腹部中五槍制服送醫,其中一槍貫穿胃部。警方隨後派出防爆小組,檢查嫌犯攜帶的兩個後背包,所幸沒發現爆裂物或其他危險物品。

攻擊事件發生在羅浮宮入口附近。(美聯社)
攻擊事件發生在羅浮宮入口附近。(美聯社)

法國總理卡澤納夫(Bernard Cazeneuve)表示,這起事件具有恐怖攻擊的特徵。攻擊者身分尚未確認,但法國警方調查顯示他是現年29歲的埃及人,於1月26日從杜拜(Dubai)持旅遊簽證到達法國。負責此案的巴黎檢察官莫林(François Molins)說,目前警方著手搜查該男子在巴黎租賃的公寓,釐清他是獨自犯案還是受到指使行動。

「這起事件構成了直接威脅,我們相信這名攻擊者希望製造恐怖事件。」巴黎市警長卡多(Michel Cadot)說。警方在現場附近發現另一名男子行動可疑,於是將他拘留偵訊,但目前未發現他與嫌犯有任何關聯。

攻擊事件後羅浮宮暫時關閉

攻擊事件發生時,約有1250名遊客造訪羅浮宮。他們被引導至館內安全區域並待了一段時間。

遊客曼努斯(Lance Manus)來自美國紐約洲首府奧巴尼(Albany),他接受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訪問時說:「當時有廣播,然後警衛開始到處奔走,過了一陣子,他們開始集合所有人並帶領我們到建築物一側。他們拉下窗簾,不讓任何人待在窗戶邊。」他說待在博物館裡的人很冷靜,但年幼的孩子們在哭泣。

攻擊事件後,軍警疏散群眾、淨空博物館。(美聯社)
攻擊事件後,軍警疏散群眾、淨空博物館。(美聯社)

自2015年11月以來,巴黎發生近代最嚴重的連環恐怖攻擊,死傷人數超過200人。法國目前仍處於最高級別警戒狀態,城市、運輸系統和著名景點隨時都有數千名荷槍實彈的軍警在巡邏。巴黎遊客量也大幅下滑,羅浮宮的訪客從約8600萬人降至7300萬人,減少約15%。羅浮宮因為這起攻擊案暫時關閉,直到當地時間4日上午10點才會開放參觀。

恐攻不斷,左派恐難力挽狂瀾

羅浮宮位於巴黎市中心,遊客絡繹不絕,這起攻擊事件重新將政治人物的焦點,導向國家安全及恐怖攻擊。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就此事件大力讚揚在場軍人,稱他們的行動毫無疑問預防了原先可能發生的恐怖攻擊。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則推特上發文,描述攻擊者為「激進的伊斯蘭恐怖分子」,並寫「觀光客被關起來,法國又進入緊戒狀態,放聰明點美國人。」川普27日發布行政命令,以國安問題為由禁止7個穆斯林國家的公民入境美國,但被指稱是宗教歧視,美國國內正因為這條禁令的合法性吵得不可開交。

法國總統大選即將在4、5月分兩輪舉行,經濟、移民和國家安全是選民主要關注的議題。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PS)籍的奧朗德執政五年,支持率竟只剩4%,成為二戰以來最不受歡迎的法國總統,並於2016年12月宣布不將競選連任。

法國近期民調顯示,法國右派勢力逐漸壯大,法國極右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FN)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將可挺進第二輪投票。代表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LR)的費雍(François Fillon)反同性戀、反墮胎,也反對移民與伊斯蘭教「入侵法國」,曾是熱門人選,但在雇用妻子潘妮洛普(Penelope Fillon)坐領乾薪的醜聞爆發後,支持率顯著下滑。

法國媒體稱費雍夫人(左)坐領乾薪,金額超過80萬歐元。(美聯社)
法國媒體稱費雍夫人(左)坐領乾薪,金額超過80萬歐元。(美聯社)

號稱中間路線的前經濟部長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代表自己籌組的政黨「前進運動」(En Marche!)參選,聲勢日益增長,而社會黨籍的阿蒙(Benoît Hamon) 則在黨內初選輕取前總理瓦爾(Manuel Valls)出選總統。

2015年《查理周刊》事件和巴黎猶太超市襲擊之後,荷槍實彈巡邏的軍警也變成攻擊標的。社會黨議員皮特拉桑塔(Sebastien Pietrasanta)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軍警代表了法國,因而成為攻擊目標。他說法國很可能還會遭遇攻擊而且「最糟的還沒發生」。他又說:「我們正面對持續的威脅和不穩定狀態,這可能會持續至少一個世代。」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