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長照大問題─誰來協助照護失智失長者?

2017-01-10 06:30

? 人氣

「長照2.0遺棄重度失能者」抗議活動,南部失能者長輩及家屬等也北上齊聚凱道發聲。(陳明仁攝)

「長照2.0遺棄重度失能者」抗議活動,南部失能者長輩及家屬等也北上齊聚凱道發聲。(陳明仁攝)

劉伯伯及劉媽媽是一對高齡87及85歲的長者,夫妻非常恩愛,然膝下無子女,台灣亦無任何親人,近幾年來劉伯伯罹患失智症,且行動不便,最近劉媽媽也接著患失智症,同樣行動不便,坐輪椅,需人照顧,幸兩老的一位朋友,是台灣知名富商的妻子,有能力負擔出錢,協助聘請兩位外勞幫忙照顧兩老。

但隨著兩老病情日益惡化,非但日常衛生不佳,且劉伯伯因失智嚴重,抗拒給外勞擦澡,已半年未沐浴,更重要的是,亦不知要回診看醫師,拿高血壓藥及其它慢性病用藥。有一次甚至劉伯伯已胃出血,三日未進食,岌岌可危,躺在床上,劉媽媽亦緊跟著未食,陪躺在側,只說劉伯伯不吃,她也不吃,很可憐地不知就醫,外勞感覺事態嚴重,才向大樓管理員求助。在緊急連絡119救護車到大醫院就醫急救,才撿回一命。出院後,劉伯伯及劉媽媽還是不清楚要繼續回診就醫及檢查,亦無人來協助。

劉伯伯曾任職於教育部外派參事,致力於國際學術教育及文化交流,因此,結識很多中外學術文化界並擴及政經界的朋友,亦曾在英國協助輔導台灣海外流學生,聽說因而收了好幾位乾兒子及乾女兒。但是,人老退休多年,也嚴重失智、失能後,竟然連一個也沒有來探視協助,最起碼幫忙兩老申請身心障礙手冊也沒有。我們只得向大安區里長、里幹事、區公所護士及台北市政府社工請求協助,但訝異的是,這些政府相關單位居然也是互踢皮球,推來推去,不知誰該來協助帶醫就診!

長照不就是在幫助這些失智失能的長者嗎?怎麼中華民國政府連這樣基本的人道協助服務也沒有,況且兩老皆失智失能無親人,且承租房子,無所依靠,處境堪憐。幸好,除了大樓工作人員外,暫且尚有社工轉介的一位60多歲志工阿姨,偶而騰空,願意帶兩老就醫,申請身心障礙手冊。我感覺這個是長照政策及制度方面出了問題,而不是非針對哪一個公務人員怠惰的檢討,實際上剛開始跟政府相關單位求助時,他們也是會來關懷一下,可是最後卻因制度的不明確或不完善,使得大家都不願意接手負責這個棘手的問題。

失智的長者是非常難照顧的,以劉伯伯來說,已是中重度失智(臨床失智評估量表CDR3) ,常會日夜顛倒,猜疑、妄想,數字及財務概念模糊不清,同時又失能、失禁,生活無法自理,個人衛生維護極不佳,也會抗拒洗澡、就醫或檢查,需要有人在旁細心哄帶、協助,才能配合。

台灣即將進入老人化社會,預估在民國120年就會有30萬失智人口,而且,人越老越容易罹患失智症,活到80歲時,每4個就有1個,到90歲時,每2個就有1個,加上台灣少子化、無子化或不婚,越來越多,試問到老時,誰來照顧這些長者?

*作者為大樓工作人員、社區主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