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興隆專欄:「亂」中有序的台灣社會

2019-12-11 07:00

? 人氣

導演李安推薦的2019年度代表字是「亂」。(資料照,簡必丞攝)

導演李安推薦的2019年度代表字是「亂」。(資料照,簡必丞攝)

今年(2019)的年度代表字是由導演李安與李家同教授推薦的字:「亂」。

我們每天使用的漢字是很有意思的文字,更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仍在使用的表意文字(楔形文字、古埃及文、瑪雅文字等表意文字皆已成歷史)。漢字源自於甲骨文,甲骨文的發現也很戲劇性,根據維基百科記載,清光緒年間,官員王懿榮身患瘧疾,派人前往藥店抓藥。偶然中,他發現其中一味稱作龍骨的藥上刻有文字,於是將藥店的龍骨全部買下。經過研究,金石功底深厚的王懿榮最終確定「龍骨」是中國上古殷商時期,王室用於占卜記事的用骨,其上的文字也就是甲骨文。

漢字能成為全世界唯一還存活的表意文字,本身就是一種奇蹟,我相信它也會是當所有人類文明都消失以後,還能被讀出意義的文字,因為漢字本身自己就在為自己說話。漢字就像時空膠囊,凍結了3300年前人們的想法與生活,例如,「象」這個字是象形字,可追溯至甲骨文, 文字本身就是大象的「象」。還有人與象的互動,也就是「為」,這字也可追溯至甲骨文,本意是人用手牽象,應與當時的農作勞動有關,現在的「為」字已全然失了原意。然而,這代表了3300年前,亞洲象曾在黃河流域與當時的人們雞犬相聞地生活著,而現在僅能在熱帶的東南亞才能看見他們的蹤跡。「為」這個文字透露了當時的氣候條件:一個足夠溫暖的地球。中文像是時空膠囊一般,一個文字就封存了三千年前的大氣溫度。

象形字,從左到右代表:象、人象互動(像)、手(以手牽象)
象形字,從左到右代表:象、人象互動(為)、手(以手牽象)

回頭再看看「亂」這個字,我查了查網路,發現這字並沒有甲骨文,而是可追溯至周朝的金文,意思是用手整理散亂混雜的絲線,使之有條理。古人造字很科學,至少這個「亂」字造得很科學。想像一下,毛線球混雜成一團時,真要好好整理,那可要費一番不小的功夫,但是,當一團整齊的毛線球不小心掉到地上時,不費力氣的就混成一團了,也就是「亂」。所以,科學上是這樣說的,自然界進行的方向永遠是朝混亂的方向前進,並給這個概念一個量化的詞叫「熵」。熵值越高越混亂,熵值越低越有序。所以,毛線球掉地上亂成一團是自然現象,因為熵值會提高;整理毛線球是把混亂降低變得有序,這不會是自然發生的,一定是有外加能量的導入才可以降低熵值,例如,你或我願意特別花時間與力氣去整理它。

人類社會是一個標準的負熵系統,也就是耗散結構(Dissipative structure)。這樣的結構特徵是透過持續的外加能量的導入,維持一個系統能有次序有組織性的運作。想像一個城市要如何的運作,可以讓我們生活在其中,食衣住行樣樣不匱乏,事事皆便利?城市就像電力怪獸一樣,不斷消耗能量與物質。如果哪一天停電了,城市會停擺;如果哪一天停水了,城市會停擺;如果哪一天食物不再送進來,城市會停擺。這其實也是告訴我們,維持人類的生存最基本的是維持能源與資源的永續,也就是環境的永續。在這個基礎上,人類透過大腦的智慧持續創新並發展科技,以促進經濟永續。最後,面對人類最複雜也最難解的社會系統,去梳理平等與公義的社會永續。

2019年的年度代表字「亂」的背後原因,可能是香港的反送中,可能是台灣大選年的選舉症候群,或許人言人殊,然而,「亂」的本意是梳理。這一年的「亂」,應該與建構台灣的社會永續有關:更好的教育體制、更平等的公民社會、更健康無污染的環境、與更公義的司法。混亂是自然趨勢,有序需要外加能量。在無生命的物質世界裡,能量不斷變化,熵值不斷增加,除了熱,沒有留下什麼。然而,人類社會裡,我們的耗散結構持續消耗能資源,但同時也創造出物質世界不曾創造出的東西,包括了思想、藝術、價值、制度、影響力、、等無形的人類資產。台灣擁有充沛的社會活力與能量,這股力量曾經引領台灣走向民主化,也將引領我們走向更平等公義的永續社會。

*作者為國立高雄大學土木與環境工程學系教授/創新學院院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