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動靈魂深處的反送中革命」社會學解析:抗爭跨世代與階級,全民動員分工!形塑新「香港共同體」

2019-12-01 11:00

? 人氣

香港示威者組成人鏈,抗議《禁止蒙面規例》實施。(AP)

香港示威者組成人鏈,抗議《禁止蒙面規例》實施。(AP)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口號,對我與所有抗爭者來說是真的。借用毛澤東曾說的話,反送中『是一場觸動靈魂深處的革命』,因為它確實觸動我們每個人的心靈。」──李靜君

「2019台灣社會學會年會」11月30日在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舉辦,邀請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社會學系李靜君教授,以「香港反送中的社會學反思」為題進行演講。

李靜君說,在這場革命運動的抗議中,真正具有革命性意義的一項突破是,它是基礎廣泛、分工細緻的運動,涵蓋了各行各業、跨世代、跨階級的參與者,透過這場運動,以香港為主體的「新政治共同體誕生了」,而且香港示威者擅長外交手段,向世界行銷──「香港國際都市的地位不只在於金融,還在於自由與民主價值。」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反送中如何形塑出新的「香港共同體」?

11月30日,香港社會學家李靜君來台探討香港反送中運動帶來的社會學反思。(蔡娪嫣攝)
11月30日,香港社會學家李靜君來台探討香港反送中運動帶來的社會學反思。(蔡娪嫣攝)

「過去的5個半月,對於我這個在香港長大的人來說,是情感最激動、最傷心、創傷最深刻的時期,人們將自己的心靈、思想以及所有情感與激情,都傾注到他們為這項運動所做的奉獻中。我到抗爭現場做研究時,好多人跟我聊著、聊著就掉淚了,我從沒在田調時遇到這麼多人哭,」李靜君說,她還曾遇到一名17歲的年輕人帶著遺書上「戰場」,這孩子的行為讓她非常困惑。

李靜君表示:「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的《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提到過,為什麼人願意為不認識的人送命?因為民族主義。然而跟我交談過的抗議者們有一個奇妙的共同點,他們常說『我是港豬』、『其實我不喜歡資本主義發達、物價高昂的香港』,但為什麼他們願意為香港犧牲性命?」

11月30日,香港社會學家李靜君來台探討香港反送中運動帶來的社會學反思。(蔡娪嫣攝)
11月30日,香港社會學家李靜君來台探討香港反送中運動帶來的社會學反思。(蔡娪嫣攝)

「我認為,『抗爭者從與香港疏遠,到願意為香港而死』的轉捩點在於,他們在集體行動中,構建出共同體的團結感。他們的抗爭故事都有一段戲劇性的轉折,有過相互幫助、拯救,與夥伴像親兄弟一般,因此內心深處對香港的看法逐漸改變,覺得『原來香港人不是我想的那麼自私』,因而願意推動『新香港』的誕生,」她說。

她解釋道,當人們經歷革命,看到政府對人民施加過度的武力等不公義情況,目睹不認識的夥伴為抗爭群眾犧牲奉獻,人們這時已經改變對香港、香港人與自我的看法,人們在參與的過程中,與這個新的香港共同體產生關聯,並對香港共同體擁有深厚的激情、熱情與承諾。

香港中文大學12日的「二號橋」攻防戰一景。(中大校園電台授權使用)
香港中文大學12日的「二號橋」攻防戰一景。(中大校園電台授權使用)

跨世代、跨階級的全民參與和分工

雨傘運動的時候多數是年輕人參與,而且中產階級居多,但是反送中運動的參與者是跨階級、跨世代的,而且男女分布很平均,李靜君說,因為這是一個情感上的動員運動,擁有相同認知、道德良知觀念的年輕朋友們,會透過社交方式邀約出門抗議,「而且他們有共同的訴求、共同對抗的敵人」。

李靜君指出,有1/3年紀介於30至40歲的中年人從事中國貿易,「在中國公司受到歧視而難以升遷,或者了解到中國正面臨經濟不景氣,所以並不可靠,透過自己的工作經驗,意識到了香港才是可以依靠的地方,」這是部分中年人聲援反送中的原因。

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部的狀況。(美聯社)
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部的狀況。(美聯社)

每個香港人都能找到自己在反送中的角色,抗爭的分工不斷進化,有前線勇武、和理非、急救、守護等等,「參與者可能會反省『我不適合做魔法師,想換個崗位』大多數人在過去個6月內學習了一項抗議的技能,從而變成那個崗位的『專業人士』,」李靜君說道。

11月30日,香港社會學家李靜君來台探討香港反送中運動帶來的社會學反思。(蔡娪嫣攝)
11月30日,香港社會學家李靜君來台探討香港反送中運動帶來的社會學反思。(蔡娪嫣攝)

她表示,即使沒有出門參加抗議,也能支持這項運動,「我自己就曾經遇過,有一個上班族在大樓下抽菸放風,突然莫名其妙辱罵一個經過的香港警察,因此與警察斡旋了很久。等警察走了之後,我問那位上班族『為什麼要這樣做?』沒想到他說『我在網路上看到,幾個街區外有兄弟姊妹想癱瘓道路,所以我下來看到警察之後,就想試著拖住警察。』」

李靜君表示:「這種事天天都在香港發生,整個城市的人都在以靈活的方式,為運動做一份貢獻。抗議活動已深植於我們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中,這就是反修例運動的力量,它是一種有機的團結,人們透過行動展現出何謂香港共同體。」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2019年7月28日,香港反送中,公民團體發起「全城追究上環開槍大遊行」,警方以催淚瓦斯彈清場(AP)

一場永久的革命

李靜君表示,香港在反送中期間訴諸了「全球城市外交」的手段,並且不是透過經濟、政治等傳統的利益交換來做城市行銷,而是以「自由、民主與人權」擦亮了香港的招牌,這其中《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最重要的例子,參議員、眾議員等許多推動這法案的人們曾來過香港,他們反思自己在香港的日子之後,做出支持香港示威者的決定。

最後李靜君提到:「總而言之,我認為我們時代的革命將是一場永久的革命。這場革命沒有盡頭。我們必須繼續建設香港,這也是一個建立共同體的過程。」

美國總統川普27日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讓支持「五大訴求」的反送中抗爭者上街遊行慶祝。(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27日正式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讓支持「五大訴求」的反送中抗爭者上街遊行慶祝。(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