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不必為北京立標靶 張忠謀資政不接也罷

2016-12-10 08:10

? 人氣

張忠謀辭掉資政,企業界有一股紅色恐怖壓力。(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張忠謀辭掉資政,企業界有一股紅色恐怖壓力。(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海霸王聲明事件後,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向總統府婉辭資政職務,在此之前,了除獨派人士彭明敏、高俊明辭謝之外,捷安特董事長劉金標亦在十一月底婉謝。據傳係中國施壓始然,台積電聲明否認與中國因素有關,完全是衡酌台積電為國際性企業,股東結構多元,市場和客戶七八成在國外,作為公司負責人,不宜擔任資政一職」。不論實情如何,先允諾後婉謝,總有原因,何況允諾同時,上述理由早已存在,哪裡會一個月不到,就從適合擔任一轉而為不適合擔任?

先不談中國因素,張忠謀到底適不適合出任總統府資政一職呢?見仁見智,但不適合出任的理由遠遠超過出任,除非他自台積電董事長退休。為什麼?

首先,類似總統府資政、國策顧問等「名器」,均屬地位尊崇的「雞肋」,除了擁有者端著這個名銜行走地方有點風,完全沒有作用,張忠謀大概不需要這個名銜為他增光添風。過去,數十年間,自李登輝以降,張忠謀不必看歷任總統的臉色,歷任總統談到台灣經濟發展,沒人敢忽視他的意見,他的「超然」反而強化他主張的公信力。

商界躋身資政李登輝創例 陳水扁發揚光大

其次,總統府資政在政界或可謂退休後的「榮光」,慣例是五院院長級退休者才得享的「殊榮」,商界則不同,兩蔣時代商界被聘為資政者幾稀(根本沒有),為什麼?政商分流,就像河水井水一樣,做生意的別搞政治,搞政治的別沾商業利益,蔣介石時代資政中和商界沾上邊的是曾經與蔣政見不合的張靜江,張靜江出身江南巨賈,家族經營兩浙鹽業和絲綢發跡,但張是巨資挹注孫中山革命的「創黨元老」,出任過浙江省主席、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委員長,他之受命為資政,還是因為政治而非商業。

蔣經國不但不碰大企業,有極有限的資政之中,還特聘國學大師錢穆,就像陳水扁時代有柏楊(郭衣洞),馬英九時代有漢寶德、申學庸,還好蔡英文想到聘用吳晟(吳勝雄,詩人),不算失分。

商界躋身總統府資政自李登輝始,一是蔡萬霖二是辜振甫,但後者顯然也非以商界代表列入,而是國統會、海基會。蔡萬霖或許與李登輝係舊識,但在李登輝長達十二年的任期裡,實在看不出到底有任何諮詢之功(或勞)。李登輝四通八達的商界人脈金脈,與資政俱無關,當時,奇美許文龍是被李登輝安置在國策顧問。

資政有「商業代表」真正起源於陳水扁,當時聘任了林榮三和許文龍兩人,至於林信義則是行政院副院長卸任後,為代表出席APEC領袖會議而增聘,也不全然屬「商業代表」。馬英九順勢繼續,改為「企業代表」,包括高清愿和劉金標,至於詹啟賢和選舉有關,陳田錨則是扁朝已聘之再任者。上述人士和權力者愈近愈有爭議,如林榮三和許文龍,許文龍當年若非頂著資政頭銜,何必鬧出聲明反台獨這麼大的事件?至於國策顧問,陳水扁亂聘一通,包括因為經濟犯罪潛逃美國的王又曾就是國策顧問,明目張膽地擺開政商金脈網路,除了給自己找麻煩,實在想不出任何好處。準此觀之,蔡英文真是不必給自己、給別人添麻煩。

十一年前,奇美創辦人許文龍為了讓奇美電子的面板登陸,發表聲明兩岸同屬一個中國。(YOUTUBE截圖)
十一年前,奇美創辦人許文龍為了讓奇美電子的面板登陸,發表聲明兩岸同屬一個中國。(YOUTUBE截圖)

總統只和董事長做朋友 無益於形象

第三,總統和商界關係到底要維持什麼界限?扁朝商界人士絡驛於官邸,足堪為蔡英文戒,舉例而言,十一月下旬蔡英文宴請李遠哲夫婦、施振榮夫婦、張忠謀夫婦,及大陸工程董事長殷琪,張忠謀到大陸投資設廠還要政府審核,殷琪幸好自高鐵再不接政府工程,否則豈非給了政府官員看總統官邸客人名單辦事的機會?

最後,無法迴避所謂的「中國因素」,十一年前許文龍因為大陸投資被迫發表聲明,於奇美企業和他個人,都是挫折;十一年後,北京眼看著又要再使出堅壁清野的殺招,許文龍是板板丁丁的綠營人士,張忠謀卻是不沾政黨俗塵之「專業企業家」,若因此得在聲明與否間輾轉反側,真是綠營中槍還激發點民情激憤,為民進黨添點政治柴火也罷,偏偏怎麼算張忠謀就算不藍也沾不上綠,若逼到聲明一中而染紅,未免難堪。更重要的,如果北京真要瞄準了目標,一一打擊,蔡政府何必幫北京立好標靶呢?

蔡英文總統不必為總資政空缺傷腦筋,補實總統府秘書長比較實在;至於總統與商界的「深厚交誼」,也不必大肆宣揚,總統和董事長們往來密切未必是好事,倒是多找些文化圈、關懷基層弱勢公益人士做朋友,更有助於總統的形象。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