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殞落的豈止是一位老師而已呢?

2016-12-09 06:20

? 人氣

台南市國中老師自縊於音樂教室,呼籲校園環境需友善師生。(圖/Dick Thomas Johnson@flickr)

台南市國中老師自縊於音樂教室,呼籲校園環境需友善師生。(圖/Dick Thomas Johnson@flickr)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悲夫世間生死,百身莫代,萬劫難贖。」

若非心中是有什麼過不了的難關,要不然,怎麼會有一個正值教育生涯頂峰的教師,竟自選擇了這樣一個令人扼腕萬分的離開方式?日前一位音樂老師的結束生命,著著實實震撼著台灣的校園。這位國中教師的身故,之所以引起教育界的震動,無非是一位教學認真,表現很好,且與同事也互動良好的老師,正值壯年,該是要服侍父母、照看學生的時候,怎麼會在去年從科任音樂教師,轉而擔任一年級導師後,未幾,竟然發生這樣的不幸!原來,這個遺憾的背後,多少透露出教育這份工作也是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歷經多年的教育改革,台灣的校園環境轉好了嗎?教育人員樂在作育英才的志業上嗎?

我想這些個問題的答案是很悲觀的。至少我個人的觀察便是如此!

還記得在《德國媽媽這樣教自律》一書中提及,在德國,如果在公共場合有人違反規則或者法律,就會當場受到眾人的指責與糾正,因為父母們普遍不想讓自己的孩子看到不良示範,所以彼此會發揮監督與制衡的效果。即便是在學校內,老師也用同樣的價值觀來教育孩童。正因為來自家庭、學校,乃至於社會上價值觀的一致性,造就了德國教育的成功,連帶著促進國家各方面的精進強大!

在德國,不良行為在公共場合裡會受到指證是學校、家長,甚至是社會一致的價值觀。(取自全球投資移民律師協會)
在德國,不良行為在公共場合裡會受到指證是學校、家長,甚至是社會一致的價值觀。(取自全球投資移民律師協會)

反觀我們呢?在以前農業社會為主的台灣社會裡,父母或許沒有太多的知識水準,但是對於學校、老師的信任與依賴甚深,校園裏頭或許沒有太多的自由與選擇,但是教育人員大多是樂在工作當中,春風化雨,作育英才!邁向經濟起飛後的台灣,曾幾何時,我們原本對待學校、老師的態度發生了質變。報章媒體上更多的報導是老師因為管教、處罰學生,招致家長的粗暴無禮對待,更有甚者,社會上出現許多團體組織打著「尊重」學生人權的旗幟,每每過問校園裏頭的管教事件。一次又一次在媒體上曝光的管教事件,正是一次又一次地打擊著第一線教育工作人員的當頭棒喝,類似的寒蟬效應,一步步地侵蝕著校園內師生和諧互動的基石。

加之以近十幾年來的「教育改革」,一再地從本質上去改變台灣學生的學習內涵,「九年一貫」匆匆推出,將國中學程的學力水準拉向國小學程;沒有多久,「十二年國教」也悄然掩至,教育夥伴們驚訝錯愕之際,高中、國中及國小的學力再次獲得對齊的「機會」,只可惜的是,這個「機會」不是個好機會,因為自此台灣的基礎教育呈現出「從根爛起」的懸崖式崩潰效應。學生不事學習,老師無法教導,學習不力的影響不僅僅止於學業方面而已,引起連鎖反應的是學生們的常規表現。囿於整個社會強調自由、人權之聲鵲起,在缺乏確實有效的法規配套之下,老師們彷彿沒了管教權,只能與違規脫序的學生一再勸說,美其名為輔導,其實就是退讓與討好而已。

種種第一線教育現場艱難離譜的亂象,層出不窮,也見怪不怪,老師都不能老師了,那學生還能夠學生嗎?是以,現在班級經營、課室管理已經是許多基層教師們無形的壓力,帶班被視為畏途。但,又有幾個老師能夠豁免除卻擔任導師的責任呢?本文探討的這位老師已有十年教學經驗,但從未帶過班級,第一次擔任導師工作後,便屢屢發出呼救,向校方反應帶班級很辛苦,儘管學校也有介入協調業務,但仍然未果,這位正值盛年的教育尖兵終究跨不過內心的那一道溝塹,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悲夫!千悲萬愴,莫甚於此!

在此呼籲教育主管單位要深入基層校園,去了解、去探索基層人員的苦處,確實地營造一個真正友善師生的校園環境,而不是一味地推卸責任、文過飾非,甚或一如往昔地頭痛卻醫腳,沒有對症下藥。要知道,台灣的教育已經不能再等了,我們學生的表現已經足足落後其他國家甚多、甚遠!

所以,殞落的豈止是一位老師而已呢?現階段的校園裡,斲喪的可是一個又一個、原本對教育懷抱赤忱熱情的許許多多教師啊!

*作者為國中老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