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字句變成自己怦然心動的對象」 專訪自學法語且堅持法文寫作的阿爾及利亞作家答悟得

2019-11-07 13:30

? 人氣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簡恒宇攝)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簡恒宇攝)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2013年出版《異鄉人:翻案調查》,2015年抱回法國重要文學殊榮「龔固爾首部小說獎」,他的這部成名作與散文集《吞吃女人的畫家》同時推出台灣中文版,應法國在台協會與無境文化出版社聯合邀請來到台灣的他坦言,這感覺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學了另個語言,可以盡情表現自己。此外,答悟得是自學法文,且堅持用法文寫作,強調要把學習語言的慾望和樂趣緊密結合,就會有用外語創作的動力。

成名作拿下法國文學最高殊榮

《異鄉人:翻案調查》(Meursault, contre-enquête)是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卡謬(Albert Camus)知名作品《異鄉人》(L’Étranger)為背景的小說作品,從被殖民者的視角訴說故事。「完全沒想過此書會大受歡迎」,答悟得(Kamel Daoud)6日在信鴿法國書店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說,「當初沒花太多時間就寫完《異鄉人:翻案調查》,原稿更放在抽屜內長達數月,從沒想過阿爾及利亞的出版社願意出版,此書改變了我的生命」。

除了答悟得成名作《異鄉人:翻案調查》,他的散文集《吞吃女人的畫家》(Le Peintre Dévorant La Femme)也同時推出台灣中文版。答悟得2017年獲得法國國立畢卡索美術館(Musée Picasso)館長勒彭(Laurent Le Bon)邀請,在美術館待上一夜,欣賞當時的展覽畫作而書寫散文,且《吞吃女人的畫家》也是「我在博物館的夜晚」(Ma nuit au musée)系列叢書的第1本書。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作品《吞吃女人的畫家》台灣中文版與法文版(簡恒宇攝)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作品《吞吃女人的畫家》台灣中文版與法文版(簡恒宇攝)

看一夜的畫創作「性」主題散文

不過《吞吃女人的畫家》的作品以描繪性為主,答悟得表示,當時美術館剛好進行「畢卡索1932:情慾之年」特展,「事情沒有任何想法,還刻意不去做功課,不看任何評論介紹,就是想讓博物館之夜的感受能夠盡量發揮,不受拘束」,而碰上特展主題關於情慾,「完全是巧合,因為就剛好碰上跟出版社講好的時間」。

答悟得說,這部作品花了1、2個月時間創作。 答悟得稱,當時把自己放在空白的狀態下去賞畫,完全用直覺創作,「之後看了藝評,還滿符合自己當初的看法」。他直言,獨自在美術館內度過一晚是很獨特的經驗,「一開始是單純看展,邊看邊做筆記,反覆看了很多次後,也會有不同想法,加上美術館內為了保護畫作,待一晚會感覺到濕冷不舒服,讓人去想像創造意境,看完展後再去回想描述」。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作品《異鄉人:翻案調查》與《吞吃女人的畫家》同時推出台灣中文版(簡恒宇攝)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作品《異鄉人:翻案調查》與《吞吃女人的畫家》同時推出台灣中文版(簡恒宇攝)

堅持使用法文寫作 學習欲望和樂趣結合成關鍵

由於同時有2本作品同時推出台灣中文版,答悟得直言非常難得,「我非常開心,當作家的作品用另個語言在另個地方出現,就像是自己的小孩學會另個語言,可以盡情表達自己的感覺」,並稱能夠用傳遞、講述阿爾及利亞的社會、故事感到高興、驕傲,希望從故事中「看到我們(阿爾及利亞)的社會經歷,與台灣經驗可以共同對話的地方」。

另外,答悟得曾是阿爾及利亞法文報紙《瓦赫蘭日報》(Le Quotidien d'Oran)總編輯,撰寫極受歡迎的「我們的意見,你們的意見」(Raïna Raïkoum)專欄。「老實說,我很少有遇到創作瓶頸的時候」,答悟得表示,「阿爾及利亞有很多東西可談,旅行也有很多議題可寫,當了19年的專欄作家,每天要寫3、4篇專欄,這就像資深運動員一樣,已經很習慣所做的事」。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簡恒宇攝)
阿爾及利亞法文作家答悟得(簡恒宇攝)

答悟得也說,若真在創作時遇到瓶頸,「那就換個東西寫,像是不知如何繼續描寫房間內的人物時,就先去寫房間內的擺設,別的東西寫完後,就會有新的出口」。答悟得在說阿拉伯語的穆斯林家庭出生長大,大學時期主修法文,至今堅持使用法文寫作,他認為,一定要把學習語言的慾望和樂趣緊密結合,把每個字句都變成令自己怦然心動的對象,就有持續使用該語言創作的動力。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