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柬埔寨唯一深水港成了「中國城」!西哈努克9成生意都是中國人經營,柬埔寨社區逐步消失

2019-10-22 16:10

? 人氣

西哈努克市(又譯施亞努)一景。(Albeiror24@Wikipedia/CC BY-SA 3.0)

西哈努克市(又譯施亞努)一景。(Albeiror24@Wikipedia/CC BY-SA 3.0)

最近幾年,在中柬兩國政府的鼓勵下,大量的中國人乘著「一帶一路」的東風,到柬埔寨淘金。在這股淘金熱的熱潮席捲之下,柬埔寨的港口城市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又譯施亞努)儼然成了一座中國城市。中國資金和人員短時間裡迅速湧入這個城市對它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呢?美國之音記者在西哈努克港進行了實地採訪後發現,這種影響滲透到各個方面。

沒有哪一個城市比西哈努克港更能體現中國對柬埔寨的影響了。

柬埔寨西南部西港努克港市中心的獅子雕塑被中國人興建的高樓所包圍。
柬埔寨西南部西港努克港市中心的獅子雕塑被中國人興建的高樓所包圍。

中國的開發商把西港變成建築工地

以已故柬埔寨老國王的名字命名的西哈努克港是柬西南部西哈努克省的一個港口城市,也是這個國家唯一的深水港。這裡曾經因為擁有漂亮的原始沙灘、廉價美食以及令人放鬆的環境而深受西方遊客的青睞。但是如今,中國的開發商已經把西哈努克港變成了一個龐大的建築工地。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地理位置示意圖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地理位置示意圖

走在西港的大街上,你彷彿置身於一個中國城市,因為到處都是中文、中國店鋪、中國城、中國人興建的高樓和賭場以及到賭場賭博的中國人。

西港市長艾索倫(Y Sokleng)說,目前這個城市裡的中國人大約有八萬,與當地柬埔寨人差不多。但是也有市政官員估計,中國人的實際人數可能是當地人的兩到三倍。西哈努克省的警察局長春吶倫(Chuon Narin)今年7月接受《曼谷郵報》(Bangkok Post)採訪時說,這個城市幾乎90%的生意都是中國人在經營。全省近200家酒店和賓館中的150家都是中國人開的,他們還開了41卡拉OK歌舞廳和46家按摩院以及近400家中餐館。

開發帶來環境惡化

中國人在西港的大規模投資與開發,在創造就業的同時,也給這個城市帶來了很多方面的問題。

柬埔寨首都金邊。 2017年,將近一半來自中國的投資進入了柬埔寨的房地產市場。 (2018年3月03日,美國之音朱諾拍攝)

非政府組織「自然母親」(Mother Nature Cambodia)的研究員廷達塔(Thin Tatha)對美國之音說: 「我們目前看到的問題是排水系統的問題,水無法流入大海。第二個方面的問題是城市裡越來越多的垃圾;第三是道路(因大量的建築工程)被完全摧毀,城市很混亂。」

8月上旬,西港遭受了一場罕見的水災,很多道路和房屋都被淹。

保護兒童的非政府組織「達邦樹蔭」(M'Lop Tapang)的創辦人瑪奇·厄諾(Maggie Eno)說: 「我們這個中心已經在這裡11年了,我們的教育中心、醫療中心等等,就是我們的總部,去年9月以前,大水從來沒有淹到過這棟樓裡。」

2019年夏天,西哈努克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水災。 據當地一些非政府組織表示,這與中國人在這里大量而迅速的開發有很大的關係。 (圖片來自非政府組織“達邦樹蔭”提供的視頻)
2019年夏天,西哈努克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水災。據當地一些非政府組織表示,這與中國人在這里大量而迅速的開發有很大的關係。(圖片來自非政府組織「達邦樹蔭」提供的視頻)

她說,西港今年的水災之所以尤為嚴重是因為市裡一大片天然的草地和水道被填充,用於中國人的開發和建房,而這座城市沒有替代的排水系統。

除了填充蓄水的草地以外,中國的地產開發商也把西港市裡的這個湖填充起來蓋大樓。

廷達塔說:「這個湖里的水以前很乾淨,面積也比現在的大,但自從柬埔寨人把土地轉售給中國人之後,他們試圖填充這個湖。西港人以前也用這裡的水,但現在不能了。」

垃圾問題失控

大量的中國人湧入這個城市並在這里工作和生活,導致生活垃圾的劇增。由於相應的設施跟不上,很多垃圾就被堆在馬路上或被沖到海裡。

非政府組織「達邦樹蔭」的創辦人瑪奇·厄諾說:「垃圾的問題完全失控了。當水漲高並淹沒了路面時,它把街上沒有及時收集的垃圾也衝入水道,成袋成袋的垃圾被沖到通向大海的運河上的橋洞時,被堵在那裡,這些成千上萬的泡沫塑料盒和塑料袋堵住水流。水越漲越高越漲越高,導致水災。」

幾年前來西港做生意的福建老闆章先生最近新開了一家空中酒吧。他說,西港人口突然大幅增加的確給這個城市的基礎設施帶來了很大的壓力。

他說: 「西港就是一個幾萬人的城市,它的配套、供給、它的排水、電、供水,就是供應幾萬人的城市。然後你突然之間增加了幾十萬人進來,它所有的東西肯定是供應不上的。」

開發導致房價大漲,當地人被迫搬走

在環境惡化的同時,這裡的食品等各種物價以及房地產價格卻猛漲,給當地社區和家庭帶來了巨大的衝擊。

夏港在柬埔寨馬德望省的柬埔寨-泰國邊境檢查站等著接受邊防檢查。 她準備回到泰國工作。 “如果我們不去上班,我們就無法生存,”她說。

「達邦樹蔭」的創辦人厄諾說:「這裡的開發速度如此迅速,很多柬埔寨人失去了他們租的房子,因為房主以1千倍的租金租給中國人,或者是把房子賣給中國人。所以在這些建築被開發的同時,沒有柬埔寨人可以付得起的住房來取代它們,來滿足那些被趕走的人的需求。」

這個組織的共同主任羅特・準帕貢(Roth Chanphalkun)的工作會與很多當地社區的家庭直接接觸。

她說: 「有些人找到一小塊地,是他們還可以租得起的。有些人不得不搬走,他們不知道他們要去哪裡,因為他們已經做不了以前可以做的工作了。這一切都使他們的生活更加艱難。」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從一個受到西方背包客歡迎的海邊小城,搖身變成了一個由中國人投資開發的大工地。 據西哈努克省的官員介紹,西港90%的生意都是中國人在經營。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從一個受到西方背包客歡迎的海邊小城,搖身變成了一個由中國人投資開發的大工地。據西哈努克省的官員介紹,西港90%的生意都是中國人在經營。

厄諾認為,中國人在西港的投資之所以造成多方面的問題,主要是因為這種開發集中在樓房和賭場上,而沒有放在人身上。

她說:「自從一、兩年前中國人來到這裡後,幾乎所有的餐館、旅社、酒店都被推倒,被賭場所取代。幾乎所有在沙灘上販賣小商品的人、開三輪車的、移動商販等都無法再為國際或是柬埔寨遊客提供服務了。他們都無法謀生了。他們被迫趕到城市以外的地方。」

28歲的傑就是其中之一。

他說: 「以前我在那有一個店面,店主每月收的租金是5百美元。但是後來他把店面租給了中國人,因為中國人付的租金每月為1千5百美元。我租不起那個店面,我也沒辦法開店了。」

這種情況在西港的奧切迭海灘(Ochheuteal Beach)體現得最明顯。這裡的海灘雖然還是很美,但是看不到來海灘休閒的當地人或是國際遊客。在海灘上的餐館、酒吧基本上都是中國人開的。

56歲的小攤主博諾弗(Bo Nov)與妻子在一家中餐館前面的沙灘上開了一個小賣部,勉強維生。

他說: 「我不開心,因為沒有什麼柬埔寨人來這裡,而中國人又不買我賣的這些東西。」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一家賭場。 (美國之音朱諾拍攝,2013年5月16日)

吳哥酒吧和餐館(Angkor Bar)是這個海灘上少有的一家拒絕把店面租給中國人的柬埔寨餐館。27歲的凱弗·比芝(Khiev Pich)負責打理他們家在這裡開了十年的這個餐館。

他說: 「中國人來了之後,這裡一切都變了。當地的生意全沒了,中國人接管了這裡的生意。當地人來沙灘上後不知道去哪裡。他們沒有地方呆,也沒有可以消遣的地方。知道我的餐館的人會來這裡。」

柬埔寨社區逐步消失

雖然凱弗有足夠的生意,可以對中國投資人說不,但是「達邦樹蔭」組織的厄諾說,不可否認的是,在西港的城區,柬埔寨人所習慣的社區已經不復存在了。

厄諾說:「在城市裡面,你可以看到,大部分店鋪現在都是中國人開的。這對柬埔寨社區來說真的不是什麼好事,對我這樣的人來說也不是好事,因為他們在早晨上班之前沒有可以去吃碗麵的地方。他們沒有柬埔寨的咖啡屋可去。你想修自行車,但沒有地方去。」

官員和土地擁有者等少數人獲益

厄諾所生活的社區一年半以前百分之百都是柬埔寨人,目前只有10%是柬埔寨人。當然中國人的到來也使一部分人受益,尤其是那些有地有房的人,他們突然之間變得富有起來。

但是「自然母親」的廷達塔說,擁有土地和房產的人畢竟是少數。

他說: 「沒有多少人擁有土地並可以出售。大多數有地產可以出售的人都是有權勢的官員。我們看到的是,在高價出售房子的大部分人是有地產的富人。」

厄諾認識一​​些有土地並通過出租或是出售土地給中國人而發了財的柬埔寨人。但是她說,即使是這些人也對目前的狀況不滿意,因為他們懷念以前的柬埔寨社區。

中國的投資集中在博彩業帶來黑暗面

中國人在西港的投資開發集中在房地產業和博彩業,後者成為了該城市最主要的行業之一。西哈努克省的警察局長春吶倫表示,西港目前有71家賭場,其中48家是中國人經營的。目前還有不少正在新建的賭場。

這是位於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一家賭場。 由於柬埔寨法律禁止其國人賭博,這些賭場的服務對象主要都是中國人。
這是位於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一家賭場。由於柬埔寨法律禁止其國人賭博,這些賭場的服務對象主要都是中國人。

「達邦樹蔭」的厄諾說:「我們知道,有賭場,就有債務。人們賭博會輸錢。賭場裡面存在一個陰暗的世界,包括毒品、性剝削等。」

她接著說:「我們發現我們很難進入這個地下世界。由於賭博對於柬埔寨人來說是非法的,因此賭場的服務對象主要是中國人,這對這個城市的人口組成有很大的影響。絕對有犯罪。犯罪總是有,但我們有了新的、不同類別的犯罪。」

中國投資者:亂象是暫時的

不過,在西港買了房的章先生對這個城市的未來仍然充滿信心。在他看來,西港就像改革開放初期的廣東一樣,目前的亂象只是暫時的。

他說: 「九幾年的時候我就在那邊做事情。我有見到,那時候的廣東有一段時間是比較亂的,因為改革開放,全國各地很多人去那邊做生意,造成資源等各方面跟不上。我覺得這只是一個階段。必須要經過這個階段,因為這個城市的管理人員,他們沒有管過這麼多人,一下有這麼多人的情況下,肯定要有一個過渡期。」

不論過渡期持續多久,對於柬埔寨人來說,他們的當務之急是如何生存下去,因高昂租金失去店舖的傑不得不成為一個流動商販來養家糊口。

他說:「我不想去賭場工作,因為我想要自己開店。」

他希望攢夠了錢之後能夠像以前一樣,開一家屬於自己的店,和妻女好好生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