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幫助中國強大?美國之音:解放軍樣樣「偷學」美軍

2016-11-03 09:38

? 人氣

據說美軍的高級將領間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中國軍隊是美國軍隊最好的學生。」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近幾年解放軍的著裝以及武器裝備等等方面,越來越多顯現出美軍的影子。在技戰術和武器設計層面上,中國被指多年來「偷師」美軍。

美國國防部2013年曾發佈報告,指中國偷取美軍8項技術,證據是中國軍方洩露的照片和影片顯示,中方的8種武器及戰備設計與美軍極其相似。

國防部稱,中國製造的隱形戰鬥機模仿美軍聯合攻擊戰鬥機(JSF),耗資100萬美元製造的翼龍無人武裝攻擊機模仿了美軍代號為「收割者」(Reaper)和「掠奪者」(Predator)的無人機;中國Z10和Z19武裝直升機模仿美國「阿帕契」(Apache)武裝直升機;中國「遼寧號」航母發展神速,被懷疑是模仿了美國的航母技術;中國地面部隊的通信系統放棄了紙質地圖,改用美軍使用多年的電腦指揮控制系統;中國北斗衛星定位系統最初只能覆蓋東亞地區,但2012年突然宣佈可覆蓋全球網路,也被認為是偷師美國。

美國國防部還援引中國媒體報導,中國將在未來的十年內製造出095型巡航導彈核潛艇(SSGN),而SSGN型核潛艇屬於美國最機密的一種潛艇類型。

當然,「偷師」之路並不好走。軍事評論員吳戈舉例遼寧號航母談到,這艘航母除了外殼之外,裡面的配套設施基本是空的,全部需要重新研製。雖然中國近幾十年來一直在「偷學」或「抄仿」美國海軍的裝備技術,但極少完整的從美國方面學到過武器系統或指揮系統的設計內容,很多東西需要自己變通。

他說:「任何事都是第一次一點點積累,包括現在軍備增加都是步伐非常緩慢,訓練過程也是非常艱苦的,因為沒有任何現成的經驗,也沒有人來傳授這個經驗。」

事實上,中國從冷戰時期就開始明裡暗裡向美國學習的旅程。20世紀90年代冷戰結束後,此一跡象更加明顯了。澳門軍事評論員黃東對美國之音說,中國過去主要是向蘇聯學習,但是「波灣戰爭一役打醒了解放軍」。

美國在1991年的波灣戰爭中,成功地將伊拉克軍隊逐出科威特,讓中國見識了美軍資訊技術的作用和蘇式武器的潰敗。中國媒體《網易新聞》還在2011年做過專題,名為《海灣戰爭20周年啟示錄:真強國與偽強國的較量》,專門探討「蘇式武器神話的破滅」。

該專題表示,「蘇聯曾擁有領先的前沿研究,但研究成果卻因為僵化的計劃經濟體制,無法如西方那樣高效率進行工業應用和升級。導致從60年代末期開始,蘇式武器裝備逐漸落後於西方同類產品,差距最終在80年代顯示出來。」

蘇聯解體,也是在海灣戰爭這一年。

中國軍改:最應該改的是軍隊的作用

喬治城大學國際事務助理教授馬斯特羅(Oriana Skylar Mastro)說:「中國軍隊永遠不會如美軍一樣獲得廣泛社會支持,除非解放軍不再被派去鎮壓自己的人民。」她認為,中國軍隊存在的一個重要問題是:解放軍將鎮壓本國人民視作一種必要任務。

軍事評論員吳戈也表示,中國軍隊屬於中共的私有財產,如果這種「黨衛軍」性質不改,那麼學習西方軍事也只能學習技術,不能從制度上提升軍隊的指揮效率。

今年初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主導的軍隊改革步伐頗大: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軍隊四總部也變為15個職能部門。解放軍這座顫顫巍巍的金字塔,「啪」的一下被壓扁了。習近平一人幾乎掌握了所有權力,而軍中高級將領所主管部門的級別被降低了,權力也大幅縮水。

軍改真正開始前,許多觀點猜測這次改革方向是逐步拋棄前蘇聯式的指揮體系,向美國模式轉型。然而改革開始後,人們開始醒悟,將民主國家的模式套用在中國身上恐怕是行不通的。

澳門軍事評論員黃東也為,專制體制的中國只能在軍隊條例標準和武器裝備等方面學習美軍,卻無法學到最核心的要義——下放權力。他說:「你看它精神分裂、自相矛盾的地方很多。一方面學習美軍,另一方面走回頭路,毛澤東、蘇聯、金正恩等等那一套,所以它無論怎麼改都沒有辦法,最後的10%、20%它沒法學到。因為它不可能放權,它又追求中國歷朝歷代追求的超穩定結構。」

軍事評論員吳戈將中國目前的軍隊架構稱作「封建君主制」。他解釋說:「就是習近平一人像皇帝一樣高高在上,所有與軍隊有關的事情都要經過他,沒有像以前那樣委託下面的高級將領來指揮。」

解放軍國防大學政治委員、上將劉亞洲也曾在他的文章中談到過政治穩定與指揮效率的矛盾。他認為解放軍金字塔式的指揮體系,應對現代戰爭、特別是資訊戰爭有難度,「但固守本土,保持國家政治穩定又是有效的。」。

中國軍隊經過這次軍改,雖然金字塔的外觀有所改變,但金字塔式的權力集中形式仍在。

「人」是軍隊的決定因素

中國政法大學法律史學研究院副院長林乾、軍事科學院科研指導部部長皮明勇和海軍軍事學術研究所研究員方堃合作於今年3月在《軍事歷史》雜誌發表文章《改革之殤:中國軍事艱難的近代化之路》。文章說,「人」的現代化以及觀念的現代化是所有現代化進程中最關鍵也最困難的環節。中國近現代進行的軍事變革,通常是自上而下開展的,缺少牢固的社會基礎。而且在進行改革決策時往往更加關注社會上層的政治精英,忽略了軍隊中下層成員在轉型中的作用,而實際上後者才是軍隊士氣和戰鬥精神的來源。

馬斯特羅說,中國自多年以前起就開始進行軍隊設備和技術的現代化建設,但是對「人」和制度的現代化轉型是從最近才開始的。這是因為後者更加艱難。

她說:「如果你找到一名經過多年訓練的中國士兵,你會發現他對真正的戰爭是何種模樣是沒有感覺的,因為中國從1979年以後就沒有打過仗了。但是美國近幾十年來一直為士兵提供了參與真正戰爭的機會。」

她還談到,要求士兵對於領導的指令絕對服從很難真正做到,重要的是讓他們從心底感到信服。她說:「與美國相反,在中國,指揮官們不確定他們的士兵會如何表現,軍中腐敗使這種不確定性更加強烈了。士兵們知道某個手握權力的人並非憑個人努力爬到那個位置,而是通過賄賂。那麼一旦戰爭來臨,你願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到那個人手上嗎?你會不會聽從那個人下達的指令,因為懷疑他或許不能做出最佳的判斷?」

美國的軍人無論是在服役中還是退伍後都享受很好的福利和社會地位,這些福利體現在健康保險、房屋貸款、養老金等方面,甚至有些餐廳還為老兵提供用餐折扣。馬斯特羅認為,廣泛的社會認可能夠幫助軍隊招募到高品質的新兵,這一點很重要,因為最終決定戰爭成敗的還是在於人。

據統計,中共十八大以來,軍中因貪腐問題落馬的官員達56人,腐敗之風盛行讓外界對解放軍的戰鬥力產生質疑。《北京之春》雜誌社名譽主編胡平8月4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軍隊的腐敗現象削弱了軍隊的戰鬥力,很多將軍是靠行賄得來的軍銜,在面對戰爭時是否有勇氣和能力領導戰鬥是令人質疑的,而士兵們也會不清楚自己在戰鬥中到底要效忠哪位將軍。

澳門軍事評論員黃東也表示,中國軍隊在軍改過程中必須做到「以人為本、以軍為本」,因為「到最後關頭,人性會成為決定軍改成敗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中國自己的路在哪裡?

由於意識形態的不同,中國軍隊在制度層面上無法像美軍靠攏。中國軍界有一些觀點認為,中國不僅不能在制度層面上模仿美軍,在軍事技術上也不應單純模仿美軍。

國防大學教授、空軍少將喬良在網路上發表文章說:「美國打的是一種豪華的戰爭,制約豪華戰爭,不能用更豪華、花更多錢的方式,這種仗美國打不起,我們更打不起。你只能走降低成本的路,反其道而行之。」喬良反對搞全面資訊化,認為「cp值」並不高。

上將劉亞洲也同意,不可完全學習美軍,但他的出發點與喬良不同。劉亞洲認為,「什麼都可以重複,戰爭不能重複。上一場戰爭的經驗並不適用於下一場戰爭。」他在網路發表文章說,雖然中國連已經過時的機械化戰爭都沒有參加過,當前盛行的資訊化作戰方式很快也會被淘汰。劉亞洲認為,在技戰術方面,中國既不應該學習美國,也不必師從俄羅斯,而應當摸索一條新的道路。

 

*本文原刊《美國之音》,原標題〈誰在幫助中國强大:解放軍“偷師”美軍之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