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與家人同住,為何仍走向「孤獨死」的人生終點?日本行政解剖揭露的悲傷現實:同居孤獨死

2019-08-19 12:53

? 人氣

日本人口日益老化,包括下流老人、孤獨死、繭居啃老等問題也逐漸受到各界重視。(美聯社)

日本人口日益老化,包括下流老人、孤獨死、繭居啃老等問題也逐漸受到各界重視。(美聯社)

獨居者陳屍家中,經過一段時間才被發現的「孤獨死」,已經成為日本社會備受關注的課題。不過根據日本兵庫縣監察醫務室的最新統計,即便是與家人同居,該縣仍有部分在家中過世的民眾,竟在死後超過24小時才被人發現。這種「同居孤獨死」的悲傷情況,也使得繭居與失智問題再度浮上檯面,與家人同居也不再是「孤獨死」的解方。

日本政府至今雖然沒有對「孤獨死」做出明確定義,全國的統計件數也難以掌握,但日本「Nli基礎研究所」(ニッセイ基礎研究所)的非官方調查指出,每年因「孤獨死」的民眾約有3萬人,代替遺屬整理遺物的業者也逐年成長。這個數字相當於日本一天約有80人「孤獨死」,一小時約有3人「孤獨死」,日本專欄作家菅野久美子甚至將日本形容為「孤獨死大國」。

《東洋經濟》曾經指出,「孤獨死」的前階段就是人際關係的孤立,包括血緣、職場、興趣、地緣關係所建立起的人脈如果全部斷裂,「孤獨死」的風險就會大為提高。因此單身生活者、非正規勞動者、無職者都是高風險族群。但兵庫縣監察醫務室卻發現,就算是與家人同居,還是有可能落入「同居孤獨死」—而且這樣的情況似乎正在增加。

 

日本的監察醫務室主要是根據《遺體解剖保存法》所設置,針對與刑案無關的非自然死、病死的遺體進行「行政解剖」、判明死因,同時也對臨床醫學、預防醫學作出貢獻的官方單位。不過兵庫縣的監察醫務室統計2004至2018年的死亡資料,在排除家人出外旅行或工作等情況後發現,「同居孤獨死」的案例15年來已累計152人,光是2018年就有19個案例。

兵庫縣監察醫務室針對神戶市7區(北區與西區除外)的遺體解剖及家族構成情況進行分析,被判定為「同居孤獨死」的男性共102人、女性共50人。而且「同居孤獨死」的情況日益嚴重,2004至2008這5年共有43人,到2014到2018這5年增加為61人(約1.4倍)。在這61名死者之中,約8成都是死後4天之內被發現,8人死後5到7天被發現,1人死後15到30日才被發現。

至於為何與家人同住,依舊孤零零地離開這個世界,甚至死後多日才被發現?根據兵庫縣監察醫務室統計,以同居人罹患失智症的情況賊為普遍。2004至2008年約佔全體案例的26%,2014到2018年約佔38%。此外,死亡者屬於繭居族的情況也頗為常見,最後多半被非同居親人或社工發現死亡。

《孤獨死大國》書影。(美聯社)
《孤獨死大國》書影。(美聯社)

兵庫縣監察醫務室表示,神戶市的同居孤獨死個案逐漸增加,而且死者如果是家中對失能失智者的照顧人,被照顧者因而死亡的個案也越來越多。根據兵庫縣監察醫務室透露,2018年夏天在神戶市區的一處集合住宅就有這樣一個案例。負責照顧一名失智女性的一名老年男性在家中驟逝,但一直沒有被外界發現。附近的民眾注意到他們陽台上的衣物一直沒收,通報警方後才發現男性已經死亡一周左右。他生前照顧的女性,則在房間的垃圾堆裡獨自生活了好多天。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