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力抗對手與世俗限制 穿上長袖、包上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運動員

2016-08-21 07:04

? 人氣

里約奧運上,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選手成另類焦點。(美聯社)

里約奧運上,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選手成另類焦點。(美聯社)

女子100公尺短跑預賽中,阿布加達葉(Kariman Abuljadayel)花了14秒61才完賽,明顯落後一大截。但她一身包得密實的頭巾、長袖、長褲,在選手中格外醒目。最後這名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22歲選手沒有晉級,大家還是記住了她。本屆里約奧運,許多穆斯林女性選手都如她一樣,在豔陽下成為另類焦點。

里約奧運上,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選手成另類焦點。(美聯社)
里約奧運上,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選手成另類焦點。(美聯社)

早在阿布加達葉之前,沙烏地已有派出女選手的前例,2012年倫敦奧運,沙烏地參加奧運50年後首度派出2位女性:800公尺賽跑選手阿塔爾(Sarah Attar)和柔道選手莎赫爾凱尼(Wojdan Shaherkani)她們也包著頭巾上場比賽。

沙烏地阿拉伯是世上最保守的穆斯林國家之一,女性生活受到諸多限制,人們對中東女性的印象也大多來自這裡。但其實中東與北非數十個穆斯林國家裡,女性自由程度差距很大,能夠參加奧運的人數也比一般想像中多。

據BBC統計,2012年敦奧16個穆斯林國家一共派出158位女性選手。其中北非國家佔最大宗,光埃及就有37位;沙烏地、巴林、卡達等較保守的海灣國家則都是個位數。今年這個數字也有增無減,伊朗派出11位女選手,連阿富汗都派出一位短跑女將尤蘇菲(Kamia Yousufi),她也戴著頭巾參加女子100公尺預賽。

保守文化、戰亂衝突 女選手參賽挑戰多

不過,能受媒體關注的,主要還是來自保守穆斯林國家的女選手,她們即使表現不出色,媒體也會讚許勇氣可嘉,因為一切真的得來不易。例如,沙烏地認為女性不應拋頭露面,始終不願意讓女人參加奧運。但因為國際奧委會(IOC)施壓再不見女選手就要將其禁賽,才不得不緊急徵召女選手。沙烏地、汶萊和卡達都是全球最晚派出女子選手的國家。

里約奧運上,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選手成另類焦點。(美聯社)
里約奧運開幕式,沙烏地阿拉伯的國家代表隊有男有女。(美聯社)

除了國家限制,社會的不諒解也是龐大壓力。沙國選手阿塔爾說,女性若想在沙國街上慢跑,必須穿上寬鬆的罩袍(abaya)遮住身體,否則容易引來質疑謾罵。阿塔爾也告誡另外兩位同伴:擊劍選手歐瑪爾(Lubna al-Omair)和柔道選手法赫米(Joud Fahmy),千萬不要瀏覽網友的評論,「當你想做會改變現況的事,就一定會有人不高興。」

更可怕的是,這些女選手不僅要克服文化限制,可能還要克服戰爭和衝突。索馬利亞選手穆思(Maryan Nuh Muse)就吐露,由於當地極端恐怖組織「青年黨」(Al-Shabaab)橫行,女性沒穿罩袍連在外行走都有危險,遑論跑步。而且戰火蹂躪下經濟貧弱,穆思練跑的場地還是至今已很少見的紅土操場,也難怪雖然成績墊底,觀眾還是對穆斯報以熱烈掌聲。

奧運放寬服裝規定 中東女性更多參賽機會

推特(Twitter)上討論最熱的,應該是埃及對德國的女子沙灘排球比賽。埃及選手一樣著頭巾、長袖衣褲,德國對手則穿著比基尼泳裝,視覺對比之強烈,引發網友大量轉推,甚至有媒體形容成「文化大對決」。但在不久之前,這樣的「對決」還是天方夜譚,而且不全是由於中東文化保守使然,而是因為國際體壇以西方國家為主體,看似開放,其實有很多未能顧及文化差異之處。

以沙灘排球為例,過去女性選手被要求只能穿連身泳衣或比基尼泳衣,甚至規定後者的布面寬度「不能超過7公分」。但男性選手卻可以穿短褲和背心上場。英國選手強絲(Denise Johns)就曾痛批,這個規定只是為了讓女球員看來性感以吸引觀眾。

2012年,FIVA表示為了尊重不同文化和信仰,終於修改這項服裝規定,女性選手可以自由穿著背心、短褲或全包式緊身衣。這項改變,就是我們今日能看見「比基尼vs頭巾大戰」的原因,也讓今年報名沙排的隊伍一口氣增加了26隊。(註)

里約奧運上,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選手成另類焦點。(美聯社)
開放戴頭巾的選手上場,讓穆斯林女性更容易參與運動盛會。(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就指出,開放穆斯林女性著頭巾或長袖參賽,更有利於鼓勵她們突破限制。《華郵》引用約旦國家女足隊門將黑爾(Yasmeen Khair)的話,為這種現象下了註解:「我隊上很多人會戴頭巾,她們都是主力選手,所以如果不開放戴頭巾上場,很多女生就無法參賽。」

【延伸閱讀:穆斯林女性全包式泳裝釀衝突 法國科西嘉島小鎮禁穿

由此便可凸顯,全身包緊緊上場,對我們也許是「束縛」,但對習於遵守服裝戒律的穆斯林女性而言,卻是讓她們安心在公眾場合活動的方式。若只把「比基尼」視為「真正」的自由,而禁止穆斯林女性穿全包式服裝,反而讓她們的自由更受限制。

不是勝利,只是開始

雖然中東女性在奧運場上漸漸得以施展,但這仍只是個開始。」專門研究女性運動現象的沙烏地學者阿赫瑪德(Ali Al-Ahmed)曾表示擔憂,派出女選手比較像是公關演出,不代表沙國女權真的大幅提升。「光是派女性出賽改變不了什麼,反而讓沙烏地免於被批評,」阿赫瑪德表示。

不過,阿塔爾對此卻頗有信心,在她和家人的觀察中,沙烏地確實已經有了些許不一樣的風景。她說,女性穿著罩袍在街上慢跑的景象越來越常見,她的父親還看過一對夫妻手牽手一起慢跑。她的家鄉吉達(Jeddah)也開始鋪設人行道,「以前根本沒有讓你跑步的地方。」阿塔爾說。

里約奧運上,戴頭巾的穆斯林女性選手成另類焦點。(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史上首位女性奧運選手阿塔爾。(美聯社)

阿塔爾還分享,近日她受邀去一所女子中學演講,開場時她問了台下滿座的學生:「你們當中,有誰會想參加奧運呢?」

全部的女孩都舉起了手。

註:除了穆斯林選手,當年敦奧很多沙排選手都受惠於新規定。因為英國氣候實在不佳,晚間在海灘比賽容易受傷生病,經規則變更後,女選手才得以穿足夠保暖的運動服上場比賽。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