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逸卿觀點:一封蔡英文收不到的信,讓你驚覺台灣有一群年金孤兒

2016-06-23 06:35

? 人氣

年金改革克不容緩,然而,還有一群「年金孤兒」被遺忘。(圖為勞團抗議年金改革/資料照/曾原信攝)

年金改革克不容緩,然而,還有一群「年金孤兒」被遺忘。(圖為勞團抗議年金改革/資料照/曾原信攝)

旺伯(化名)是戰後嬰兒潮出生的正港台灣子弟,從小赤腳在田埂間幫忙父母農作。旺伯上有五個兄姊,一個個從小就得養家幹活,無法好好求學,但也由於兄姊的支持與犧牲,換得旺伯這個家中小弟考上台南一中,大學畢業後,更考上當時人人稱羨的國營事業中油,以高學歷的專業技能當上工程師。

成家立業後的旺伯住在台北市,每天六點多起床搭交通車往返桃園煉油廠上班。老婆大肚子時好幾回遇上颱風天,卻又偏偏得出海探油一整夜,任憑老婆哭花了臉,但旺伯好歹靠著這份薪水,本分的養活三個孩子。

每當看著孩子們不用擔心溫飽的笑顏,總讓旺伯感到自豪,自己靠著努力擺脫了階級貧窮,爭得一個小康家庭的位子。他也諄諄教育孩子,這個社會上,只要認真,就會有機會,卻殊不知時代的巨輪風水轉一圈後,什麼都變了。

旺伯在龐大科層體系下,也換過內部幾個單位,慢慢地等待升遷,年復一年,從未離開過中油。但他的兒女曾經困惑的問:「爸爸,你到底是不是公務員啊?為什麼你有公保,但我們在學校都沒有公務員小孩的學費減免啊?」每到此時,旺伯才會對自己的工作感到一絲絲的憤恨不平。但他很難跟孩子解釋清楚,他們這群國營事業體的人員,是具有公務員身分的勞工,雖然歸屬公保,但退休後既無月退休俸也無優惠利率,更遑論什麼18%。

換句話說,他們這群人是公保體系中的最弱勢族群。

資料參考來源:孤兒公保年金協會
資料參考來源:孤兒公保年金協會

在社會批評國營事業虧錢卻還爽領高薪的九零年代,就連孩子們也開始對旺伯的工作有微詞,中油面臨巨大的民營化浪潮,一波波明去暗來的員工優退措施,讓不少員工蠢蠢欲動,或是大嘆不如歸去。但旺伯的出身並不足以支持他後半輩子領一筆錢就能高枕無憂,已邁入中壯年的他只能選擇繼續養家,靠著簡單的定存儲蓄老本,他明知有危機,卻不知未來退休生活的狀況遠比他想像得更糟。

這群國營事業特殊身分員工與私校員工都有類似處境,一度風起雲湧的走上街頭為自己爭取權益,但旺伯從未參與,生活已壓得他喘不過氣。三個小孩中,後來兩個念私校,一個長期失業,旺伯繼續如大樹般撐著整個家,但他一直關心著修法動態,他說政府承諾過,一旦公務員人保險法修正過後,一定會溯及既往從民國99年開始,將他們納入年金體系。但旺伯已在民國100年以六十五歲屆齡退休,等不到修法,依照規定,他只能選擇一次請領退休金。不善理財的旺伯,既無公保優惠利率,也無法像勞保一樣領月退,令他感到很不安。

民國103年,國會通過私校員工將可納入公保年金,並溯及既往自民國99年,旺伯看到這個消息,暗暗鬆了一口氣,也終於到民國104年,等到立法院三讀通過《公教人員保險法》修正案,將國營事業體系近兩萬人納入公保年金制度,能夠選擇按月給付,但讓旺伯驚呆的是,法律的追溯既往,卻是從民國103年開始。

也就是說法令硬生生地把民國99年到103年這群來自中油、台糖、台鹽等國營事業約兩千多名的員工遺漏。

旺伯抖著手,拿出朋友們換算的退休金說帖給我看:「服務公職近四十年,退休後所領的一次退休金是依据勞基法退休前六個月平均月薪的45倍,也就是說45個月的薪水,除以12就是3年9個月,如以退休後的所得替代率50%計算(遠低於一般軍公教退休人員的75%至92%之間),45個月乘以2等於90個月,也不過是7年6個月,這些年金孤兒7年6個月後即是無收入之人,不比同樣是台湾人民可領終身的國民年金,勞保年金或月退休俸,生活無慮也不会是社會的負擔。」

也就是說如今他們不在國民年金、勞保年金甚至公保年金的體系中,他們什麼都不是。

歲月在旺伯身上狠狠的留下傷疤,旺伯說,現在唯有他回到台南老家時,啃著土芭樂,穿著吊嘎,跟家人走在田埂間話家常時,他才真正感到呼吸的自在。老實說,旺伯真心懷念那個蹲著茅坑拉屎的年代。

這群退休老人們集結起來低調的爭取權益,在2016年政黨輪替前夕,儘管公保法第48條修正案送入立法院,主張溯及既往至民國九十九年,將這群國營事業員工納入公保年金制度,但案子卻一直未被列入二讀審議,因為國民黨當時已盤算將案子拖過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後,老人們再奔走一回,好不容易國民兩黨都願意重新提案,但法案送進了司法與法制委員會後,至今遲遲等不到實質審查。老人們所接收到理由是:他們的狀況將納入年金改革來討論。

說到這裡旺伯冷笑一聲:「我們連請領年金的資格都沒有,還談什麼年金改革啊?」依立法院屆期不連續原則,這個會期過後,老人們得再重新拚下個會期,今年沒有,明年再來,旺伯說他們還能有幾個明年?

他們認為現在送入委員會的修正案跟政府要推行的年金改革根本是兩回事,訴求先讓修正案通過後,再併入年金改革範圍中也不遲。旺伯說: 「說穿了,時間不等人,各方利益改革都擺不平了,誰會想到我們?萬一一年後年金改革失敗,林萬億就算下了台,然後呢?我們怎麼辦?」

這群「旺伯們」繼續默默奔走著,希望在自己還走得動時,起碼先讓修正案通過再說,但他們既見不到召委段宜康的面,也難跟總召柯建銘講上一句話,銓敘部曾經的一紙公文強調「行政與立法兩權分立」,請他們接受立院在104年通過的決議,更叫他們心寒。我默默看著這些老人的訴求,心想既然國民兩黨都願意提案,我知道這法案要在立法院通過完全不是問題,只有當政者願不願讓它過的問題,但依目前施政方向,想要達到老人們的訴求恐怕真的很難。

這些老人也如榮民般在凋零,他們知道社會上以轉型正義之名矛頭對準軍公教,不願再上街頭抗爭,只怕又被說成拿到糖吃還嫌糖果不甜,殊不知這群人是台灣最後的年金孤兒。

於是旺伯退休後仍繼續找工作,但工作到六十七歲時,心血管疾病讓他身體再也無力負荷,終究得回家養老。意志消沉的旺伯不常出去找朋友,終日坐在家裡看著電視,記性衰退得快,但恐懼著坐吃山的意識卻更加清晰。

老婆看得心焦,有時叫他看開些,但旺伯總只是看著窗外幽幽的嘆口氣: 「為什麼我要被人糟蹋? 大家什麼都試了,卻什麼重要的人都見不到,連想寫封陳情信給蔡英文,恐怕都交到幕僚手上後就被擋下! 我犯了什麼罪要這樣被人看不起?」

他用盡畢身努力擺脫階級貧窮,如今卻仍成為下流老人。

所以當我偶然拿到這群年金孤兒想陳情給蔡英文的一封信,決定雞婆的幫「旺伯們」刊了出來。

尊敬的願意傾聽人民聲音的小英總統,以下是被遺漏的一群人,妳看到了嗎?

一、無端將我們畫為年金孤兒,不公不義:

民國九十九年一月起除了軍公教及公營事業享有月退休俸或優惠利息的退休人員外已是全民年金時代(97/10國民年金,98/1勞保年金,99/1公保年金),但由於立法疏漏及行政機關失職,使得99/1至103/5之間退休未享有月退休俸或優惠利息的經濟部所屬事業機構派用公務人員兼具勞工身份公保人員成了年金孤兒,造成不公不義現象。

二、請政府一視同仁,年金制度美意不要獨漏我們:

1.年金孤兒們服務公職近四十年退休後所領的一次退休金是依据勞基法退休前六個月平均月薪的45倍,也就是說45個月的薪水,除以12就是3年9個月,如以退休後的所得替代率50%計算(遠低於一般軍公教退休人員的75%至92%之間),45個月乘以2等於90個月,也不過是7年6個月,這些年金孤兒7年6個月後即是無收入之人,不比同樣是台湾人民可領終身的國民年金,勞保年金或月退休俸,生活無慮也不会是社会的負擔。

2.懇請憐惜上述年金孤兒老人,督促儘速修正公保法第48條,同意孤兒們將已領的公保一次金繳回改領年金,以維持7年6個月後基本生活所需之基本人權,也不造成社会問題及負擔。

三、補救年金孤兒,請與年金改革分開處理:

蔡總統新政府施政重點工作年金改革也是全民期待,改革的真締乃棄惡揚善,棄惡端對不公不義的過高替代率月退休俸者,一定要壓低且合理化,以呼應全民期待及改善政府政負擔,但揚善端補救年金孤兒這塊卻是新政府強調的公平正義價值,因簡單且已為民進黨及國民党的共同提案在立院司法及法制委員待審中,懇請您不要要求與棄惡端併案處理以彰顯新政府的行政效率是符合人民期待的。

以上所請,惠予玉成

此致  蔡英文總統

公務人員兼具勞工身份公保年金孤兒 敬上

所謂社會安全體制的建構,包括社會保險、社會救助與福利服務。社會保險是福利制度的根本,年金制度基於保險機制的運作保障人民基本生活,不足之處才靠社會救助與福利服務來完善。

如今年金改革重點在於國家保險制度的再建構,要讓歷史包袱的所得替代率轉為現今社會的合情合理化,以免於破產,大家都說軍公教最該第一個被開刀。但寫到這,我期待大家可以跟我一樣去試著了解,國營事業員工常被廣泛定義為公務員的一類,但當中的弱勢族群,也在期待社會高喊的轉型正義,可以給他們一個交代。

23號召開首次年金改革會議,蔡英文親自主持,在年金瀕臨破產的此刻,這群垂垂老矣的老人們,被關注的機率恐怕是零。我只能祈禱,無論是以修正案方式通過,還是併入年金改革來討論,年金委員們都別忽略了沒有代表的這一群人,在時間還來得及前,讓所謂的轉型正義趕上他們的憂傷。

是非對錯不是我能評論,絕對正義往往並非來自眾人之聲,大家得更小心傾聽魔鬼藏在細節裡的笑聲。

表一
表一
表二
表二
表三
表三

*作者為前電視新聞主播、資深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逸卿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