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捨身救紅會,王清峰自請辭職吧!

2016-06-17 06:30

? 人氣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長王清峰2日出席「紅十字會法專法存廢及其影響」公聽會。(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長王清峰2日出席「紅十字會法專法存廢及其影響」公聽會。(顏麟宇攝)

「輪盤正義,不是正義!」這兩天有兩支短片,很觸動我的心思,立委高金素梅(吉娃斯.阿麗)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質詢,「你們(早來的漢人)來的時候,我們(原住民)用最寬廣的胸襟與愛,接納所有的人,當我們看到你們的指頭指著晚來的他們(一九四九年遷台者),聽在我們原住民耳中,是非常不舒服與不以為然的。」

高金素梅的質詢從我們、你們、他們出發,直指洪素珠辱罵老榮民案讓《反族群歧視法》受到重視,而這個法在國民黨馬政府執政八年期間,從來不是優先法案;民進黨重返執政之後,提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打著人權與平等的旗號,「並沒有轉到原住民,你們的輪盤只轉到你們想要的地方,這不叫轉型正義,這叫輪盤正義!」讓很多人拍案叫好。

從某種程度而言,原住民幾乎成為一九四九遷台人士的保護者,尤其當特定人士或團體以「台灣人」、「中國難民」或本省人、外省人區分先來後到,而支持同情與否之間還隱隱有藍綠之別的時候,「血統論」竟成為愛台灣的標尺,看在原住民眼中,難免荒謬與鄙夷,但即使如此,高金素梅也不願為國民黨的「不當黨產」置一詞,凡犯過惡的,無從辯解。

輪盤正義,這一次轉到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

當再次失去政權的國民黨抱著黨產不放,其結果就是讓重返執政的民進黨轉輪盤式地尋找目標,新政府五二0就職前,從救國團到婦聯會,都成了他們眼中的「國民黨附隨組織」,就像俄羅斯輪盤兩發沒子彈,清剿不了,這一刻第三發輪到了紅十字會,而且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廢法!

就在高金素梅以美國導演史帝芬史匹柏哈佛畢業典禮講辭質詢內政部長葉俊榮的同時,紅十字會會長王清峰到了立法院,為了搶救紅會,還特別拍了短片爭取社會支持。

高金素梅引用史匹柏這段話:「創造更美好未來的方法是研究過去。《侏羅紀公園》的作者麥可.克萊頓畢業於這所大學的醫學院,如他最喜愛的一位教授所言:『如果不瞭解歷史,你將一無所知。』如同你是一片樹葉,不知道自己只是樹的一部分。」

王清峰的短片沒有引用漂亮的文字,只有急切地說明紅會與日內瓦和約的關係與淵源,強調紅會全球七十六國有專法,八十一國以行政命令行之,以及戰時救援的重要性,她的短片沒能像高金素梅的質詢一片叫好,相反的,還被綠委搶白一頓:沒人要廢會!你拍片錢從哪來?

王清峰講了半天,就是沒有告訴立委和社會大眾:如果說紅十字會是一片樹葉,那麼紅會所屬的那棵樹,從來就不是國民黨。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是有歷史的,她的歷史甚至比國民黨還早,成立緣起於清末在中國土地開打的「日俄戰爭」,首任會長是清季大臣盛宣懷,當時叫做「上海萬國紅十字會」,清廷覆滅前更名為「大清紅十字會」,納入官方管理,這個時候的「官方」,是被國民黨推翻的滿清政府;辛亥革命後再更名為「中國紅十字會」,回復民間組織;中華民國肇建後又由袁世凱(總統)任命呂海寰(曾派駐荷、德)為首任會長,這時候的官方是北洋政府;迄一九三三年,再更名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再納入官方管理,主管官署先後曾是內政部、軍委會、行政院;直到一九四九年,當時的會長蔣夢麟隨國民政府遷台,而秘書長胡蘭生滯留大陸,從此開啟「一個紅會,各自表述」的漫長歷史。

很遺憾的,轉進台灣的「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慘澹恢復運作,直到一九五四年才訂定專法;而對岸的「中國紅十字會」搶在一九五0年就完成改組並經中共中央政府批准公布《中國紅十字會章程》,基於國際紅十字會一個國家一個紅會的原則,兩年後的一九五二年就拿走了代表權,但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依舊獲邀參與國際紅會各項活動,直到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但依舊參與國際人道活動。

紅十字會是國家的,從來不是國民黨的

紅十字會,一向是國家的;李登輝就任總統後就是該會的名譽會長;陳水扁就任總統,即使當時會長是被普遍認為「馬友友」的陳長文律師,扁也依例擔任名譽會長;馬英九就任總統改由夫人周美青女士擔名譽會長;蔡英文就任總統,紅會同樣請蔡擔任名譽會長(唯總統府尚未回覆),換言之,綠委批評紅十字會法是國民黨的特權專法,毫無道理。

會有這個專法是因為日內瓦公約多項條文要求各國立法保障紅十字或紅新月標誌,並由國家立法承認其為志願救護團體,紅十字會位階本來就有別於一般人民團體,專法並非台灣獨有,廢法容易,但是準備重新再走一趟國際程序嗎?即使此刻代表號在對岸,但曾經走過的痕跡,不容否認,自己把足跡抹去,限縮發聲能量,這對台灣到底利或不利呢?

一片樹葉飄零了,還有樹在,把樹砍倒了,再無新葉可重生。紅十字會從來不屬於國民黨,儘管四月才當選連任,王清峰奉獻四年也夠了,不必讓人誤解是為了國民黨死守地盤,與其硬被新政府派生為「馬友友」或藍色彩,剖心剖肺都無法告訴綠委她的心也是熱的、血也是紅的,不如放手,自請辭職,保住紅十字會法,讓新政府決定適合可信賴的會長,該修法就修法,財務該查核嚴格查核,組織(分支會)該整頓就大刀闊斧整頓,新政府自以為是英雄,王清峰何須做他們眼中「不征服不罷休的惡棍」呢?唯有漂亮轉身,英雄與惡棍才有角色互易的可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