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股王鈊象修煉「同理心」,淨利挑戰10年新高《明星三缺一》推手營收砍半翻身記

2019-05-13 11:00

? 人氣

然而,不同專業背景的人被綁在同一團隊,衝突接踵而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例如,市場營運人員,看重的是當下流行趨勢,玩家偏好什麼樣的產品;研發人員,思考的則是如何做出更有創意、好玩的作品。這時候,誰要聽誰的?大家得習慣透明辯論,「你要能講出一番道理,那你自己就要反覆想通,想得有道理了、邏輯順了,才能說服別人。」江順成說。

改組後,權責利集一身,團隊自訂KPI,提案爭預算

每個小團隊變成一個個小型的利潤中心,自負盈虧,遊戲盈餘能分配到成員身上,讓團隊成員看到,你有權、有責、也有利。

大家要辯論,因為,利益也會一起共享。以往,鈊象為了鼓勵員工持續投入研發與創新,不賺錢的遊戲照樣分紅以示鼓勵,賺錢的遊戲也未明確分配利潤。

改組後,鈊象讓每個小團隊變成一個個小型的利潤中心,自負盈虧,遊戲盈餘能分配到成員身上,讓團隊成員看到,你有權、有責、也有利。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教授李吉仁指出,「小微組織」要能運行成功,這是絕對關鍵。

「權責利3件事必須要連在一起,通常,權責可以給,但是組織內利的誘因相對比較少。」李吉仁觀察。

當大家的目標跟利益掛鉤後,公司進一步又授權,讓小組能從頭到尾負責一款遊戲的開發、營運、成本控制、行銷計畫,甚至,團隊還要自己訂定關鍵績效指標(KPI)。

預算規畫和KPI當然不是無限上綱。鈊象內部會建立一個審查團隊,每個小團隊要開發新遊戲時,都必須要送審,包含研發規模、市場大小、風險評估、未來目標等,都必須通過審查團隊的挑戰,才能要到更多預算資源。通常,初期對市場的定義,會決定後續的預算規模。

如果,團隊想走國際市場,他們就得回答出,目前的美術畫風能否符合不同國家要求?要開發幾種語言版本?客服團隊如何營運?幾年內可回本?現有的團隊規模可做到嗎?

如果,有2個團隊競爭相似的案子,大家就靠提案比勝負。若市場規模夠大,且彼此能區隔,就可以共存。例如,同樣是博弈類型,鈊象旗下的遊戲《金猴爺》,偏重老虎機類型的遊戲;《明星三缺一》,則偏重輕度休閒棋牌。

打掉重練陣痛2年,出走潮後,團隊練出同理心

最難解的,其實是權力架構的改變。

劉信觀察,這種研運一體的整合,最難的,其實是團隊負責人,有沒有辦法全面觀照,過度偏向營運或研發人員的觀點,就容易有溝通衝突。

初期,如何協助團隊選用合適的負責人,是鈊象最苦惱的問題。很多遊戲公司都會有所謂的「老牌製作人」,他們經驗豐富,但組織打散重組後,需要的反而是市場敏銳度高,又同時能跟研發、營運人員良好溝通的領導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