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毅觀點:讓日圓升值 才是日銀應該採取的政策

2016-06-08 07:00

? 人氣

自從安倍政府2012年年底上任後,就積極從事寬鬆的貨幣政策,其中量化寬鬆是主要的政策工具。(美聯社)

自從安倍政府2012年年底上任後,就積極從事寬鬆的貨幣政策,其中量化寬鬆是主要的政策工具。(美聯社)

許多亞洲國家的中央銀行,包括日本、韓國、台灣,長年以來似乎有陷入運用貨幣貶值,來促進該國出口的迷思。無可否認的是,對於像台灣或韓國等國家,貨幣貶值的政策,多少可以產生些微正面的效用;但是否貨幣貶值就是救經濟的一帖良方,筆者則認為言過其實。

在經濟理論的實證上,國家貨幣的升值或貶值,與該國出口的競爭力,其實並不具有絕對與顯著的關係。反觀過去這幾年,亞洲地區國家的出口表現,主要是受到來自美國與歐元地區的需求不振,所以出口遭受到的衝擊。在台灣方面的出口表現疲弱,除了前面所敘述的全球週期因素影響外,更重要的關鍵,其實是來自於台灣在經濟與政治上,受到來自中國的影響,因而產生總體結構性的出口衰退。

以日本為例,筆者向來認為日本銀行(中央銀行)採取貨幣貶值的政策來振興日本經濟的方式,其實是有待商榷的。相反的是,筆者主張日本是需要讓其貨幣維持穩定;尤其是不能過度的讓日圓貶值(筆者曾用經濟計量模型去推估計算,日圓價格的合理區間範圍,應該是要維持在1美元對100到110日圓之間)。不過,這樣的主張似乎跟一般人所理解的經濟常識有所落差,筆者就以此篇專文仔細地解釋清楚。

自從安倍政府2012年年底上任後,就積極從事寬鬆的貨幣政策,其中量化寬鬆是主要的政策工具,目的不外乎有它;希望藉由弱化的貨幣走勢,來提振日本的出口與國內觀光,藉此來產生由需求面所引導的物價上漲。同時,隨著日幣的貶值,所有進口至日本的原物料與能源價格會上升;日本國內的物價,也會藉由此原物料成本而拉升,希望由此將日本已經長達超過20年的通貨緊縮問題,隨之迎刃而解。

不過,筆者認為日本銀行應該是用錯藥方,上面的論述,看似完美無瑕,細細檢視日本經濟現況,此種貨幣政策方式,並不適用於日本這樣的國家。筆者主張稍為強勢的貨幣,才可能應該是可以達到幫助日本經濟脫離通貨緊縮的困境。更糟的是,日本銀行從事貨幣貶值的政策,恐怕只會讓日本疲弱不振的經濟更加的惡化,甚至陷入惡性循環的情況,理由分別敘述如下:

首先,日本擁有超出世界各國的眾多專利與先端科學技術,因此日本所生產的產品(其中包括關鍵的電子零組件)品質良好;而該等產品的差異性、精密度與複雜度更是領先主要的工業國家,因此日本製造的產品需求價格彈性(price elasticity of demand)長期以來明顯就比較低;換句話說,就是產品的需求,不會隨著價格的高低,而產生大幅度地波動。日圓對美元曾經在最低點時,跌幅達30%或40%,但是上述的貨幣跌幅卻未等同地反映在日本產品出口的升幅。此種狀況,足以說明外國市場對日本的產品需求,不論價格高低,是不太會受到太大的影響,甚至可說是日本產品在世界市場上具有無可取代的地位。

另一方面來說,日本同時必須要依賴從其他國家大量進口原物料、能源等,關鍵是因為在日本國內找不到相關的代替原物料與能源。此某種程度上,意味著強勢的日圓貨幣,對日本經濟可能才會有較顯著的幫助,因為日圓貶值,非但沒對日本出口產生明顯的助益,反而帶來進口成本全面上升。這不僅會讓日本國內的受薪階層消費者購買力大幅地降低,進而拖累日本國內整體的消費。日本的民間消費,除了受到2014年消費稅調升至8%的衝擊外,弱勢日圓對原本已經疲軟的日本消費動能,產生雪上加霜的負面效應;從經濟數據上亦顯示出日本整體的經濟活動在2014年與2015年,受到明顯的負面影響。

無庸置疑的是,日圓貶值確實為日本國內觀光帶來可觀的助益,不過此效益對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究竟可以產生多大關鍵性的拉抬作用,筆者則抱著懷疑的態度。如果真的有如日本銀行所預期的效應,可產生巨大的經濟成長動能,那日本現況也不會持續陷於通貨緊縮的窘境裡。

筆者認為讓日圓貶值的效應,主要受惠的部份,並非在於日本的實體經濟層面,而是日本房地產與股市在過去幾年來,產生全面上漲的情況;不過須留意的是,當資金面的影響漸漸消退後,房地產與股票的價值,就會開始反應日本脆弱經濟的基本面,這也是為什麼過去一年來,這些資產無法再度展現如先前亮麗的表現,甚至已經有下跌的壓力。

筆者強調日本央行應該所要採取的貨幣政策是要以日圓升值為目的,此政策操作,不僅不會讓日本出口明顯地衰退,反而可以促成日本國內消費者,因為進口成本降低,消費支出負擔變小,日本民眾購買力增強,進而刺激消費,日本國內經濟活動自然會加速進展,產出缺口因而縮減(產出缺口可以用來判斷物價是否有上漲或下跌的壓力,正缺口某種程度上代表會有通膨,負缺口意味有通縮的壓力)。日本物價也會藉由需求上升而產生成長的動力,形成一種良性循環的通貨膨脹。

然而失望的是,日本銀行在貨幣政策的運用上,實際上卻可能犯了許多的錯誤,其中包括2016年年初施行的負利率政策,筆者相信負利率政策的施行,一部分的原因是日本央行官員已經將財政專業放兩旁,甘願為政治服務,才會讓日本經濟已經陷入無貨幣政策工具可用的窘境;這點恐怕是台灣的中央銀行所必須要加以借鏡的,因此筆者提醒,台灣央行務必要用盡一切的手段抵抗政治力的介入,維持央行的獨立性。

不過,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投資人因為風險的偏好轉為保守,也因此造成大量資金再度湧入日本境內,加上日圓也有過度貶值的情況與美元走弱的情勢,才會發生數月前日圓開始升值的走勢。此種狀況非原先負利率政策實施前所預期的效應,雖然如此,筆者認為這反而才能對日本經濟成長動能多少產生一些幫助。讓筆者較為擔憂的是,日本銀行可能在不久的未來又會反其道而行,再度從事量化寬鬆的政策,以達成對抗貨幣升值的趨勢。

對日本而言,揚棄寬鬆的貨幣政策(因為日本早已陷入貨幣流動性的陷阱,因此不管利率再低,甚至降至零以下,對日本經濟也不會產生任何的實質效益)才是上上之策,不要再用這種印鈔票的手段,期望經由促使日圓貶值來讓日本經濟轉好,以解決日本通貨緊縮的重症,此舉恐怕對冰凍許久的日本經濟,是一種緣木求魚的冀望。

*作者為中華民國玉山菊元協會國際事務資深專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