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選舉》反移民的移民後裔、反歐洲的歐洲人:年僅23歲的法國極右派政治新星巴爾德拉

2019-04-22 10:10

? 人氣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喬丹‧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AP)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喬丹‧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AP)

5年一回的歐洲議會大選將於5月23日登場,隨著近年歐洲各地民粹勢力崛起,本屆選舉備受矚目。其中來自法國的23歲參選人巴爾德拉,正是在這波歐洲右轉潮中冉冉上升的政治新星,根據14日發布的最新民調,如無重大意外,這名由極右派政黨「國民聯盟」(原國民陣線)派出的青年,將在5月順利踏入歐洲議會的議事廳。

「篩子」是歐洲的象徵,反對「歐洲」的歐洲議會參選者

據德國《明鏡》(Der Spiegel)周刊報導,在法國為歐洲議會選舉舉辦的第一場電視辯論會上,各黨派派上場的重要參選人得帶上自己心目中的「歐洲象徵」。保守派的共和黨參選人選擇荷馬史詩《奧德賽》(Odyssey),左翼政治家格魯克斯曼(Raphaël Glucksmann)帶了柏林圍牆的碎片,至於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則在攝影機前舉起一個廚房裡常用的工具——一個篩子。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喬丹‧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AP)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AP)

舉著篩子的巴爾德拉可不是在開玩笑。這名23歲的青年政客,來自勒潘(Marine Le Pen)領導的民粹政黨「國民聯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原Front National國民陣線)。巴爾德拉可能年紀尚淺,但他對於政治話術的運用可說是知之甚稔。在電視辯論後,巴爾德拉把話挑明:「我根本不用想多久,篩子就是最適合的象徵。歐盟就像一個篩子,就這樣讓一堆東西進來——武器啦、移民啦、恐怖分子啦。」這名極右派政治新星直說:「就是會危害我們健康的東西,歐盟並沒有在保護我們。」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喬丹‧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AP)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儘管是參選歐洲議會大選,但是現場插滿的卻是法國國旗。(AP)

民調顯示,巴爾德拉很能擄獲選民芳心,國民聯盟目前只落後法國執政黨共和國前進(La République en marche)2%,按此趨勢,巴爾德拉將在5月順利代表國民聯盟進入歐洲議會。根據《明鏡》報導,在近日一場記者會中,這名小伙子一項一項地說出自己當選後想要完成的政見:他想限制自由貿易協定,因為這些協定「正在殺死我們的農人」;他想降低入境的移民人數,因為「我們不需要移民」;他想讓法國人能夠重新拿回「金錢的掌控權」

換言之,儘管巴爾德拉投入的是歐洲議會的選舉,骨子裡卻是不折不扣的疑歐派,反對「多元一體」這項歐盟價值。德國報紙《時代雜誌》(Die Zeit)更直接在標題稱呼巴爾德拉為「反對歐洲的歐洲人」(Europäer gegen Europa)

來自郊區的移民後裔

在各種選舉造勢活動中,勒潘與巴爾德拉的人設與分工相當清楚——前者負責嚴肅的意識形態定位問題,後者負責吸引年輕選民,此外,他們也在大眾面前營造出伯樂相中千里馬的故事:巴爾德拉這名才華洋溢的政治家受到勒潘慧眼青睞,因此大力提拔、委以重任,甚至提名他參選歐洲議會,絲毫不嫌棄他年紀太輕資歷太淺。這樣的政治修辭對年輕選民來說顯然相當對味,根據《鏡報》引用Elabe研究機構(Elabe Institute)的民調結果,法國18至24歲的選民中有23%都支持國民聯盟。

不過,巴爾德拉的崛起,自然不是千里馬遇見伯樂如此單純,或許故事反而還應該反過來說,這名才思敏捷的年輕基進右派分子,對勒潘和她的黨而言,才是從天而降的禮物。自從2017年總統大選的敗給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後,國民陣線陷入危機,不僅數名年經政治家紛紛出走,黨員人數也開始下跌。勒潘在2018年將政黨改名為「國民聯盟」,試圖擺脫與「國民陣線」連結的極右派惡名。然而,除了黨名之外,黨內也需要亟需補充新血,於是,年輕的巴爾德拉得以出線。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喬丹‧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與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AP)
法國極右派政治人物巴爾德拉(Jordan Bardella)與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在造勢場合一搭一唱,分工明確。(AP)

這名義大利裔的法國大男孩在移民眾多的聖但尼(Saint-Denis)長大,由母親一人撫養照料,成長經歷不可不謂辛苦。因此,當巴爾德拉自信表示自己知道法國人要什麼時,是真的能夠命中中下階層選民的心。此外,這名本身就有移民背景的法國人,說出「反移民」時似乎也比起別人更有底氣,根據以「好」移民自居的巴爾德拉本人,他與移民的相處經驗告訴他,應該要大力趕走「壞」移民。這樣的「現身說法」對排外的極右派政見而言,無疑是相當有利的論述。

新鮮的年輕面孔,一成不變的右派修辭

不論巴爾德拉看起來多像個無害的鄰家大男孩,他事實上就是一名激進的極右派分子。他的政見發表往往聚焦在反對移民,以及反對馬克宏與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歐洲願景。巴爾德拉在一場訪問中說:「歐洲國際邊界管理署(Frontex)根本就像服務移民的接待員!」而在去乏人問津的鄉間造勢時,他表示自己要去「那些被忘記的人們居住的所在」。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法國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N)總統候選人勒潘(Marine Le Pen)在鄉村地區頗受歡迎(AP)

儘管巴爾德拉這樣的政治人物對法國選民而言耳目一新,但他吐出的話語並不格外有所創見。除了最經典的反移民論述外,諸如此類「被遺忘的」、「被留下的」等詞彙,也都是國民聯盟經年使用的老梗口號,否則就是其他地方的搭著民粹主義崛起的候選人(如美國的川普、英國的脫歐支持者)的愛用修辭。

若無重大變故,這名23歲青年右翼分子將在大選後踏入位於布魯塞爾的歐洲議會。除了巴爾德拉以外,根據最新民調,國民聯盟可能在750席次中獲得37至67個席位。在法國之外,右翼勢力在整個歐洲都將大幅抬頭,不僅右派、極右派政黨席次可能翻倍,由保守政黨和社會民主派組成的聯合黨團更有可能無法贏取多數選票,而這也是歐洲議會自1979年以來歷經8屆選舉的頭一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