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再度調低經濟成長預期,李克強端出哪些對策?

2019-03-06 16:08

? 人氣

李克強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發表《政府工作報告》。(美聯社)

李克強5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發表《政府工作報告》。(美聯社)

周二,中國第十三屆人大二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開幕,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做政府工作報告。報告公布2019年經濟增長目標為6%到6.5%,相比上一年的「6.5%左右」進一步降低。

李克強公布了多項經濟刺激措施,包括減稅、增加基礎設施投資、更寬鬆的經濟政策等。

經濟增長目標降低反映出北京對當前經濟形勢的看法。專家認為,提振經濟的措施將有所幫助,但實際效果可能不如預期。

專家表示,中國經濟的徵結在於金融系統不完善導致的資源錯配,資金流向低效部門。

經濟放緩無法忽視

李克強在報告中承認過去一年的困難。「特別是中美經貿摩擦給一些企業生產經營、市場預期帶來不利影響。我們面對的是經濟轉型陣痛凸顯的嚴峻挑戰。新老矛盾交織,週期性、結構性問題疊加,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

這與往年「穩中向好」、「穩中求進」等表述明顯不同。

李克強在報告中將201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目標設定為6%到6.5%。相比於2018年「6.5%左右」的目標進一步降低。

「降低年度經濟增長目標,揭示出北京對目前經濟形勢的看法。經濟的減緩無法被忽視或者掩飾。」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向BBC中文介紹,官方公布的結果總是能夠達到年初設定的目標,因此可以看到,北京承認今年的經濟增長將比去年更緩慢。當然,很多分析人士對官方的增長數據深表懷疑,但無論如何,今年的GDP增速不大可能會提高。

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胡榮向BBC中文表示,中國經濟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更加艱難的挑戰,調整GDP增長預期表示政府意識到了問題的嚴峻性,也表示他們需要時間來逐漸做調整,在調整期間,近期的GDP會受到負面影響。但是增長目標仍預計在6%以上,表明政府決心保持經濟增長穩定,並且有能力採取各種貨幣和稅收政策來實現可持續增長和就業的目標。

a
 

「今年經濟增長下限是6%,而底限思維的核心就是防風險。」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宏觀研究院研究員馬曉河稱。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張明預計,今年中國經濟增速可能在6.3%左右,季度經濟增速將呈現出前低後高的U型特徵。

「如果這一輪措施沒有起到預期效果,下一步動作應該是降息。」陸修泉說。

多項工具刺激經濟

經濟放緩大背景下,外界批評中國政府在2018年提振經濟的措施不積極。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提到多項將在2019年實施的經濟刺激政策。

比較超出市場預期的是減稅的政策和力度。根據政府工作報告,今年的減稅降負目標2萬億元,較去年的減稅降負約1.3萬億大增。同時大幅降低製造業增值稅率,普惠性減稅和結構性減稅並舉,重點降低製造業和小微企業稅收負擔。

財政政策也更加積極,今年赤字率擬按2.8%安排,比去年預算高0.2個百分點。今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加快實施一批重點項目,完成鐵路投資8000億元、公路水運投資1.8萬億元等。

胡榮分析,這一政策與與10年前的4萬億刺激計劃非常相似,但過去的刺激計劃主要向大型國有企業注入資金,這次中國政府更加謹慎,著重增加小微企業的貸款。

z
 

陸修泉表示,北京正在使用幾乎所有可用的政策工具來對抗持續的經濟放緩,對於他們的快速行動值得表揚。但是即便這些措施有所幫助,他們的真正效果可能會令人失望。中國的工業部門表現疲軟,疲軟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產能過剩,這是無法通過降低增值稅來解決的。同樣,增加基礎設施投資所帶來的邊際效用也在減弱。大量投資帶來可以僱傭更多工人,刺激原材料的需求,但中國缺鐵路和公路嗎?北京慣常採用的老辦法可能證明不如過去有效。

「不過增加銀行的流動性措施應該是有幫助的,比如降低存款凖備金率或增加中小企業貸款。但是,中國主導的信貸分配製度效率極低。」

在不少專家看來,中國經濟亟需解決的是金融系統不完善導致的資源錯配。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副教授金刻羽在不久前的達沃斯論壇上表示,外界過度沉溺於關注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高負債,這些只是症狀,而非真正的問題所在,問題在於金融系統如何使資金流到經濟體中生產力更高的部分。過去十年,中國的生產效率非常之低。因為2009年之後的金融刺激措施,導致資源的錯配,使其流向了低效率的領域。

金刻羽認為,根本上,問題在於要打通了儲蓄和投資之間的管道,讓資本流向合理的領域,釋放私營部門和科技領域的遲來的潛力和推動力。

「我們總是可以說經濟在長期是向好的,但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這種預期是不會實現的。」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