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馬紹章觀點:美中關係的兩個必然

2019-03-01 07:00

? 人氣

川普將中國定調為「戰略競爭對手」後,有待觀察台灣是否成為川普操作美中關係槓桿。(翻攝自U.S Navy臉書)

川普將中國定調為「戰略競爭對手」後,有待觀察台灣是否成為川普操作美中關係槓桿。(翻攝自U.S Navy臉書)

美中關係有兩個必然,而且都是結構性的必然,可是大部分的人只看到一個必然,也就是新興強權挑戰現時強權的必然。這個必然,艾里森(Graham Allison)稱之為修昔底德陷阱。從歐巴馬第二任開始,這個必然所展現的力量愈來愈強烈,中國大陸在國際上影響力愈來愈大,而美國想要壓制的動作也愈來愈多,到了川普時代,不少人相信,中美之間已踏進了修昔底德陷阱。

美中關係之所以會發展到今日高度戰略競爭的局面,從美國的方面看,大概有以下幾個因素:

(一)美國內心對於中國大陸的崛起,已感到威脅與恐懼,而且美國心裡上也不願有其它國家來分享其老大哥的權力,換言之,美國並不願意與中國平起平坐,這是現時強權的焦慮。

(二)美國政學界不少人認為過去對中政策是建立在錯誤的假定上,亦即大陸經濟的成長並沒有帶來開放、民主的社會,相反的,在習近平主政之下,反而愈來愈緊縮,這樣的體制再加上日漸增強的軍事實力,讓美國感到不放心。所謂中國治理模式,勁道強,威脅性強,從美國媒體與政治人物的話語之中,可以了解他們認為中國大陸是以國家之力來參與遊戲,這種不公平的競爭模式必須有所改變。

(三)既然過去的政策沒有達到預期效果,美國自然認為「敬酒不吃,吃罰酒」,於是手段轉趨強硬。

(四)美國認為經濟發展是大陸政權正當性的重要基礎,因此,從經濟下手,是打蛇打七寸,輕則可以逼迫大陸讓步,重則可能導致共產政權的不穩,無論如何,對美國都是利的。

(五)美國認為如果再不出手,可能就來不及了,尤其等中國科技實力足以與美國抗衡時,可就後悔莫及了。

(六)打貿易戰固然會傷到美國自己,但美國認為自己在經濟、科技、軍事上都處於優勢,因此中國所受到的傷害更深,而且承受力也更低。

(七)剛好碰到川普總統,不願接受體制的束縛,不能容忍不同的意見,內部同質性愈來愈高,中美之間短期內似乎沒有和緩的可能。

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佛洛曼(Michael Froman,左)(美聯社)
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佛洛曼(Michael Froman,左)(美聯社)

事實上,美中實力仍有相當差距,美國有三座大陸難以翻越的大山:(一)金融大山;(二)科技大山;(三)軍事大山。美國現在對中政策,可以說是反應過度,但也因為是過度反應,所以遲早會調整回來。

大陸了解它本身是既存秩序的獲利者,但是隨著國力上升,也希望能夠得到相應的影響力,尤其是在亞太地區,這是大陸提出「新型大國關係」的大背景,只是沒料到川普真的會發動貿易戰。從貿易戰至今,大陸不能不反擊,否則等於一開始就認輸,不僅影響習近平的地位,也影響中共的政權。但大陸也知道貿易戰的衝擊,2018年12月18日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會上特別提到,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顯然中共對經濟情勢之險惡也有所認知,但也同時預告中國不會輕易屈服,尤其是他還表示「必須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而且「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面對美國排山倒海的壓力,中國會服軟,接受美國所提的條件嗎?尤其是在中國製造2025議題上。中國大陸無論如何,一開始都得咬牙硬撐,因為一旦服軟,中國大陸的崛起必將倒退,而且中共長期宣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神話勢將破滅,中國也成了國際認證的紙老虎了。對中共來說,心裡有不能認輸的痛苦,因此必須撐到美國也願有所讓步,雙方都有台階可下,不過時間長短可難說了。

中國咬牙硬撐,反映的是另一個結構性必然—中美相互需要以及相互合作的必然。

2018年11月9日,美中外交與安全對話(D&SD)在華府召開,美國國務卿龐畢歐與國防部長馬提斯、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會後召開聯合記者會(AP)
2018年11月9日,美中外交與安全對話(D&SD)在華府召開,美國國務卿龐畢歐與國防部長馬提斯、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會後召開聯合記者會(AP)

有人用新冷戰形容現在美中關係,也是因為只看到其中一個必然。其實中美關係與歷史上的新興強權及現時強權的關係,在客觀條件上皆難以類比,與冷戰時的美蘇也有許多不同之處。當時的美蘇都沒走向戰爭了,更何況現在的中美關係。從競爭的角度來看,雖然中美競爭程度大幅升高,但那是在同一個體系內的競爭,與冷戰時美蘇兩個陣營敵對仍有一段距離。可以說,雙方競爭,但不是敵對。其次,今日全球化的情況遠非冷戰時可比擬,中美都深深嵌入此一結構中,這個全球化結構本身並不樂見中美出現軍事衝突。雖然川普對這個秩序不滿,但美國學界以及體制內的人,大部分都認為美國應該更積極參與這個秩序,而不是從這個秩序抽離。第三,現在中美之間,彼此關係密切而複雜,雙方仍有高度合作的需要與空間,也可以說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不論是市場、技術、資金,雙方都相互需要,美國的繁榮無法建立在一個衰落的中國之上。第四,中國雖然是新興強權,但仍然是現行體制內的參與者,也無意和美國爭奪世界領導地位,而且中國至今也未結盟來對抗美國。在當前結構下,任何一方如果想不斷升高衝突,遲早都會發現,那將是兩敗俱傷。現在的中國大陸固然實力還與美國差一大截,但也不是昔日吳下阿蒙,川普想要藉升高貿易戰來遂行其戰略,顯然內部意見相當紛歧,而這個內部分歧反映的即是中美關係兩個必然的特質。

中美戰略競爭是發展之下的結構性必然,但中美之間不會撕破臉,同樣也是結構下的必然。這兩個「必然」既激起競爭,卻又限制競爭,彼此矛盾卻又同時存在,這就是中美關係的核心本質。

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在兩個結構性必然之下,難免動盪起伏,但不致於失控,而且終將找到管理與調控競爭的模式。換言之,中美之間的競爭在雙方的需要下,總會找到共同的下台階,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令人擔憂的是,台灣執政者似乎也只看到一個必然,結果全盤向美國靠攏。然而一旦中美之間找到了共同的下台階,台灣會不會成為鋪在下面的紅地毯呢?

*作者為前海基會副董事長。本文原刊遠見華人菁英論壇,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