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紹章觀點:美中關係的兩個必然

2019-03-01 07:00

? 人氣

川普將中國定調為「戰略競爭對手」後,有待觀察台灣是否成為川普操作美中關係槓桿。(翻攝自U.S Navy臉書)

川普將中國定調為「戰略競爭對手」後,有待觀察台灣是否成為川普操作美中關係槓桿。(翻攝自U.S Navy臉書)

美中關係有兩個必然,而且都是結構性的必然,可是大部分的人只看到一個必然,也就是新興強權挑戰現時強權的必然。這個必然,艾里森(Graham Allison)稱之為修昔底德陷阱。從歐巴馬第二任開始,這個必然所展現的力量愈來愈強烈,中國大陸在國際上影響力愈來愈大,而美國想要壓制的動作也愈來愈多,到了川普時代,不少人相信,中美之間已踏進了修昔底德陷阱。

美中關係之所以會發展到今日高度戰略競爭的局面,從美國的方面看,大概有以下幾個因素:

(一)美國內心對於中國大陸的崛起,已感到威脅與恐懼,而且美國心裡上也不願有其它國家來分享其老大哥的權力,換言之,美國並不願意與中國平起平坐,這是現時強權的焦慮。

(二)美國政學界不少人認為過去對中政策是建立在錯誤的假定上,亦即大陸經濟的成長並沒有帶來開放、民主的社會,相反的,在習近平主政之下,反而愈來愈緊縮,這樣的體制再加上日漸增強的軍事實力,讓美國感到不放心。所謂中國治理模式,勁道強,威脅性強,從美國媒體與政治人物的話語之中,可以了解他們認為中國大陸是以國家之力來參與遊戲,這種不公平的競爭模式必須有所改變。

(三)既然過去的政策沒有達到預期效果,美國自然認為「敬酒不吃,吃罰酒」,於是手段轉趨強硬。

(四)美國認為經濟發展是大陸政權正當性的重要基礎,因此,從經濟下手,是打蛇打七寸,輕則可以逼迫大陸讓步,重則可能導致共產政權的不穩,無論如何,對美國都是利的。

(五)美國認為如果再不出手,可能就來不及了,尤其等中國科技實力足以與美國抗衡時,可就後悔莫及了。

(六)打貿易戰固然會傷到美國自己,但美國認為自己在經濟、科技、軍事上都處於優勢,因此中國所受到的傷害更深,而且承受力也更低。

(七)剛好碰到川普總統,不願接受體制的束縛,不能容忍不同的意見,內部同質性愈來愈高,中美之間短期內似乎沒有和緩的可能。

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佛洛曼(Michael Froman,左)(美聯社)
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佛洛曼(Michael Froman,左)(美聯社)

事實上,美中實力仍有相當差距,美國有三座大陸難以翻越的大山:(一)金融大山;(二)科技大山;(三)軍事大山。美國現在對中政策,可以說是反應過度,但也因為是過度反應,所以遲早會調整回來。

大陸了解它本身是既存秩序的獲利者,但是隨著國力上升,也希望能夠得到相應的影響力,尤其是在亞太地區,這是大陸提出「新型大國關係」的大背景,只是沒料到川普真的會發動貿易戰。從貿易戰至今,大陸不能不反擊,否則等於一開始就認輸,不僅影響習近平的地位,也影響中共的政權。但大陸也知道貿易戰的衝擊,2018年12月18日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會上特別提到,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顯然中共對經濟情勢之險惡也有所認知,但也同時預告中國不會輕易屈服,尤其是他還表示「必須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而且「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