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重傷軍人士氣,年改會是甚麼角色

「一個年改會就可以瓦解軍心士氣,蔡政府自我瓦解又何須塑造其他敵人?」圖為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於行政院前抗議軍人年改方案,步行至凱道。(顏麟宇攝)

「一個年改會就可以瓦解軍心士氣,蔡政府自我瓦解又何須塑造其他敵人?」圖為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於行政院前抗議軍人年改方案,步行至凱道。(顏麟宇攝)

軍人是守護台灣的第一線工作者,照理說,也應是蔡政府最應捍衛及鞏固的群體;但日前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拍板定案,軍人年改方案月退樓地板敲定也為三萬二一六○元,而每月收入低於此者不砍其十八%優惠存款利率;同時參考美軍退撫制度,鼓勵軍人延長服役年限,服役二十年後,退休所得替代率五十%起跳,每在軍中多留一年,所得替代率加二.五%,最高可達一○○%,等於說留愈久、領愈多。但此方案一出立刻令人譁然,蔡政府以年改會嚴重打擊軍人士氣莫此為甚,非但罔顧軍人工作性質特殊,注意義務甚多,也不管軍人情況與公教人員顯有不同,孰料年改結果竟然沒有特殊考量,真令人大惑不解。

平心而論,軍人年改從頭到尾就是騙局一場,年改會本就主導一切;軍人年改月退樓地板就算高於32160也完全說的通,於法於情於理也都可以站得住腳,但此種號稱與公教齊頭式平等之年金改革,非但忽略工作性質的特殊性與差異性,更違反諸多法律原則,例如誠信原則,信賴利益保護原則等,更大的危機是,當美國當局之前也提醒過蔡政府軍人年改宜審慎為之,但蔡政府依然故我,置若罔聞,令人匪夷所思。

以此年改方案為例,軍人多留一年 替代率加2.5% 留愈久領愈多 最高到100%,但這是過於樂觀的自我催眠,軍人相關的規範並沒有改變,如何能夠領到100%?就算國防部曾積極爭取軍人退休所得替代率六十%起跳,每多留軍中一年加二%的「六十加二」方案,但因軍人退撫制度已較公教人員明顯優渥,也沒有達到預期的結果;至於退輔會主委李翔宙固然積極爭取軍人月退地板四萬元以上,但年改會同樣持保留態度。那麼筆者要問,究竟是國防部、退撫會了解狀況?還是年改會了解狀況?似乎年改會是決定軍人未來的唯一主管機關、一個本身就有相當爭議的年改會,竟然可以凌駕國防部與退撫會,難道台灣還不悲哀嗎?國防部及退撫會的怠惰加上行政院整體失能,蔡政府的昏庸,搞出這場荒腔走板的軍人年改爛戲。

更進一步說,軍人年改方案美其名是新舊制並行及銜接,事實上,軍人年改預定與公教年改相同,都訂在明年七月一日起實施。年改會都尚未設計並公布新舊制度如何銜接?就貿然如此改革,非常不負責任; 有關十八%優存利率的退場,也要與公教相同,兩年退場,第三年正式歸零。

2017-11-13-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行政院前抗議軍人年改方案,步行於中山北路。(顏麟宇攝)
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行政院前抗議軍人年改方案,步行於中山北路。(顏麟宇攝)

試問軍人有勞檢嗎?有加班費嗎?可以隨便請假嗎?犯罪可以和一般人一樣嗎?可以組工會爭取自己權益嗎?可以不吃台灣過剩的東西嗎?可以不需要那麼高的體力要求標準嗎?一個看似齊頭式平等的假平等,正是對軍人最大的污辱與質疑。

更可惡的是,年改委員會是甚麼組織?憑甚麼決定軍人年改方向及役政改革,憑甚麼決定留越久、領越高?捨棄專業及現行規定,年改會為了瓦解所有軍人的凝聚力,劃分了現役軍人與退役軍人等兩種版本,在退役軍人中,又切開了上校以上與中校以下,兩種教育補助的不一,如此亂政與分化的作法,簡直亂搞一通,更無疑製造社會動亂,棄民主社會之根本,置國家安全於不顧,也無怪乎外界有人質疑年改會的動機。

合理的做法應當是,有關軍警退俸,應回歸恩給方式來規畫,並不得溯及既往,不能不信守承諾,並且將級應和上校區分;更應先完成「軍人服務法」和「退伍軍人權益法」等法律修定,以完善現階段法律政策之不足。同時應由國防部及退輔會共同召集相關退伍軍人團體,廣納各界意見,從中取得共識,並依據共識草擬退俸修改版本,而不是由年改會出面說明。

總之,一個年改會就可以瓦解軍心士氣,蔡政府自我瓦解又何須塑造其他敵人?美國的提醒不是沒有道理,但年改會還是一意孤行,蔡政府還是視若無睹,那麼,當初蔡政府一再保證軍人年改會跟公教不一樣,完全就是謊言;若軍人年改版本真是如此,年改會是太上皇機構,讓人無法接受,也表示蔡政府已經完全搞不清狀況。當蔡政府對軍人不公不義,那麼又如何向現役軍人保證未來不會被國家犧牲,這將嚴重影響軍心,破壞士氣,加速台灣分裂瓦解,年改會究竟安著甚麼心?恐怕才是必須先向民眾說清楚講明白,而軍人需要的是尊重,請蔡政府和年改會給國軍一些基本的尊嚴吧。

*作者為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