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安觀點:文言文課綱修改是在搞「文革」?

朋友的書法收藏─赤壁賦。(韋安提供)

朋友的書法收藏─赤壁賦。(韋安提供)

看到文言文之爭,本來是不想說什麼,與「進步潮流、價值」對抗,結果早已分曉。不過爭執愈演愈烈,作為家中兒女未來會享用課綱修改成果的「相關方面」,還是忍不住「多說兩句」。

最近在看一本小說,裡面有大陸文革的場面。

六個紅衛兵圍毆一個出生地主家庭,『黑五類』中學老師。紅衛兵們像野獸一樣,瘋狂地抽打他,棍子全都打斷了。後來有人拿著斷了的棍子,像鋒利的刺刀,直接捅刺受害者。他的身體像洩了氣似的,到處噴血,就這樣活活被打死。一個人無論如何,是敵不過六個人的。這是硬道理。

後來,老師的兩個7、8歲兒子,尋得父親屍體。驅趕尸體上飛舞的蒼蠅,哀求路人幫忙抬屍回家的場景,實在讓人悚然。

探討文革,不單只是檢討發動和領導者的責任,領導人和參與的群眾,其實結為已共犯結構。當民粹百姓發現暴力有了正當性,不僅得到許可,而且是為了偉大的「正義」服務時,人類原始的本能,狂暴與野蠻、非理性的一面,會發揮的淋漓盡致。

在台灣,有著民主和法治,但別說「文革」不可能。對馬英九的亂訴追殺,政論節目裡叫囂:「一定要把馬抓起來」,不就是包裝成文明手段的司法和言論「文革」?

馬還在任上,就被綠營律師控告財產來源不明、收支不符罪。卸任後經地檢署審理,以罪證不足簽結。貓空纜車圖利案,同樣不起訴確定。但是,名嘴們還是在電視上交相打氣,言之鑿鑿:「馬英九,一定會去坐牢。」因為後面還有許多案子,在等著他呢。

暴力不一定是棍棒,而是發自內在的心靈狂暴與野蠻。當下課綱修改,文言文、白話文之爭,也是一樣。

參與修課綱的學生代表認為,過去太多歌頌唐宋古文八大家,都只是在「造神」,「更有可能傳遞封建、保守、古板的思想」 。「台灣文學對於現代社會的影響,遠大於唐宋八大家。」

135名作家連署,呼籲縮減文言文比例時則強調,要向下深耕—弘揚台灣文化(意識),向上提升—與世界接軌。最重要的一點是「配合台灣的國家重建」。

雖然,教育部課審會經過10小時開會,激烈爭論後決議,高中國文文言文比例訂為45%至55% ,看似是文言文派勝利,但文言文與白話文之戰已經開打,怎麼可能就此停止。

支持刪減文言文比例的各路人馬聲勢浩大,包括學者、作家、教授、網紅,口沸目赤、如泣如訴地論證思辨發想,已經把此一課題,轉型為「愛與不愛台灣」之爭。這樣的主張更符合當下的意識潮流、政治正確,是在追求宏大「正義」的願景和目標。連幾個高中社團的「孩子們」,也開始跳出來發聲,有可能日後再上街頭。

文言文這次就算「躲過一劫」,但在台灣的最終「命運」,不容樂觀。因為「地主」終究打不過「紅衛兵」,「黑五類」怎能不向「紅五類」投降嗎?中國史不是才被變成東亞史?沒有把中文列入「外語」,歸類成東亞語文系,已經很客氣了。刪減一下比例又算什麼。

即使於事無補,有關文白之爭還是善意的「提醒」,補充幾句。

曾經,就是在這種「教條、腐朽、過時」的,高比例文言文國語文教育環境之下,台灣孕育出華人世界的文化軟實力。文學、電影、音樂引領風騷,羅大佑、李宗盛、周杰倫、方文山創作的詞曲,無論過去和現在,仍然暢行華人世界。

大陸的經濟增長速度即使倍數於台灣,但文化領域至今無法趕超。舉例來說,只要收視最高的歌唱電視節目,無論評審嘉賓和演出的詞曲,台灣仍然可以維持與人口數量相較成反比的優勢。難道這種可炫耀與驕傲的軟實力,非要在各種「正義」的聲浪中,被淹沒了。

還有,中華文化本來就是台灣文化的根基,和主元素。如今為了「崇高理念」,而非要在文言文上「動手腳」,開腸破肚。有朝一日只會適得其反,造成文化崩塌。就像文革之後的中國大陸,激情過後,只留下無限的懊悔與失落。

*作者為專欄作家、獨立評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