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富豪瘋狂的搖錢樹!法國經濟現況:勃根地酒莊成為全球鉅富的競技場

2019-05-31 09:00

? 人氣

法國商業周刊年初的專題報導(Kuei提供)

法國商業周刊年初的專題報導(Kuei提供)

勃根地因為面積小,因此多是家族世代相傳的酒莊。哪一塊地向陽背山,哪一塊地濕潤乾燥,什麼品種的葡萄與釀酒的工序,都是一代傳給一代苦心經營的傑作。

勃根地的葡萄酒在全球享有盛名,並以出產全世界最昂貴的酒著名。夜丘、夏布利、伯恩丘、吉佛力等都是高品質的一級葡萄酒1er Cru或特級葡萄酒Grand Cru的產區。在法國本地,勃根地入門酒款的價格也較波爾多或隆河等產區高出許多,是一個葡萄酒品質穩定的產區,踩到地雷的時候不多。

相較於波爾多酒莊工業化的經營,勃根地因為面積小,因此多是家族世代相傳的酒莊。哪一塊地向陽背山,哪一塊地濕潤乾燥,什麼品種的葡萄與釀酒的工序,都是一代傳給一代苦心經營的傑作。因此勃根地多的是小農小酒莊,產量小、單價高、品質佳。

法國人早已對酒莊、工廠甚至機場被中資收購見怪不怪,光是波爾多就有100個被中資收購的酒莊。

但是這樣的情況近年來因為全球鉅富以天價收購勃根地的酒莊,開始讓勃根地世代相傳的小酒莊小農們開始擔心自己的土地有一天也會被收購,莊主變佃農。

這個故事要從2012年開始說起,在澳門經營賭場的中國商人吳志誠以8百萬歐元買下勃根地二公頃的吉福海香百丹城堡酒莊。法國人早已對酒莊、工廠甚至機場被中資收購見怪不怪,光是波爾多就有100個被中資收購的酒莊。但是外資(尤其是中資)的觸角伸到法國頂級葡萄酒文化的產區勃根地,那就像是掐到自稱為公雞的高盧人咽喉一樣,讓法國人緊張了。

各種抗議聲四起,大家批評香百丹莊主重財輕義,將文化遺產賣給外國人。但現實的狀況是這位中國商人以高於市價行情5百萬歐元的價碼收購,特透在手,莊主怎會拒絕?中國商人買下後,為了安撫在地鄉親,對外宣稱會努力維護12世紀的城堡古蹟並維持酒莊出產品質。

中國商人都入主勃根地當酒莊莊主了,法國鉅富、擁有多個酒莊與香檳王的LVMH集團老闆阿諾當然也要趕緊插旗勃根地。2014年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以一億歐元的價格買下了蘭貝雷酒莊將近11公頃的葡萄園。將蘭貝雷的酒正式納入LVMH奢侈品牌旗下,各種公關行銷大量宣傳,把勃艮地的葡萄酒當奢侈品販售。

大家都知道法國二大富豪阿諾跟皮諾的長期競爭,一個擁有LV、Dior等的LVMH集團,另一個擁有Gucci、YSL等奢侈品牌的開雲集團,二人從精品業、酒類、藝術品收藏等各方面投資競爭激烈。阿諾買下蘭貝雷酒莊後,皮諾當然要買更貴、更好的酒莊,於是他在去年以二億五千萬歐元的天價,買下只有7公頃,勃根地最知名的德塔特級莊園。勃根地這個居民不到700人的小鎮,就這麼成了法國二大鉅富的投資戰場。

對於皮諾所付出的這個價格,許多人覺得根本無法回收。然而當他在1993年以相當於一億一千萬歐元的價格買下拉圖酒莊時,也曾經被這麼質疑過,然而現在拉圖酒莊的價格遠超過十億歐元。鉅富的時間與投資報酬率計算方式,並不是一般民眾希望能在三五年內回本的態度。

除了中國與法國的富豪,在這一波勃根地酒莊採購下,也吸引了美國體育集團大亨史丹利 · 克倫克,在去年以一億歐元買下馬特萊酒莊,成為他在美國海外投資收購的第一個酒莊。

這幾位全球鉅富的收購,讓勃根地酒莊的土地價格節節升高。許多小農小莊主擔心無法將莊園與技術傳給下一代,也擔心勃根地回到中古世紀,又回到佃農與領主的關係。而消費者也擔心,原先價格就居高不下的勃根地葡萄酒,會不會因為土地價值上揚而影響酒價?目前我們還不知道。我一向偏好勃根地,只希望原本就耕地不大的勃根地不要像波爾多一樣被各國外資買走。就是因為有著這四千多個不同的莊園與小農,才造就勃根地葡萄酒豐富的文化與精緻的口味。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巴黎不打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