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委涉賄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何謂「第二曲線」?:《第二曲線》選摘(2)

2016-04-19 05:10

? 人氣

必須在第一條曲線尚未觸頂時,就展開第二曲線。唯有如此,才能掌握充足的資源(金錢、時間和精力),熬過第二曲線剛開始的滑落,也就是投入的階段。(書中附圖)

必須在第一條曲線尚未觸頂時,就展開第二曲線。唯有如此,才能掌握充足的資源(金錢、時間和精力),熬過第二曲線剛開始的滑落,也就是投入的階段。(書中附圖)

錯過通往未來的轉折點

有一天,我開車穿越都柏林郊區光禿但美麗的威克婁山脈時迷了路。看到有名男子在遛狗,我就把車停下來問路,請他指點我哪條路可以通往亞沃卡(Avoca)。他說:「沒問題,很簡單,直直往山上走,然後再往山下開一哩路左右,就會抵達河邊,河上有一座橋;你會看到對岸的大衛酒館。你一定看得到,因為那是鮮紅色的建築。明白嗎?」「大概明白吧!」我說:「反正就上山、下山,然後就會看到大衛酒館。」「很好。但在距酒館還有半哩路的地方,你得右轉上山,這樣才會抵達亞沃卡。」

我向他道謝,驅車離去,當時還沒察覺他指點方向時的愛爾蘭邏輯有點奇怪。但是,直到後來我開始探討第二曲線的挑戰時,他傳達的訊息仍然深印在我腦海。我們常常在不知不覺間錯過了右轉上山的那條路,渾然不知那才是我們該選擇的道路。我見過太多組織(和太多人)由於停駐在大衛酒館,而錯過了通往未來的轉折點,等到察覺時,已經太遲了,只能在悔恨中回顧過往,懊惱的借酒澆愁,懷念舊時美好時光。

我在職涯中也曾多次不經意的驅車上山,在尚未抵達類似大衛酒館的地方,就在山頭轉向。等到我將職涯發展曲線畫出來之後,上下起伏的生涯發展軌道所蘊含的意義開始浮現,從此以後,我對變動和未來的想法就深受這些曲線影響。所謂S形曲線的概念其實是個隱喻,隱喻是幫助我們理解事情的好工具,千萬不要因為隱喻在科學上不夠嚴謹,就嗤之以鼻。隱喻是簡練的概念,雖然細節不夠明確,卻能出奇不意的說明我們對事情的看法。本書中也將出現許多隱喻。

西格瑪曲線(sigmoid curve)是一條橫躺著的S型曲線,形狀如下圖:

西格瑪曲線(sigmoid curve)是一條橫躺著的S型曲線。(書中附圖)
(書中附圖)

S型曲線是一種數學概念,也是許多人熟悉的隱喻。當我們說「學習曲線」或「走在(曲線)前端」時,也是指這種曲線,許多企業更用這樣的概念來預測未來。但大家不明白的是,S型曲線的涵義並非僅止於此。S型曲線也可以說明我們的人生,以及組織、企業、政府、帝國與同盟、民主制度及其相關機構發展歷程。在每個案例中,最初都會有個投入階段,無論是財務上的投資或教育上的投資(如果指的是我們的人生的話),或嘗試和實驗的時期。在這個階段,投入會大於產出,S曲線的線條乃是直線滑落,付出多於收穫。然後,等到產出提升,成果開始顯現,可以看到些微進展,曲線的線條也開始上揚。如果一切順利,線條將持續向上爬升,但不可避免的,曲線終會觸及頂峰,開始下滑。下滑的時間可能拖延很久,但到頭來終究灰飛煙滅。

我們似乎無法掙脫S曲線,唯一的變數是曲線的長度。羅馬帝國延續了四百年之後,終究走到生命終點。其他帝國還不到四百年就開始衰落,大英帝國就是如此,美國必然也會走上相同命運。政府和獨裁政權最後都會過了賞味期。過去的企業平均都能維持40年壽命,然後才步上衰亡或遭到併購,如今企業平均壽命卻縮短為僅僅14年。儘管人類拚命把自己的生命曲線延長到90歲以上,企業的生命曲線卻似乎加快了波動的速度。不過,最終大家都逃不過灰飛煙滅。前景令人沮喪。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