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貧民窟與城市間的距離!印度兩兄弟為了一片150元的披薩竟淪為混混生財工具...

2016-01-12 11:07

? 人氣

猶記得當年看《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鏡頭一拉開,放眼盡是貧民窟破落的鐵皮的震撼。在印度,貧民窟不是虛構的電影場景,而是超過六千五百萬人口的聚居地──這一次,貧民窟再次成為電影的背景,沒有了《貧民百萬富翁》的夾雜了罪惡與絕望的重門深鎖,《披薩的滋味》還原基本,談更為落地的貧民窟與城市之間的距離。

在同一座城市之內,電視播著相同的節目,貧民窟卻是一個被城市邊緣的名詞,與整體的城市有點難以理解的距離。住在外邊的人永遠無法理解窟內人的生活,而住在窟裡的人同樣無法體會城市的生活。當窟裡的人遇見城市的一切,那一種隔閡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解釋,甚至不只是金錢足以解決。這種邊緣,是連兩個生活在貧民窟的小孩想吃Pizza,也顯得困難重重。

電影描述了來自貧民窟小孩的苦況。貧窮固然是問題,更甚的是,是隨著貧窮而來的影響。一份Pizza,賣三百盧比,兌換為港元,約三十多元(約新台幣150元)。對於很多人來說,這不算什麼;對於大小烏鴉蛋兩兄弟來說,這筆錢卻是一個月拾媒的工錢。即或如此,他們還是有辦法把錢儲下來;然而,戲內多次提到他們與城市的距離—他們想吃Pizza,但從來不知Pizza是鹹是甜;小烏鴉蛋(V Ramesh)看見了別人的手錶,自己取了別人拋棄的,卻不知道那只是玩具手錶;甚至連他們每日所執拾賴以為生的媒—大烏鴉蛋(J Vignesh)也只是稱它為黑石。

他們的生活沒有辦法地困在窟中,家裡經濟的不容許,甚至令他們失去上學的機會,以拾媒幫補家計。偶爾離開貧民窟,進入了所謂的城市,幾步的路程,卻是進入了另一個不同的世界—他們被排擠,被歧視,而他們對別人的白眼而驚訝:「為什麼他們知道我們是來自貧民窟?」而這一句震撼著我──當他們的日常都在貧民窟,從不知對於外邊的世界,貧民窟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更甚的是,他們的不幸無奈地成為了別人的謀財工具。當大小烏鴉蛋一心去吃Pizza,卻被保安與經理誤以為搗亂而阻止,經理更是一巴掌的打在大烏鴉蛋的臉上,而這一幕剛被其他小孩拍到。這種不幸,本來是貧民窟小孩之間取笑的對象,片段落在小混混的手中,就成為生財的工具,用以勒索Pizza店的老闆。一層接一層的,談至後段,各人的籌算,讓大小烏鴉蛋的身影愈來愈模糊,他們淪落為撈油水的人與商家的籌碼。即或最後他們如願以償,然而在願望達成的背後,是更多的利益衝突與公關手段──大小烏鴉蛋有什麼感受,關於他們的一切,其實沒有人關心。

《披薩的滋味》借著生活的一件小事,以小見大,談到貧富懸殊,談到貧民窟中的人無可奈何。沒有美化,而是白描了窮小子的無奈──他們的天空,是其他人無法看見,而他們的眼光,不足以讓他們理解城市的日常。結局呈現的熱鬧畫面,彷彿終究夢想成真;然而,想深一層,這是不折不扣的殘酷的現實。貧富之間的距離是一條沒有人跨越的鴻溝。這是根深柢固,這是難以更改,他們是連進入餐廳都沒有資格的一群。唯一慶幸的是,城市勾起了他們的好奇,卻(還)沒有改變他們──嘗試以後,他們欣賞自己所曾擁有,沒有迷失在城市當中。

撰文|程思傳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ITYZINE城市誌(原標題:貧窮帶來最遙遠的距離:《披薩的滋味》)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