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全部都要嫁給他!」女藝人天心:最好找「這種男人」來當老公!

2016-11-29 12:53

? 人氣

聊到拍攝《一把青》的趣事,也是眷村後代的天心滔滔不絕地分享(涂亞庭攝影)

聊到拍攝《一把青》的趣事,也是眷村後代的天心滔滔不絕地分享(涂亞庭攝影)

一踏入髮廊包廂,天心立刻拉著採訪編輯到身旁坐下,還來不及回神,天心已經開始滔滔不絕地分享故事,清晰明快的語調、加上豐富的手勢表情,一時間真有種《一把青》裡爽朗豪氣的副隊娘小周,就在眼前的錯覺。

「少了她,一把青可能連20集都做不到。」—《一把青》編劇黃世鳴

黃世鳴告訴我們,他能成功把原本僅1萬多字的小說拉長成30集的電視劇本,天心飾演的周瑋訓(小周)一角功不可沒。在白先勇原著僅用一行字輕輕帶過的小周,黃世鳴在電視劇給了她豐富的性格和完整的人生。

被設定為東北大妞的她潑辣又霸氣,連珠砲的嗓門一響起,連軍官都不敢跟她爭辯,像一團熊熊烈火,照亮那個蒼涼的時代,將整部戲的劇情張力都帶了出來。

tienxin2.jpg
有話直說的小周,在《一把青》中相當亮眼。(圖/一把青官網)

鏡子裡的天心正在讓造型師描上眼線,她眼睛半閉著,還能嘰哩呱拉地發表看法,「師娘跟朱青,壓抑死了!這部戲裡最不會得憂鬱症的就是小周。」幾乎每個受訪演員都認為小周的際遇很辛苦,天心卻是這樣看待她,樂觀的態度跟編劇精心打造的小周,竟然像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天心認為,白先勇的作品雖然滄桑,但生活裡不會只有苦痛,一定是高興跟悲傷並存的。

金鐘獎影后天心經歷豐富,但是出演小周這個從背景到性格都和自己非常相似的女人,對她來說卻是相當特別的經驗⋯⋯

  •  《一把青》這邊看:

Q:我們前幾天訪問楊一展,他說小周是最辛苦的角色,妳怎麼看?

A:我看三個女生,覺得小周反而是最勇敢的,會叫的有糖吃嘛。芊儀太壓抑,她的得體害死她了,為了顧全大局反而忽略了自己。然後你看朱青就是少女嘛,愛上了郭軫,逗弄一下就心花怒放,後來沒有了就自我放棄,你不覺得現在多少女生也是這樣嗎?(延伸閱讀:《一把青》告訴我們3種愛的模樣─70年前的愛情,比想像中刻骨銘心

小周後來當師娘做的爛透了,可是相對的她只顧家庭,小周小心眼到極點,但她的小心眼救了自己,所以演完這部戲,我的心得就是女人要自私!(大笑)開玩笑的啦,我當初看到後面劇本,想說:「嘖,怎麼這麼自私自利,開始不太欣賞這個女孩⋯⋯」可是再看再看,發現她才是最聰明的人,她知道自己要什麼,她敢要!

Q:妳說妳跟小周其實個性很像,有沒有哪部份是讓妳覺得很難詮釋的?

A:背叛的部分(斬釘截鐵貌)。在現實生活中我絕對不會背叛朋友,在戲裡我必須這麼做,那我說服自己的基礎就是建立在「因為我有女兒!」,為母則強,全天下的媽媽都一樣,為了小孩可以連老公都不要。

我媽跟我說,孩子自己生出來的感覺男人永遠無法體會,因為我單親嘛,我媽也是白天當餐廳小妹洗碗,晚上拿家庭代工回家焊電腦那個板子,焊到她現在眼睛非常不好,她曾經也覺得自己活不下去,可是小朋友讓她活了下來,都是因為孩子。

天心
女人的堅韌足以扛起一整個時代(圖/一把青臉書)

Q:那妳怎麼看待交接妳的小邵?

A:老實鬼!一板一眼的,毫無幽默感的老實人。但這安排得很好,小周愛講、愛辯,碰到一個嘴笨的不是挺好嗎?小周要是碰到大隊長或郭軫就完了。大隊長一心為國捐軀,太太只能在家惦惦,小邵就是會儘量去配合,小邵自己也帶著愧疚之心,因為小周老公是代替他飛才走的,所以小周也是委屈啦!兩個人都委屈。

Q:我們訪問吳慷仁,他說他覺得最好的老公是小邵,妳認為呢?

A:當然啊,我們全~部都要嫁給他!片場全體女生都要嫁給小邵!這個人就是適合婚姻生活,另外兩個男生談戀愛就好,隊長只愛事業,現實生活裡老公愛事業愛到都不回家,妳要嗎?再有錢妳也不要啊。那郭軫就是漂撇,真的要過生活一定是小邵。

tienxin9.JPG
負責任的小邵被公認是最佳老公。(圖/一把青官網)

Q:妳跟師娘、朱青的友情貫穿全劇,能否形容一下女生三人情誼?

A:我跟師娘學生時代就認識,小周活潑嘛,看到芊儀被欺負就想保護她。再碰到朱青就覺得她是小芊儀,也是正經八百開個玩笑就臉紅,可是這兩個女生也覺得小周好玩,整個村子大家都是良家婦女,那個時代女生多保守啊,小周還會開黃腔的!就我一個人讓整個村子有趣起來。我是屬於「凸」的人,她們兩個是「凹」。

Q:妳跟楊謹華、連俞涵的相處,是不是也像戲中演的那樣?

A:對!真的!角色選的太好了,楊謹華多好欺負啊(大笑),她就像芊儀這樣優雅,俞涵也是,我逗她一下就臉紅了!真的太有意思,現實生活我們就像這三個女生的個性。殺青了我們還是這樣子,真是老天的安排耶。

天心
現實生活的她們,就像劇中三個女生的個性(圖/PTS 台灣公共電視@youtube)

Q:聽說妳本身就是空軍眷村出身?

A:對,我外公是空軍士官長,我表哥是現役飛行員,所以從小跟空軍非常有緣分。接這個戲最特別的是,以前就是很自然的生活嘛,不會特別去討論,但這次合作想要更了解空軍家庭的氛圍,就回去問了很多家裡的事情,把小時候的片段記憶串聯起來變成完整的故事,原來這麼好玩!

以前我演其他戲,家人的反應就是「還不錯啊~有看啊~」這樣而已。可是這部戲還沒上他們就一直問:「什麼時候播?什麼時候播?在哪裡播?」總之整個家族都很期待!

Q:身為眷屬,妳眼中的空軍是什麼樣子呢?

A:我覺得空軍真的很特別,我外公都不講話,就是軍人樣,可是家裡的女生包括我媽媽,都很疼很疼。我表哥也是話不大多,拍戲時我有跟他聊,比方說寫遺書這件事,他說:「早就寫好了。」我問在哪裡?「在國防部啊!」那你老婆知道嗎?「我死了她就知道啦。」

聽了其實很心酸,他還上過聯合報頭版,那次執勤是要降落的時候輪子下不來,只好機腹著地,當時救護車消防車都來了,他就盤旋盤旋然後完美落地。家人都是隔天看報紙才知道,我問他這麼大事怎麼不講?他只說:「我這不就回來了嗎?」。

我覺得以前的空軍傳統都還保留著,現在看他們還是相當自律,我舅舅跟大表哥都騎重機,有次看他(飛行員表哥)跨在上面,問他為什麼不騎出去?原來是空軍規定不能騎摩托車!表哥說:「我們的命是國家的。」所以就算沒人看到還是很自律。

(涂亞庭攝影)
天心津津樂道跟我們分享家族的故事(涂亞庭攝影)

Q:我們很好奇什麼樣的女人會嫁給空軍?

A:空軍就是帥嘛,每個都是「都教授」!可是啊,那時候女人跟空軍在一起,家裡會非常非常反對的!我外公只是士官長喔,還不用飛,等到我外婆過世我媽才敢告訴我,他們是私奔的!那年代私奔是多大條的事啊,可是外婆就不管,愛到了就要跟著他。

之後撤退到台灣,我外婆帶著孩子先過來,來了之後也不知道老公在哪裡,就被安排一個地方住著,不知道隔了多久,有天凌晨突然「叮咚」一聲,開門一看:「矮冬瓜回來了!」因為我外公矮矮的。

你問我什麼樣的人可以走過那個時代?他們就是沒想那麼多,就認命!就像芊儀講的「日子過了就好了」,也不敢想先生會不會回來,只有等。所以外公回來覺得是撿到的。

Q:演出《一把青》給妳最大的收獲是?

A:懂得感激吧。這部劇是很人性的,我們其實也一樣,只是比較幸運沒有戰爭,不用面對生離死別,但重點都是怎麼讓下一代的生活更好。長輩是靠這部戲找回憶,但我更希望年輕人可以看,因為這段故事真的很快要變歷史了,就看一看長輩曾經做過什麼努力,讓我們可以過現在的日子,當然我們都希望生活更好,但,就多一些感激吧,大家都在努力。

訪談結束前,趕著下一場活動的天心還不忘記叮囑旁人為我們準備飲料,急匆匆又快活的身影,讓人好像又看見戲裡那個自信、風趣、處處為家人著想的小周,少掉戰爭時不得已的自私,天心的笑容顯得格外溫暖、迷人。

天心
(圖/ 公視臉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