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余宜芳專欄:雪梨有什麼好吃的?

2018-12-15 10:40

? 人氣

雪梨擁有全球最大的天然海港雪梨港,以及彎彎曲曲、超過七十個小海港和海灘,很多沙灘都有市政府搭建的固定烤肉設備,隨時歡迎市民BBQ。圖為雪梨歌劇院(圖/曾詩婷攝)

雪梨擁有全球最大的天然海港雪梨港,以及彎彎曲曲、超過七十個小海港和海灘,很多沙灘都有市政府搭建的固定烤肉設備,隨時歡迎市民BBQ。圖為雪梨歌劇院(圖/曾詩婷攝)

旅居雪梨三年,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嘗到各種文化身世背景殊異的食物,開了胃,開了心,也開了眼界。透過她們,我學會欣賞廣東菜、上海味,以及飄洋過海放棄一切重來的勇氣。

「回到雪梨,你們最想吃什麼?」飛機上我問兩個孩子,濶別曾旅居數年的「異鄉」,一定有懷念的童年滋味。

“Bánh mì!”他們毫無懸念回答,這是以前放學時常吃的法式越南三明治。做法很簡單,法式長棍(Baguette)對半剖開,先抹上越式豬肝(肉)醬、美乃滋,再夾入豬肉片或雞肉片、越式火腿絲,加上小黃瓜絲、糖醋醃漬的紅蘿蔔絲、墨西哥辣椒,大把連莖香菜豪氣放入,最後灑上幾滴美極鮮味露(Maggi Sauce)。大囗咬下這個三明治,香、脆、酸、辣、甜,好吃極了。

(圖上)法式長棍麵包與(圖下)法國麵包
法式麵包加入越南料理,也成為受歡迎的庶民美食。(圖上)法式長棍麵包與(圖下)法國麵包(資料照)

這款三明治堪稱是法國皮越南骨的混血兒。十九世紀末法國人把法式長棍帶入殖民地越南,越南人為了成本考慮,在麵粉中加入便宜的在來米粉,外表仍舊酥脆,內裡卻更鬆軟,再用豬肉、豬肝熬成肉醬取代鵝(鴨)肝醬,加入越式酸辣餡料,不只在越南是受歡迎的庶民美食,也早已移民到全世界。

移民朋友讓我開胃又開心

再問,除了三明治,他們還想吃什麼?「飲茶!」又是異口同聲,女兒用一囗標準的廣東話唸出:「唔該,蝦餃、燒賣、叉燒包、腸粉。」說來說去,會讓他們流口水想念的「雪梨」美食,不是袋鼠肉排、牛排、炸魚薯條,全是正宗道地的移民美食,越南移民的法式三明治、香港移民的港式點心、韓國人的烤肉、泰國人的冬蔭湯底火鍋。如今回頭看旅居雪梨三年,最大的收穫是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嘗到各種文化身世背景殊異的食物,開了胃,開了心,也開了眼界。

當年住在雪梨南方大鎮好事圍(Hurstville),它和北方大鎮車士活(Chatswood)是大雪梨華人人口最多的兩個區,好事圍以香港和中國移民為主,車士活除了香港人外,也有比較多的台灣人,韓國移民亦不少。雪梨市中心(downtown)極小,大雪梨區沿著幾條火車幹線輻射出一個個以火車站為中心的小鎮,許多小鎮自然演進成不同國度的移民聚落。

九七前後,大量香港人移民至澳洲,原本有不少希臘裔移民的「Hurstville」,逐漸被香港和中國移民攻占,成為地名很吉利的「好事圍」。主街上好幾家廣式酒樓,華人超市滿滿中港台豐富食品雜貨,《明報》、《星島日報》天天空運,港劇錄影帶店的盜版TVB劇集堪稱同步香港,畢竟那是網路尚未鋪天蓋地,打國際電話還要買電話卡的二十一世紀初。由於親戚早年落腳好事圍,我們就在沒有心理準備下進入小香港生活圈。

飄洋過海的勇氣與家鄉味

當認識的香港朋友、上海朋友愈來愈多,一個美食新世界在眼前展開。Potluck Party是典型的聚會模式,幾個家庭各自帶拿手菜聚會。原來香港人喜歡吃炒泡麵,把「出前一丁」泡軟,加洋蔥、絞肉、紅蘿蔔絲和蠔油同炒,香噴噴的,比我們台式炒米粉簡單多了。
原來廣東人用來自廣東佛山特產的柱侯醬來燒牛腩,不像我們用豆瓣醬和香料包。原來全家老小每周到茶樓飲茶可以是固定的家庭聚會,二三好友到茶樓相約聊八卦嘆人生也很相宜。

慢慢的,我知道好友A原來是香港教中文的中學老師,移民後碰上九七金融風暴,香港的小公寓成負資產(賣了還不夠繳還銀行貸款);B因為想出國,相親嫁了移民雪梨多年的同鄉,正在經歷磨合期;白淨的C和先生是上海復旦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一面念研究所一面打工,最辛苦的活兒是旅館整理,床墊再重也要快速鋪好床單,她懷念上海的黃泥螺、薺菜餛飩,好事圍的上海館子吃不到這些地道上海味,但糟滷的鳳爪雞雜還可以。什麼是糟滷?上海人家戶必備糟滷汁,用花雕、紹興等黃酒加上老酒糟以及十數種香料做成,醃漬肉類、硬質蔬菜堪稱百搭。

燒賣皮薄、餡多、肉質彈牙飽滿,一口咬下就能感受肉汁從齒縫溢出,再加上各家特調的內餡,更增添不同風味。(圖/澳門旅遊局)
在海外透過與不同人的交流,不僅能推廣家鄉味,也能嘗到其他口味的料理。圖為燒賣。(資料照,澳門旅遊局)

透過我,她們嘗到蚵仔麵線、炒米粉;透過她們,我學會欣賞廣東菜、上海味,以及飄洋過海放棄一切重頭來過的勇氣。

雪梨擁有全球最大的天然海港雪梨港,以及彎彎曲曲、超過七十個小海港和海灘,富人區常見豪宅後面就是小碼頭,停泊自家遊艇;升斗小民也不用羨慕,許多小鎮開車二十分鐘內即有公共海灘,平民同樣可以天天衝浪享受無敵美景,很多沙灘都有市政府搭建的固定烤肉設備,隨時歡迎市民BBQ。

鄉愁是九層塔辣椒爆炒三點蟹

那天幾個常玩在一起的家庭相約在海灘辦烤肉宴,為準備舉家回台的我們送行,台灣人用沙茶醬醃肉片,上海人、香港人當然各有獨門祕方。我對好友說,雪梨真的很棒,空氣新鮮美景無數,但好可惜,海鮮做得不夠好,高雅的海景餐廳常常只有冷冰海鮮冷盤或是大塊切裹粉酥炸,不像台灣港邊一定找得到海產店,各式新鮮海產任君自選大火爆炒,請他們務必要來台灣體驗品嘗。

原來我的鄉愁是九層塔辣椒大火爆炒三點蟹,雪梨再好,終究少了這味。

*作者曾任天下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時報出版第一編輯部總編輯。本文原刋《新新聞》1658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