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阿嬤的歌─《一個人的收藏》選摘(4)

2015-09-18 05:20

? 人氣

李心潔是歌手,也是多才多藝的跨界藝術工作者。(取自李心潔官方臉書粉絲頁)

李心潔是歌手,也是多才多藝的跨界藝術工作者。(取自李心潔官方臉書粉絲頁)

二○一一年年底,金馬影后李心潔在台北耿畫廊舉辦首場個展「吟」,從演員、歌手跨界藝術,心潔的多才多藝令眾人驚豔,而她的好人緣,也讓個展人氣十足。

在好朋友眼中,心潔的純真和永遠充滿好奇心的一雙大眼睛相當難得,無論是私底下或創作時。她作畫的感動,來自於世界而非自身的情緒;她曾開心地說自己與老公在全世界已經有二十幾個孩子了;而在繪畫中所投注的熱情,也帶著如孩子般笑容綻開的色彩與線條,躍動出她在開闊檳城鄉間,奔跑成長的生命力道。

二○一一年夏天,北京因為多雨,沒有往年那股熱勁,台北卻是艷陽高照熱得離譜。再見心潔,已是好幾年後了,她以一身正紅的露肩洋裝現身,像在跟台北的盛夏陽光較勁,我叫了她一聲,她一轉身裙襬一揚,隨即燦爛地笑了。我忽然想起多年前冬天在北京首都體育館的一場綵排,心潔跟著張艾嘉穿過一排一排放置在溜冰場上,等待整排的觀眾席,張艾嘉的眼神確定直直向我走來,而心潔則張大了她那雙出了名的大眼睛左右張望著,彷彿一個走進了遊樂園的孩子。師徒二人神色各異相映成趣,洋溢著不受零下低溫所限制的熱情,忽然讓在這冰宮工作數日的我產生一股暖意。而這次再相見是在炎熱的台北仲夏,心潔很明顯地變了,漂亮的大眼依舊,但眼神篤定了許多。

其實跟心潔不這麼熟,因為跟奶茶(劉若英)或張艾嘉共事才見過幾次。這次共在台北相處一週,也是透過張艾嘉的悉心安排,為了她首次的個人畫展和我監製的動畫片音樂的錄音。我與張艾嘉為此次工作討論許久,但是與主角見面時事情已箭在弦上,得加緊工作。沒想到心潔卻因此給了我更多。早就從奶茶和張艾嘉口中得知心潔自小就酷愛畫畫,幾年前看了她的繪畫作品,發現並非是傳統的架上繪畫,當時她應邀受某時尚雜誌專訪,卻一改女明星受訪模式,談的是她眼中的其他女性。她邀請了幾位年紀、職業、角色各異的女性朋友,以繪畫描述,不過這不是具象的肖像述說,而是抽象的聯想。她先畫在牆上或地面,完成後讓被描寫者站在繪畫中進行拍攝。當時我真的給驚著了,我發現她眼中的世界和人們是如此繽紛和正面,完全專注於觀看的心潔,看不到一絲自憐自溺的藝人氣息。

當然,對於她從觀念的途徑來表達思想,我很是佩服,非常地觀念,非常地當代。所以當張艾嘉提起是時候讓心潔的美術創作公開展覽時,我一口就表示支持,雖然心中明白,心潔第一個要跨過的門檻,就是群眾對於漂亮女明星與藝術創作關係的質疑。但心潔在那次專訪中的女性專題,以及一年前她拜訪印度和菲律賓後的表達,不僅情感真摯,且角度原創不落俗套,已有藝術工作者之氣象。所以我支持她,也相信時間會讓閱讀者跨過質疑門檻,逐步踏入她的藝術思維。

李心潔與張艾嘉。(取自李心潔微博/官方臉書粉絲頁)
李心潔與張艾嘉。(取自李心潔微博/官方臉書粉絲頁)

然而,創作人的生活經歷才是藝術來源的最大養分。與心潔相處的這段時間,聽她提起這次個展的創作動機,心中十分感動。自祖母過世後,心潔的母親讓家中女眷保留一件祖母的遺物時,她沒選擇任何一件珠寶金飾,而是祖母常穿的碎花夏衫。從那件南洋華人女性傳統的花布衫圖案中,她重新閱讀和回憶,那些屬於女性角色、時代轉移、記憶與美學等關係,也同時讓與自己息息相關的成長歷程,藉由一次次專注的繪畫書寫,開啟與青春後心靈的對話。在那充滿了熱帶溫度的色彩裡,她讓直覺的情感來帶領理性的表達,讓繪畫主動說話,讓自己透過美術的書寫過程,如旁觀者般的觀看自己、觀看祖母、也觀看這世界。

後來才知道心潔是個如此純粹的人,工作時、說話時、沉默時。她的感動總是來自世界而非自身的情緒,她習慣把自己放在微小而無形的位置,好更透氣地感受這個世界。她可以如此自在張望,全因為她已懂得放下自己的自由。於是她的無畏如同孩子般地展現,她笑稱也許是童年成長在無憂開闊的檳城鄉間,鄉下孩子總是無懼。但我認為不只如此,在看過許多純真隨環境改變而消失的演藝界和藝術圈的實例後,更是相信有時純真是需要天分才能延續,我稱之為「靈氣」。

姚謙和新作《一個人的收藏》(時報出版)
姚謙和新作《一個人的收藏》(時報出版)

*作者為華語歌壇著名作詞人、製作人、音樂經理人,本文選自作者新作《一個人的收藏》(時報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