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昌專文:台灣人的荷蘭基因

2015-08-15 06:30

? 人氣

馬姓不乏回族,不過馬英九總統的祖先應係漢族、曾為漢武帝立下大功的扶波將軍馬援。(圖為三亞的馬援雕像,Huangdan2060/維基百科)

馬姓不乏回族,不過馬英九總統的祖先應係漢族、曾為漢武帝立下大功的扶波將軍馬援。(圖為三亞的馬援雕像,Huangdan2060/維基百科)

因歷史的淵源,台灣成為南島語族原住民、高加索白人荷蘭種,以及東亞蒙古種漢人,分別代表大洋洲、歐洲、亞洲三大不同人種的融合之地,這在世界上可說是絕無僅有,台灣人真的很「混」!

一九九五年左右,日本的骨髓登錄庫才募集了差不多六萬人,就有七成五的日本人可在其中找到HLA(人類白血球抗原)相符合者。相較之下,台灣那時骨髓登錄庫已經將近十萬人,但只有六成台灣人可以找到HLA相符的捐髓者;要等後來台灣的骨髓庫募集了二十多萬人時,成功率才達到七成。

這說明了台灣人種血緣的複雜性與多樣性。台灣的四大族群,若依來台的歷史順序來說,原南島語族的原住民、十七世紀後開始來台的閩南語族、稍後的客家語族,以及一九四九年前後來台過去稱為「外省人」,涵蓋江南、江北漢人甚至滿、蒙、回、藏的混合族群。而自十多年前,開始有新的第五族群,就是東南亞外籍新娘之子,特別是越南。

台灣不僅血緣多樣,長相也具多樣性。例如民進黨大老吳乃仁、吳乃德兄弟就長得完全不同,弟弟是漢人模樣,哥哥則頗像南亞人。

台灣人血緣多樣長相也多樣,如民進黨大老吳乃仁(左)是漢人模樣,哥哥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右)則頗像南亞人。(中評社)
台灣人血緣多樣長相也多樣,如民進黨大老吳乃仁(左)是漢人模樣,哥哥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右)則頗像南亞人。(中評社)   

而前立委經濟學者林忠正,如果留小鬍子,穿上阿拉伯白袍,像不像八世紀回教白衣大食的人物?以當今掌權者而言,國民黨祕書長金溥聰是滿族,而總統馬英九的姓氏也令人充滿想像。

馬英九或許是漢朝伏波將軍馬援之後;但如果是新疆馬氏或雲南馬家之後,都應該是回族,不屬漢族。「馬」姓之來源,本來就是「穆罕默德(Mohammed)」之「穆(Mu)」之漢語化。馬英九的「五官俊秀」,也許正因為他有漢人以外的血統。

除了華人政權外,台灣先後被荷蘭人統治三十七年,日本人統治五十一年。因此,常見有些台灣人帶有日本血統,但因長相無啥特殊,故外界常不察,例如總統府祕書長廖了以,媽媽是日本人,所以他的子女非常日本。

荷裔台人知多少?

台灣人中偶爾可見到長相似西方人的鬈髮、紅髮、高鼻等,顯見其祖先有高加索白人血統(如明星湯蘭花),所以除上述五大族群,應加上「高加索白人後裔」這一個第六小族群。以台灣史而言,一六二四年到六二年間據台的荷蘭人,當然是台灣這土地最早也最多的高加索白人。何況當時福爾摩沙島上人口若以二十萬計,一千人的荷蘭人,也算占有○.五%了。所以荷蘭駐台代表胡浩德說:台灣有我的親人。「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更何況長達三十七年,而荷裔台人知多少?

反而在一六六二年到一九五○年之間,除極少數像馬偕那樣娶台灣人為妻的傳教士外,台灣女子和西方男子成婚生子的,少之又少。而當年在台灣的荷蘭人,男性遠多於女性,因此,台灣人若帶有荷蘭血統者,來自父系的成分要高於母系;但鄭成功攻台時,確有少數荷蘭女子被迫嫁給漢人。

還讞湯蘭花嗎?她應該具有高加索血緣。(唱片封面)
還讞湯蘭花嗎?她應該具有高加索血緣。(唱片封面)   

那麼,我們有沒有科學方法,來驗證哪些人具有高加索白人血統?

我發現人類第六對染色體上的白血球抗原中的HLA-B27基因,可以是一個有趣的標誌。

HLA的全名是人類白血球抗原。人類的紅血球只有ABH三種抗原,而組成A、B、O、AB四種血型,白血球則有幾十種抗原,以及數以萬種不同的白血球血型組合。而特定白血球抗原的頻率,在各民族差異甚大。例如原住民之HLA抗原分布與漢人明顯不同,而近於南島語族;而台灣閩南及客家的HLA抗原分布,與中國黃河以北漢人甚為不同,而與黃河以南漢人較接近;日、韓則較近於北方漢人。

南方漢人,特別是沿海自浙江到廣西,包括台灣,有古代越族的血緣;較內陸的南方漢人則有苗族、壯族……等等少數民族的基因。所以黃河以北與黃河以南的漢人甚為不同。

像鴻海郭台銘是山西人氏,屬黃河以北,所以郭先生之弟在台灣骨髓庫找不到HLA相合者,而在中國北部則找到了一個;有趣的是在歐洲也找到了一位,我猜這一位大概是祖先隨蒙古人遠征歐洲而落地生根者。

B27是白人血統密碼?

HLA抗原中的B27,白種人大約八%帶有此基因,其中最多的是北歐人種,瑞典北部可達二○%以上,愈往東,到了羅馬尼亞五%,保加利亞只有二%,猶太人一.八%。而怪的是,阿拉斯加Yupik是一三%,美洲印第安原住民也有八.六%,而藏族有七%,蒙古人只有一.五%,非洲人約四%,北方漢人約一.二%,日本人則○.一%到○.五%。

中國南方漢人大約二%帶有B27基因,但不少研究者包括林媽利醫師均指出,台灣福佬人的B27發生率高達五%,而據林醫師的研究,客家只有○.五%左右,何以如此,其原因值得探討。

更有趣的,是台灣原住民的HLA-B27發生率,各族之間相差甚大,例如台中地區的平埔巴宰海族可達一○.九%,與荷蘭人關係最密切的西拉雅是六.九%,但東部的阿美族則只有一%。這兒再透露,陸委會前主委陳明通正是巴宰海族人。

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是巴宰海族,與荷蘭人相對血緣密切。(中評社)
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是巴宰海族,與荷蘭人相對血緣密切。(中評社)   

於是,出現一些有趣的問題,台灣福佬人HLA-B27發生率比中國南方漢人高也比客家人多,是因為荷蘭祖先留下的基因密碼?還是母系平埔族的影響?西部平埔族的HLA-B27頻率比東岸原住民要高出許多,有荷蘭人的影響嗎,還是天生?

這個問題,隨著科學家們對HLA-B27亞型的揭祕,出現了令人莞爾的答案,且待下回分解。

*作者為台大醫師,本文選自作者過去數年專欄集結之著作《島嶼DNA》(印刻文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