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地戰略
  •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朕乃女人》選摘(2):武氏稱后,杖責醉骨懲妃

范冰冰演出之《武媚娘傳奇》劇照。

范冰冰演出之《武媚娘傳奇》劇照。

我們不能肯定,武后是否也在現場親耳聽到了兩女死前的怨忿,正史只記錄了她對王皇后和蕭淑妃的殘忍刑罰:在杖責之後,她們遭砍斷手腳,斬下的四肢被反覆敲擊直至碎裂,涔涔出血的身軀被棄置在酒甕中,歷經數日才死絕。

─────────

六五五年冬季,武媚娘正式被冊立為后。一些高級且資深的大臣和宮人,都非常清楚高宗詔書中的謊言,但如今他們被迫接受一場異常隆重、奢華的典儀。高宗大肆鋪張地昭告天下武氏的封后,而這也勾起了武后對手的多少辛酸淚。

這道高宗下旨草擬的詔書,理所當然地出自許敬宗和李義府之手,當初也是他們率先倒戈支持武氏封后。在按照應有的禮儀接旨後,武后隨即遊行於後宮。此時,後宮所有嬪妃、宮人,皆須立於宮門前庭,恭迎她的到來。高宗甚至還史無前例地下令讓所有朝廷官員的妻子出席,這無疑是武氏的期望——大獲全勝的她亟欲向所有曾經質疑其正統性的人示威。在彰顯其威儀後,武后隨即在宗廟之中被正式冊封為李唐皇室的家族成員,這個傳統的舉動旨在確保上下有序、尊卑有別,高宗同時也宣布,追封武氏之父武士彠為周國公,其餘家族成員則「家食魏千戶」,成為名符其實的國公氏族。

武后的統治就此展開,並精心策劃了對昔日所有對手的報復行動。為了證明她的夫君是個擁有良善天性和治國之才的國君,她要求高宗褒賞韓瑗和來濟的忠誠,這兩名大臣雖曾極力反對她的晉升,但他們僅是為了要履行輔政大臣忠心為國的角色。這樣賢德的勸諫幾乎融化了高宗的心。輕信如初,高宗認為這是完美的皇后善解人意且脾氣溫厚的懇求,甚至還以此寬慰心存懷疑的大臣。這些大臣遠比高宗對政治生態更加熟稔,他們看透了武后的居心——武后是在提醒他們,她絕對不會忘卻他們當時的責難。兩名輔政大臣懇切地請求皇帝允其告老還鄉,但這往往被視為是大臣溫潤謙讓的舉止,故高宗予以拒絕了。兩名大臣再三表明心跡,他們的確想現在就告老還鄉,希望皇帝能大發慈悲允許他們。然而,高宗仍聽不出話中有話。此時,韓瑗和來濟有如芒刺在背,武后應該會在接下來的秋天就開始對付他們,而他們的猜想也確實準確。

武后的長子李弘——雖然他是武后入宮前就已懷上的私生子——在六五六年年初被正式冊立為太子。為了防範外戚的不良影響,武后搶先在任何批評之前,就下令將同父異母的兄長貶謫至偏遠的行省。大臣旋即讚揚了皇后的賢德,但事實上武后確實也對兄弟姐妹向來沒什麼好感,只要一逮到機會,就會毫不留情地將他們流放。

在武后亟欲有所作為的同時,已中箭下馬的王皇后和蕭淑妃仍被囚於後宮別院——這可能僅是一間瓦砌庭院中的小房子。在軟禁初期,還有宮人會照料她們的生活起居。然而,在大門被牢牢深鎖之後,情況變得更加嚴峻,不再有宮人來為她們準備沐浴用品,最後甚至連夜壺也被剔除;從前光鮮亮麗的衣飾早已不可追憶,當太監和宮女不再定時前來時,她們的幽禁生活迅速變得骯髒且令人窒息。

此前,她們的整個人生都被培養成要隨時注意自己的儀容,但如今她們卻被剝奪了滿足其虛榮的所有昂貴衣飾,驟然間失去了梳妝台和為其梳妝、洗浴的宮女。她們只能靠對方的陪伴繼續堅持下去,就連飲食也只能通過那對外的唯一小孔。自武氏封后的那一年起,情勢每況愈下,直至六五六年年初,她們的外表早已凌亂不堪。然而,只要她們還活著,就仍然有希望。在武媚娘封后不久,高宗偶然間經過其關押之處——如同多年前高宗在感業寺那場與武媚娘的「意外」會晤,我們或許可以這樣推測:高宗是刻意前往的。

乾陵永泰公主墓發現的唐壁畫。(中國博物館官網)
乾陵永泰公主墓發現的唐壁畫。(中國博物館官網)

高宗實際上對王皇后和蕭淑妃的生活條件並不知情,只知曉她們已經「被處理」,他可能認為她們不過是在後宮數以百計的后妃寢殿中空轉度日,而不是被關押在一個逐漸骯髒腐爛之地,他甚至可能以為她們的生活仍一如往常地進行。不過,高宗甚至無法進入她們所囚之處,只能向那個微小的食物之孔喊話。匆忙之間,他竟然忘記了她們的妃銜早已正式被廢,而仍然呼喊她們為皇后和淑妃。史書中並沒有清楚寫出是誰回應,但有一名哭泣的女子應道:「妾等得罪為宮婢,何得更有尊稱!」神情激盪的高宗簡單地問了她們是否有什麼話要說,兩女泣而答道,如果高宗覺得她們命不該絕,仍有機會逃脫,他應賜名這被囚之院為「回心院」。

對於這兩名囚犯來說,等待的時間更加度日如年,幾天後,她們聽到院外有人聲。有人敲下了砌在小屋外的磚瓦。霎時間,兩女以為高宗回心轉意,或最起碼她們的情況將獲得改善。然而,等待她們的卻是所有刑罰中最殘酷的把戲。她們發現站在門外的並非高宗的宮人,而是武氏的心腹。他們下令,兩女將各受杖責一百,而光是這個懲罰就可以輕易讓人送命。行刑之前,前廢后拒絕表露其情,相反的,她三拜而道:「願大家萬歲!昭儀承恩,死自吾分。」蕭淑妃則不甘心接受此命運,寧靜的空氣中迴盪著她淒厲的呼喊:「武氏狐媚,翻覆至此!我後為貓,使武氏為鼠,吾當扼其喉以報。」

我們不能肯定,武后是否也在現場親耳聽到了兩女死前的怨忿,正史只記錄了她對王皇后和蕭淑妃的殘忍刑罰:在杖責之後,她們遭砍斷手腳,斬下的四肢被反覆敲擊直至碎裂,涔涔出血的身軀被棄置在酒甕中,歷經數日才死絕。「令二嫗骨醉!」據稱,武后曾經這樣說道,而此話語也顯得十分奇異且諷刺意味十足。武后報復性地說出「讓其酒醉入骨髓而化」,這顯示了當代的隱喻措詞達到高潮——武后為其後宮對手選擇的死刑,是對於好淫者的殘酷刑罰。刪去這種細緻的古典詞藻,現代話語中最接近的比喻可能是「讓這兩個老太婆醉到骨子裡!」

武后最後對這兩名所謂妖女的話語,像是在教訓他們的生命終於走到盡頭,包括她對她們死後諡號的決定。在中國傳統上,人們藉由「諡號」以概括其生前的作為和運命,並指引其來生的方向,需要經過縝密的思量,才能確保這個諡號能為往生者帶來吉運,並引導其來世走上正途。武后對前廢后和蕭淑妃採取極為激烈的例外,她決定讓前廢后在來世成為「蟒」,淑妃今後則改姓為「梟」;有人認為這樣的稱呼,將保證她們將轉世為改姓的動物,武后可能在蓄意阻撓蕭淑妃如其詛咒成為貓。

喬納森.克萊門茨與其作品《朕乃女人》(讀書共和國)
喬納森.克萊門茨與其作品《朕乃女人》(八旗文化)

*作者為英國劇作家與大眾史學家。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朕乃女人:武則天.中國史上唯一女帝的傳奇一生》(八旗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