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魂如初》小說連載3│千年古都四方市青石板上的相遇

2018-08-04 03:00

? 人氣

劍魂如初小說連載。(圖/取自書封)

劍魂如初小說連載。(圖/取自書封)

半圓形立面,錯落有致的露臺,在夕陽餘暉與樹影橫斜掩映之下,這座酒店美得如夢似幻,一點都不真實。如初目不轉睛地再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就發現,太過夢幻的事物,果然經不起近距離檢驗。

牆壁上一條條全是漏水痕跡,檐瓦部分脫落,間隙處長滿蕨類植物與雜草。油漆斑駁的門雖然大開,但裡頭沒開燈,外面沒有車,裡裡外外連個人影都不見,這裡真的能住宿嗎?

她停住腳,不再往前走,而一名身穿寬鬆T恤跟垮褲的大男孩卻慢悠悠從黑暗中步出門外,對她摘下棒球帽,欠身說:「體國經野,駱驛不絕,『國野驛』歡迎您,應如初小姐?」

他的出場方式實在太過戲劇化,如初下意識點了點頭,雙腳卻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俊眉修目的大男孩露齒一笑,走上前一手拿起一個行李箱,又對她說:「進來吧,杵在這裡幹什麼?我叫邊鐘,妳喊我邊哥就得了。」

「邊哥好。」

行李在機場過磅時足足有二十公斤重,邊鐘卻拎得輕輕鬆鬆。如初跟著他走上臺階,跨進門,還沒從一連串的震驚中緩過氣來,隨即又被周圍環境吸引了注意力。

大廳裝潢得十分氣派,頗有民國初年十里洋場、海派風華的味道。天花板挑得極高,垂下一盞繁複華麗的大型水晶吊燈,圓拱落地窗上懸掛有厚重的猩紅色絲絨窗簾,旁邊隨意地擺上一張款式古典的釘扣皮沙發,整體氛圍就像間大型的老洋房民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唯一可惜之處在於有部分牆壁只粉刷了一半,上半部油漆剝落龜裂,隱約露出裡頭的紅磚,看起來好像沒完工似地,十分突兀,不曉得為什麼留著也不整修。

不過如初的期待並不高,環境乾淨就好。她跟著邊鐘來到及腰的老式花梨木櫃檯前,邊鐘放下行李,手一撐,直接跳進櫃檯,從抽屜裡掏出平板跟觸控筆,抬頭問:「第一次住店,我先跟妳介紹介紹,怎麼樣?」

「好的,麻煩你了。」如初強迫自己不去注意邊鐘異於常人的運動神經,專心聽他講。

邊鐘舉起筆,指著樓上慢條斯理地開口:「我們家客房分四層樓,八個等級,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天地宇宙這四級對一般客人不開放,玄字號、黃字號妳想住得自己貼錢,每個晚上五百;洪字號整修中。雨令替妳訂的是荒字號,我們最便宜的房型,不含早餐,要升級嗎?」

他的聲音有著教堂鐘聲的質感,迴蕩在寬廣的大廳內,十分悅耳。如初跟著他的話舉頭望了一圈,觸目所即每層樓的裝潢都一模一樣 。她問:「升不升級,房間的差別在哪裡?」

「少爬一層樓唄。」邊鐘聳聳肩:「我們沒電梯。」

就這樣?

如初環顧四周,覺得怪,卻摸不著頭緒,於是果斷決定:「那不用了,謝謝。」

「行。」邊鐘拿筆在平板上點了幾下,說:「荒字號三號房,三樓出樓梯右轉第一間,妳簽完名板子擱著就好,有事直接來櫃檯找我。」

他將平板與房卡遞給如初,又一個撐跳離開櫃檯,自顧自走向轉角處一架三角鋼琴。不一會兒,整個空間響起了歌聲,是一首四十年代的情歌,但邊鐘用爵士音樂的唱法跟伴奏重新演繹過,懶洋洋的,舒緩而悠揚,一種帶著微醺的感傷。鋼琴旁有一道小巧的木質圓型拱門,幾名穿著白色廚師制服的人從門裡走了出來,手上都拿著食材。如初這才注意到,酒店往裡走還挺深的,應該是附設的餐廳。她好奇地多看了幾眼才在平板上簽名,然後拉起行李往樓梯口走去。

一樓通往二樓用的是老式雕花迴旋梯,曲線優美,緩緩蜿蜒而上,走起來一點都不累人。如初走到三樓,刷卡進房,才推開門,就看到此生所見、最陽春的酒店房間。

一床一几一椅,外加一座入牆的衣櫃,不但沒有任何裝飾品,就連熱水壺與茶包都缺。小浴室裡只擺著一卷衛生紙,床單枕套都是米白色,襯著一塵不染的紫檀木地板,整間房空蕩、清爽,寂寞到無以復加。

相當適合她。

如初打開行李箱,將幾件隨身衣物放進衣櫥,再打了通電話回家報平安。忙完瑣事之後,她將房間裡唯一的一張椅子拉到窗前,坐著凝視夕陽將庭園渲染出一派斷垣殘瓦景象。

她會在這裡遇到什麼人,過上怎樣的生活?

光憑想像當然不會有答案,但幸運的是,來到陌生城市的第一天,居然就找到了如此可愛的角落,讓她能安安靜靜地窩著,一動也不動。

直到華燈初上,如初才站起身走出去找吃的,回到酒店後她忙著研究交通路線,規畫未來兩天行程,直到過了午夜,才在不知不覺中閤上眼,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窗外的鳥叫聲喚她起床。

公司只補貼三天的酒店住宿,因此她需要在四十八小時內找到租屋。時間壓力有點大,如初一睜開眼睛便坐起身,匆匆梳洗後走出國野驛,在巷子口買了個生煎包當早餐,邊啃邊開始今天的行程。

來之前她已鎖定了好幾處公寓,也聯絡好了房東。她照著原定計畫一間間拜訪,然而一整天找下來,不是太髒就是太貴,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合適的,卻又晚了一步,只能眼睜睜看著屋主與比她早十分鐘來看房的租客簽下合約。

黃昏時分,又渴又累又還沒找到房子的應如初,在陌生的城市不小心下錯站,一腳踏進了舊城區的老街。

四方市是個古都,從周朝起便名列史冊,然而,此地年代雖然久遠,卻從未在任何一個改朝換代的關鍵時刻起過作用。也許正因如此,這個城市避開了戰火,得以將文物古蹟完整保留,這條鋪著青石板的千年老街,便是其中之一。

整條街尚未被開發成觀光景點,入口處只立著一根木製的路標,商店少,行人也寥寥無幾,來往走動的大部分是居民,麻雀就在屋簷下蹦跳,一派寧靜安逸。

如初在門前晒有魚乾的雜貨店買了瓶礦泉水,先咕嘟咕嘟灌下大半瓶,然後慢慢走到一座古井旁,邊喝邊看對街的老先生拿著弓把棉花打鬆。棉絮隨著一聲接著一聲的節奏飛起落下,雖然離冬天還有段日子,卻令人無端想到古詩上說的「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

喝完最後一口水,她沒遵循原定計畫走回站牌搭車回去繼續行程,反而毫不猶豫地轉過身,一步步踏入老街。

歷經數十代人無數次改造,老街呈現出一種奇異的時空交錯。橫在頭頂上的石頭牌坊大開大闔,流露唐宋遺風,兩旁的木造老房子青磚黛瓦,錯落有致,卻是明清的格局,典型的江南小鎮建築。

她順著主街前進,走著走著,就在某一刻,如初停下腳步,感覺周圍環境驟然變得有些奇怪,像是失去了真實感,她分不清現在、過去與未來,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否依然存在。

這種情況以前偶爾也出現過,但都只發生在長時間全神貫注修復古劍之後,她伸手扶住身旁的石柱,深深吸了口氣,再抬起眼,忽地瞧見前方數公尺處,一名二十來歲的男子背靠城牆,正低頭吹豎笛。下一章節按這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圓神出版《劍魂如初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懷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