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歲時流落街頭當扒手、為了自衛甚至殺過人…走過生命低谷的他回貧民窟幫助更多人

2018-02-02 11:12

? 人氣

與其說是教學、不如說是陪伴,讓孩子們擁有學習的熱忱。(圖/悅知文化提供)

與其說是教學、不如說是陪伴,讓孩子們擁有學習的熱忱。(圖/悅知文化提供)

清晨五點多從機場離開,結束了籌備半年的印度影像紀錄的工作。計程車在空無一人的台北街頭緩緩前進,腦中忽然記起這個畫面。

那天我們即將結束在新德里的服務,牽著孩子們的手,陪他們走回好幾公里之外的貧民窟,也就是他們的家。黃沙漫天和著陣陣的牛騷味,我們在將近三十度的烈陽下前進。

加入國際志工團隊之前,其實我對於國際志工有很多的不了解,然而在將近半年的籌備以及旅程過後,我仍然相信國際志工有很多的限制和困境要克服;但是這樣的限制和困境並不影響我們繼續投入所相信的事情。更確切來說,我加入團隊之後看到了一群人、他們正朝著自己規劃的理想世界邁進,並且願意為這樣的信念付出代價;在印度的這段期間,我親眼看到了世界上竟然有這麼黑暗的地方,但同時有這麼多善良的人願意來到這裡,儘管只是帶來很微小、甚至看不太到的改變。「儘管國際志工的影響很有限,」我想起加入團隊的第一天我在記事本上打上的話,「但不能因為我們做不到就不去做。」

在印度的前三天,我們天天驅車前往距離市中心大約兩個小時車程的近郊,在貧民窟的旁邊有一片小小的空地,C F M (Child Friendly Movement )就在那落地生根。來到這裡的兒童從兩、三歲到十幾歲都有,因為貧窮和種姓制度仍未根除,他們大多是黑戶,意思是他們不會有受教育的機會,要找到工作機會更是不容易。來到這服務的國際志工主要是教小朋友一些簡單的英文、日常計算、一起玩玩遊戲,與其說是教學、不如說是陪伴,讓他們繼續擁有學習的熱忱,有一天能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並且知道自己沒有被這個世界遺忘。

印象很深刻的是第一天創辦人B a s u 與我們分享他自己的故事,他在六歲時流落街頭,為了生存當過扒手、為了自衛殺了一些人,曾經瀕臨死亡的他,在得到孤兒院的救援後開始思考人生對他的意義。聽到這個故事的時時候心情很複雜,很難想像生活是如此的殘酷與真實;還好這些悲憤的傷口被砸碎後,殘留下來的碎片足以拼湊成一雙巨大的手,給了他力量推動各式各樣的改變,成就了千千萬萬人的祝福。

後來B a s u 因為自己的努力和一些志工的幫助,曾經進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服務,為印度童工爭取權益,但因為是政府組織的關係所能夠使用到的資源有限,他便決定辭職、直接走進貧民窟,回到家鄉成立C F M 。C F M 至今1 9年了,每年有無數的志工來到這裡,陪伴孩子們成長。

我並沒有覺得每個人都要投入教育或是志工服務,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太多問題需要被解決,在印度可能有階級制度、童工、難民等問題,在台灣則有勞工、同婚、移工等議題,而每個人也都有自己人生正在面對的難題。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理想的世界、理想的家園,所以當我們都往那樣的方向前進,好讓自己擁有一個滿意的生活(可能透過服務、透過給予、透過負擔責任),就是愛這個世界、回饋世界的方式。

作者介紹│ 蔡傑曦

一九九六年十月生,目前就讀台灣大學生傳系。我的志願裡從沒有出現過成為攝影或書寫的人,卻誤打誤撞走到了這裡。攝影是紀錄,書寫是紀念,但它們都是留給自己的禮物,相信只要慢慢散步就可以留住溫度,也相信把自己過好,整個世界就會越來越好。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悅知文化《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原標題:不遠的天堂)
責任編輯/ 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