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浪子到76行者修復師:無論生死,沒有人應該被放棄

2021-05-08 09:20

? 人氣

剛出獄時,陳修將也想走上正途,但正途不要他;他找不到工作,過去又來招惹他,一聲聲「修哥」讓他又差點再回頭。然而半年後一次掃黑,把小弟們全掃進監獄,他沒有犯罪事實,卻為了小弟們留下的帳冊苦惱,今天藏倉庫、明天挖水溝,他忽然頓悟了。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我心想我在幹什麼,難道我一世人都要這樣躲躲藏藏嗎?怕被關,就不要做壞事啊!」他乾脆一把火把帳冊燒個乾淨,換掉手機號碼、搬離原本居住的地區,跟妻子洪詩晴投入殯葬業,從頭做起。

一開始他們只能做些搬運工作,兩人一個月總收入還不到1萬元。他又想學習遺體修復,只能靠借錢維生。

「我透過關係拜託一個整形外科醫師偷偷教我縫合,一個下午5萬元,我還是感謝他,他縫雙眼皮一個下午都不知道賺多少了。」特效化妝一堂2萬元、還有各種修補技術,他光學費就繳了近百萬元,他自嘲:「還好我在台南監獄就學過木工、雕塑,這6年省了很多學費。」

浪子回頭,投身修復師不悔

有家屬看見他刺青,要他不要出現在告別式,雖然被看不起,但他不後悔⋯⋯

那時台灣對遺體修復沒有概念,禮儀社總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願意做遺體修復,他們只能偷偷縫。洪詩晴形容:「家屬看到亡者怎麼那麼完整,我們還要裝傻說:『因為他最後走得喜樂,我沒做什麼喔。』」

後來有些事故遺體,遺體家屬強烈要求要復原,禮儀社找上他們修復,逐漸做出名號。但也有客戶答應將父親遺體交由陳修將處理,卻在看到他身上的刺青後,要求他不要在告別式出現。

「我當時心裡有被刺一下。過去走歹路被人看不起,自己也自卑,可是我不後悔,」他說,就是因為自己走過一天能賺十幾萬元、也經過一個月賺不到一萬元的日子,他才能成為現在的他。

76行者用的器材很講究,針線是外科手術用的、刀片也是手術用刀片。來報名學習的修復師不需要經驗,但是需要細心跟耐心,從矽膠縫到豬皮。修復師王有意本來就從事殯葬業,但修復術也是從頭學:「我學縫豬腳就縫了一、兩年,我老婆罵我有病,豬腳都發臭了還抱著它一直縫。」

召集修復團隊,不收一毛錢

修復師唯一條件是「心態正確」。他:必須把這件事做好,不然對不起很多人⋯⋯

2014年澎湖空難,他們到現場無償修復罹難者遺體。當時只有一個洗台、一個小房間,成員是27個人,現在已經變成約3百人的團體,成員來自各行各業,2/3是殯葬業者,也有警員、義消、保險業、資訊業等,而公部門見到他們,都會主動提供協助。

「只要真心想來幫助我們的都歡迎,唯一的條件就是:心態正確。人家都已經遭遇災禍了,居然還有人來蹭熱度。」陳修將說,他遇過有人到現場光顧著拍照、打卡,甚至穿上防護衣只為了給媒體拍照,之後根本沒有走進太平間,讓他們覺得莫名其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