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浪子到76行者修復師:無論生死,沒有人應該被放棄

2021-05-08 09:20

? 人氣

陳修將強調「視逝如親」,才能把修復做得好。當災難發生時,一具遺體經過認屍、相驗、家屬簽署修復同意書之後,到了團隊這邊,他們會先將遺體檢傷分級。第一級僅須化妝、二級是須縫補、三級是有離體斷肢、四到五級需要做義肢義體,每一具遺體都會由兩人以上修補,因為往往需要討論。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你不能看到傷口就縫,要先審視整個遺體,找出肌膚紋路、定位方式,才知道從哪裡開始。」修復師孫曉易從澎湖空難時就加入,被團隊暱稱為「學姊」,她的弟弟因為自殺離世,當時遇到的禮儀業者修復狀態不理想,讓她幾乎認不出自己的弟弟,覺得受到二度傷害,才下定決心投入這一行。

但站在逝者角度思考,對修復師來說,情緒才是最大職災。

像這次太魯閣號事件中罹難的4歲小妹妹,讓陳修將數度淚崩。「她跟我女兒一樣大,臉是完整的,就是小孩子那種嘟嘟的嘴巴,可是她的身體沒有一處是完整的,」他說:「她才4歲,從驚恐到慌張到創傷罹難……,我也為人父母,我光想像就痛得不得了。」

人稱「姑姑」的76行者發言人王薇君說,在現場陳修將很壓抑情緒,因為情緒會感染,帶隊者必須理性完成手邊的工作,遺體每分每秒都在腐敗,上妝效果也會打折扣,必須盡力對抗這些變化,和時間賽跑。

「他忍到不行的時候,就會放下器具,退到後面由其他人接手,跑到另一個空間角落去偷哭、搥牆,」王薇君說:「別看修將好像很凶、一身刺青,其實他心最軟。」

回首從前,進出監獄6次

他吸毒、強盜,壞事做盡,卻在牢裡遇見改變他一生的老師,讓他痛下決心⋯⋯那一身刺青,記錄了陳修將從前的荒唐。

他出身彰化溪湖,家中經濟狀況不是很好。小學被霸凌,但他不服輸,別人打他,他就打回去;國中上課時書包裡沒有書,全是刀子、扁鑽,國三就有人生中的第一把槍。「我一週去學校3天,我媽去5天,因為去聽教訓、跟人家賠罪。我想說免她麻煩,跟她說我不上學了,我要去做兄弟賺錢。」

逞凶鬥狠,吸毒強盜、經營應召站,他承認幹過很多壞事,進出監獄6次,但他不在乎,因為「越關越大尾」:「進去前人家叫你阿修,出來就變修哥,多迷人。」直到最後一次,在台南監獄裡被關了6年。

那時他遇到一個教誨師邱秀娥,長期糖尿病導致她眼睛近乎失明、行動不便,看作業要用放大鏡,平常走路得靠助行器,但每週還是堅持從高雄坐火車到台南監獄上課,持續了20幾年。

他回憶:「她總是說『沒有一個生命應該被放棄,我身體這樣,都沒放棄你們了,你們憑什麼放棄自己?』」

「她是世界上第一個讓我相信行善不求回報的好人。我出獄後1年多去看她,陪她到醫院看診,想請她吃飯,她堅決不肯,我很難過,她還是說:『我不能接受你任何形式的回報』。」陳修將說:「我問她這20年,有沒有讓人回頭過?她有點哀傷的對我笑,說目前還沒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