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求學她假結婚、被追殺!她顛沛流離的一生,道出女性要在理工學界出頭有多難

2017-10-09 07:40

? 人氣

「我觀察牆壁時,發現從舅舅那裡聽來的內容都描述在上頭,我激動萬分,開始用心注視那片牆。雖然紙上已留下泛黃的歲月痕跡,但我很喜歡觀察紙上所寫的神秘符號,就算沒有人能破解那些符號,我也相信那絕對帶有某種有趣且充滿智慧的意義。我在四面牆壁前站了好幾個鐘頭,反覆唸著印刷在上頭的內容。」

─《數學女王,蘇菲亞‧ 柯瓦列芙斯卡婭傳記》

投入所有的熱情

1850年,俄國陸軍中將克.科夫斯基獲得一女,不幸的是原本期待生男孩的夫妻倆,面對老二蘇菲亞.柯瓦列芙斯卡婭(Sofia Kovalevskaya)是女孩的事實感到無比失望,從此沒再正眼看過她,加上她出生的前一晚,父親因為豪賭而輸光家中所有積蓄,甚至得將母親的物品拿去典當。

比她大七歲的姊姊安紐塔,則因為兩人年齡差距太大,導致蘇菲亞的童年只能倚賴褓姆。

雖然小時候她的身邊總是圍繞著教導英文、法文、數學的家庭老師,父親後來也順利升官,但在當時民風保守的社會氛圍下,並不提倡女子學習,聰明的蘇菲亞光是能得到父親的疼愛就該懂得知足。可是,自從蘇菲亞的舅舅對她說了一些關於數學的故事後,竟點燃起她對這門奇妙學問的熱情,產生必須做點什麼的意志。

然而,她的四周豎立著高聳城牆,包括教導她的英國家庭教師瑪格麗特.史密斯、不提倡女子學習的社會觀念,以及難以親近的母親等,周圍沒有任何人支持她學習。蘇菲亞與姊姊安紐塔開始找尋突破阻礙的方法。

對蘇菲亞來說,當務之急就是獲得自由,也就是學習的自由,於是她便與姊姊兩人一同策畫前往德國。

她思考過離開俄國的唯一方法,就是嫁給與自己觀念一致的男人。為了能離開那個宛如牢籠般的家庭,取得赴外學習的機會,就算要她以結婚作為藉口也在所不惜。蘇菲亞決定與古生物學學生弗拉德密爾假結婚,只是姊姊遲遲等不到願意與她假結婚的男子。幸好父親同意三人可以一同前往,但條件是必須生活在一起,就這樣他們出發前往維也納,因為弗拉德密爾想去那裡求學。

然而,她在維也納無法學習數學,就像她在自己的自傳中寫到,因為維也納的數學家實力極差無比,使他們重新選擇前往海德堡,一一見過海德堡大學校長與教授後,好不容易說服他們才拿到了旁聽生的資格。另一方面,姊姊安紐塔則選擇前往巴黎,投入法國大革命。

得知此事的父親一氣之下斷絕她們的生活費。那段時期,她們切身體會到兼顧學習及過著不凡人生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

姊姊安紐塔認為,與其透過學習喚醒民眾,不如直接投身革命與他們一起共同改變社會,反之蘇菲亞則認為根本沒必要接近不熱衷於學習的人。因此,她沒有在海德堡大學花太多時間證明自己的數學實力,而是帶著海德堡大學教授的推薦信前往柏林,尋找當代數學權威卡爾.魏爾斯特拉斯 (Karl Weierstrass)。

當時五十五歲的魏爾斯特拉斯還是個單身漢,而且對於女性求學持消極態度,自然不可能輕易答應蘇菲亞申請進入柏林大學的請求。他先出了幾道難解的數學題目叫蘇菲亞回去解題,沒想到一週後蘇菲亞便再度回來找他,手裡還拿著極具獨創性且完全正確的解答。

魏爾斯特拉斯驚訝不已,原本持負面態度的他,轉而積極說服校方准許她入學,可惜保守的柏林大學最終沒有批准此事。魏爾斯特拉斯建議蘇菲亞透過個人教師名義學習,他們就此維持了四年的師徒關係,這段時期,蘇菲亞將自己的一切全部賭在數學領域上。

隻身前往巴黎的安紐塔,與馬克思(Karl Heinrich Marx)的一位社會主義家好友墜入愛河。此後,兩人的政治行跡經常圍繞在隨時被捕的危機上,逃亡成為家常便飯。安紐塔後來向妹妹求助,蘇菲亞義無反顧地放下原本專注投入的數學,前往巴黎救援。逃過死劫的蘇菲亞,回到柏林以後下定決心,無論面臨任何困難,也絕對不再去做脫離學業的事情。

1877年,蘇菲亞受魏爾斯特拉斯的引薦,在哥廷根大學取得了哲學博士學位,是近代歐洲史上第一位女性博士。而後,與弗拉德密爾一同回到俄國的她,生下一名女兒;換言之,原本的假結婚變成真結婚了。然而,不幸的是弗拉德密爾經營的建設公司面臨倒閉,宣告破產。懷孕期間還面臨父母前後離世的蘇菲亞心想,或許她只能回到那個屬於她的數學領域。不過,她所面臨的現實問題是,要不斷躲避向弗拉德密爾討債的債主們,於是蘇菲亞下定決心,從此以後選擇數學放棄弗拉德密爾。

她帶著剛滿兩歲的女兒,重新前往柏林,與魏爾斯特拉斯繼續做研究發表論文,一心想在大學佔有一席之地。就在那時,出現了一個徹底引發她興趣的主題,即為「用數學方程式表現繞固定點旋轉之剛體」。1883年,33歲的蘇菲亞接獲弗拉德密爾自殺的消息,連續五天不吃不喝的她幾乎崩潰,隔天早上醒來,她重拾紙筆,對她來說數學就是她的人生。後來完成在晶體中光線的折射相關論文的她,透過哥斯塔.米塔—列夫勒(GöstaMittag-Leffler)的幫助,終於站上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的講堂,開啟了她嚮往多年的數學人生。

未料命運弄人,不久後姊姊安紐塔的長年抗病與過世消息傳來,那是她斷絕在俄國所有回憶的瞬間,蘇菲亞面臨的痛苦越多,就越發躲進數學領域中。1888年,她決定投稿論文於法國學術院,主題是百年以上解不開的數學謎題:「繞固定點旋轉之剛體」。她在論文的信封袋上寫到:「說你所知,做你該做,順其自然。」法國學術院後來將獎金三千法郎提高致五千法郎,為她的研究成果致上敬意。

一八九一年,蘇菲亞染上重感冒,她得去學校演講,也得出席學校活動,結果診斷出併發性肺炎。儘管她的身體燙如火球,仍不斷向前來探病的人講述自己最新的數學論文計畫,但是死亡卻無情地將她與數學永遠拆散,不,或許是數學將她帶離了人世也不一定,年僅四十一歲便撒手人寰。

學習並有所領悟,要靠燃燒一生的熱情去實現。我們不妨重新回顧她的人生,她究竟是單純為了知道而活,還是為了徹底理解而活。「詩人不僅要能夠看見其他人沒看見的,還要比其他人看得更深,身為數學家也一樣」,這是她用來描述自我人生的一句話。

作者簡介|趙炳鶴(조병학)

畢業於延世大學教育系,曾任職現代集團結構調整本部人才開發組,後來以首席研究委員身分於現代經濟研究院擔任知識商業室室長。目前致力於研究強化人類創造性與學習力的方法,並受邀於各處演講。著有《卓越思考─The Brilliant Thinking》(2012年,合著。台灣尚未出版),並獲選為非營利組織「書溫世」2012年人文領域公開推薦圖書。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這樣學,成為天才:5大階段、7種心態,練就終生受用的創造力學習技術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