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捨不得」,70歲癌末老婦痛到哀嚎卻求死不能…醫師:延的是生命或受苦過程?

2017-06-27 15:31

? 人氣

一名70餘歲失智阿嬤癌末,且因慢性腎病要洗腎,每次洗腎都唉唉叫,家屬不捨,又不忍不洗,怕「害死媽媽」。醫師召開家庭會議說明處置利弊,幫助凝聚共識。

安寧緩和醫療可以減輕重症末期患者痛苦,讓他們在人生最後階段,避免無效急救和醫療處置,如氣管內插管、心肺復甦等延長死亡過程,讓死亡更自然更人性化,也讓死者有尊嚴。

台大醫院安寧病房主任姚建安表示,末期病患的家屬因不捨親人病痛,害怕親人離世,內心有很深的悲傷,情緒有時候容易激動,明明知道緩和醫療對患者比較好,卻難下決定;也常遇到龐大家族,家屬意見分歧,有時吵成一團,讓醫護都相當為難。

姚建安說,為了讓患者家屬更了解安寧緩和醫療的處置,也希望凝聚家族共識,健保署鼓勵醫師召集家屬舉行家庭會議,詳細說明患者病況、治療選項、後果及安寧緩和可以提供的協助,幫忙家屬釐清各種選擇的優劣。

高雄榮民總醫院安寧病房主治醫師薛光傑曾收治一名臥床數年、心臟衰竭、卵巢癌末、近來開始洗腎的失智患者,一週洗腎3次,洗腎時血壓降低甚至量不到,有時還需要輸血,過程都在呻吟,但因失智,又不清楚什麼地方不舒服,讓家屬左右為難。

家屬問醫師,「我媽媽還會叫,是不是代表還很清醒?」;醫師表示,患者會叫,應是有不舒服,且因身體有多種病痛,洗腎後可能對不舒服感受更強烈,對患者可能是更大的折磨,建議家屬考慮逐漸減少洗腎或停止,減少長輩痛苦。但家屬意見紛歧,不捨媽媽哀嚎,卻也擔心「不洗就是放著讓媽媽死」。

薛光傑表示,這種情況可召開家庭會議,「請家屬理性評估,當生命走到末期、仰賴醫療延命的媽媽,是否還有生活品質?」;如果已經沒有生活品質,持續洗腎,延長的是生命或是死亡的過程?

對重症末期的患者,薛光傑說,許多末期病人如果不靠維生醫療,早就應該離開人世,但因家屬「放不下」、「捨不得」,施以延命醫療可能多活幾個星期、幾個月,「但延長死亡的過程和痛苦有沒有意義,應該要深思」。

薛光傑說,家庭會議讓所有人可坐下來討論、交換意見,不是讓某一個人決定要「放手」或是「救到底」,而是大家一起以病人為中心,做出對病患最適當的決定,讓大家減少遺憾,讓患者得以善終。

姚建安則說,選擇醫療處置有4著眼點,第一是專業判斷,釐清人工營養、水分、插管、抗生素等對患者是否有幫助、給了病人就能活蹦亂跳,還是增加負擔;第二,要考慮患者之前是否曾表達意願,如果曾表達不要維生醫療,就應尊重其意見。

第三是病人的生活品質,姚建安說,「人一直躺在那邊,有品質嗎?」,如果有品質,當然沒話說,但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病人的品質要有人幫忙捍衛」;第四,很多人有「家族恩怨情仇」,醫師在家庭會議時要協助家屬講出「心內話」,釐清彼此想法、顧慮,才能有效凝聚共識。

責任編輯 / 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