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日本如此先進?從業40年當舖老闆,在那女孩身上看到台灣年輕人最不足之處

2017-07-06 10:00

? 人氣

工作的態度可以展現出一個人的特質。或許你現在在做的並不是自己喜歡的工作,但所有的工作都一定可以學習到什麼。不要把工作當成是一份無奈,而是用歡喜的態度去面對,唯有這樣才可以學到東西。

許多人不知道,其實我對日本並沒有什麼好印象。可能是因為課本教材的緣故,最初對日本的印象是在國小時,同學去日本參加世界童子軍大會師,讓我很羨慕,但我卻因為家裡很窮去不了。

直到20多年前,我第一次去日本東京,當時就很驚訝那裡的發展是如此的先進繁榮,才得以改觀。而後來去日本的次數變多了,才更進一步理解到造成日本先進後面的原因:日本人工作得很勤勞、俐落,而且年紀大的人都還在上班,以勤勞工作為榮譽,人人都懂得「自食其力」的道裡,不像台灣規定65歲者必須退休,不退休還會被人說是「賤命一條死要錢」。

今年2月去我去了一趟日本越後滑雪,後來在逛百貨公司時,看到了一間有當地特色的糖果店門口有不少座位,便借坐休息。當時一旁的餐車上有位約莫20來歲的年輕女生正賣力地在叫賣著糖果,她不斷地用無比開心的語調和笑容對我們介紹她手中的糖果有多好吃,還邀請我們試吃。

太太會日文,我雖然聽不懂,但卻一直在位子上偷偷的觀察這位糖果銷售員。有時候整個大廳都沒有人,她也依然像錄音機一般不間斷地放送她的熱情,重點是,臉上始終掛著開心的笑容,果然陸陸續續就有不少人被她的叫賣聲吸引而消費。30分鐘後,就連不吃糖的我也上前跟她買了一些糖果,因為深深地被她所感動了。

這是日本教育成功之處,讓人不認為叫賣很低賤、是一份求人的工作,但是在台灣,很多人在叫賣時態度消極,或是好像有人拿槍指著他一般的無奈、僵化且沒有情感。台灣人缺乏「歡喜心」,樂於工作的人很少見,日本人有歡喜心,所以連叫賣都充滿了生命力。

我很少喝手搖飲料,有一回受了風寒,到住家附近的手搖飲料點裡點了一杯薑茶,沒想到,卻是一次令人不悅的消費經驗。這家手搖飲料店有著漂亮的店面、先進的飲料設備,服務人員卻從點單到給飲料都不曾正眼看我,毫無感情的一杯飲料冰冷地送到我的手上,而沒有客人之後,店員們就自顧自地開始滑起了手機。

我想起了30多年前的自己,面對當舖裡舊的K金項鍊、老的雷朋眼鏡、壞損的相機……這些流當品實在不好賣,但我很用心地用布把眼鏡擦得像鏡子一樣亮,用小木槌螺絲把相機修得完好如新,把這些東西放在店裡顯著的位置,一有機會就滔滔不絕地向人販售。那時的我,稱不上是擁有「歡喜心」,只不過是被那股想賺錢的欲望驅使著,當然也比不上日本那位糖果店叫賣女孩。

也許日本小女孩是有獎金制度,賣愈多她就能賺愈多,才會如此賣力的叫賣;而台灣飲料店是給員工時薪,飲料賣得好也不會加薪的情況下,讓店員沒有動力為公司多付出一分心力,可是即使是我面對台灣其他服務業務工作性質的人,依然看不到那一股對工作的熱忱,只會背地裡罵上司,轉過身後怪罪同事和客戶。

工作的態度可以展現出一個人的特質,所以我也相信那位日本的叫賣女生不會一輩子都從事賣糖的工作,以後一定會去大公司當職員,甚至成為高階的主管。就是因為她在工作時的「歡喜心」,充滿了自信、熱情,這樣的人讓我覺得未來有著無限的可能。

或許你現在做的並不是自己喜歡的工作,甚至可能是迫於金錢壓力才不得不選擇這份工作,但所有的工作都一定可以學習到什麼。不要把工作當成是一份無奈,而是用歡喜的態度去面對,唯有這樣才可以學到東西,日後若有機會就可以把學到的運用在工作中。

作者介紹│秦嗣林

1958年出生於基隆,國中時因為父親的期許而到台北念書,當時借住的地方剛好就是一家當舖,因此開始了與典當交易這個行業的緣分。17歲那年,家中遭逢變故,因而毅然一腳踏進當舖業,沒想到一做就是近40年。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份工作。

正式進入當舖業之後,不僅努力端正當舖給予人的較為負面形象,也積極參與推動當舖法,同時不斷跟著時代求新求變,並以父親秦裕江的名字成立獎助學金,更曾擔任台北市當舖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現任為大千典精品質借(當舖)機構執行長。

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當舖只是暫時的過繼站,借錢或買賣,沒有人願意久留。但對於他來說,典當的卻是自己的一輩子。在許多報章電視媒體皆可以看到他蹤影,例如,《蘋果日報》、《天下雜誌》、《自由時報》、《國民大會》、《一袋女王》、《年代向錢看》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麥田出版《學上當:所有的壞消息都是好消息,沒學到才是壞事,磨亮自己,當自己的貴人》(原標題:工作的「歡喜心」)

責任編輯 / 謝孟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